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我呸!你家男人死了被人逼债是谁念着亲情收留你们母女,你们现在翅膀硬了翻脸不认人了。

    有财可是你的亲侄儿,是那小蹄子的亲表哥,她竟然害得有财被打成这样也不怕天打雷劈!你们母女两个良心都被狗吃了,你要是不让丰宁出来跪下赔礼道歉伺候我儿子,我和你柳莺没完。”

    柳氏的大嫂黄氏指着柳氏的鼻子破口大骂,屋里早就被黄氏闯了进去搜刮一通,院子里里外都是人,柳氏脸色涨的通红,浑身颤抖看着自家大哥道。

    “大哥也是这个意思?人家都说男女七岁不同席,大嫂这么说把宁儿置于何地?”

    柳山脸色难看不悦道。

    “如果不是宁丫头,有财也不会被打的下不来床。”

    “大哥,你这是要逼死我是不是?”

    听见自家大哥的话,柳氏只觉得呼吸困难,眼里有了怨怼。

    柳有财虽是自家侄儿,可是是什么样的人她如何不知道?柳家在县里的名声也不见得有多好,没人愿意把闺女嫁到柳家去,所有到现在柳有财都没有娶媳妇。

    当初她带着一双儿女回到娘家,哥嫂就曾经试探过能不能亲上加亲,她自然不愿意,这才出了后面的事情被哥嫂扫地出门,如今二人竟然逼上门来,想要毁了她的女儿。

    “你们想都不要想。”

    柳氏悲愤交加怒道。

    柳有财听见顿时哀嚎一声接连叫疼,黄氏心疼的不得了眼里出现了怒火扑了过去。

    “柳莺,你克死自家男人不够是不是还想克死我儿子,我儿子现在被你们家害成这样,你必须把丰宁嫁给我儿子抵罪,否则我——”

    话还没说完,黄氏嘴里已是哀嚎一声,人也被人抓着领子摔在了地上。

    “我的老天爷啊!还有没有王法了,小贱蹄子杀人了。”

    黄氏摔在地上觉得屁股都快摔碎了,见丰宁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站在了院子里正虎视眈眈看着自己当场撒泼打滚叫嚷起来。

    “你竟然敢动手,你眼里还有没有长辈?目无尊长的东西。”

    柳山见丰宁动手打了黄氏,顿时满脸阴沉抬手打了过去。

    “大哥!”

    柳氏见了尖锐叫道,脸色苍白摇摇欲坠。

    丰宁自然不会站在原地让他打,抬头挡了一下退了一步,正好避开柳山的手。

    “大哥你这是要干什么?出去,你们都给我滚出去,我们家里不欢迎你们。”

    柳氏冲上来护着丰宁,指着大门让他们滚。

    “你们走,不准你们打我姐。”

    丰武跑上来站在柳氏和姐姐面前展开双手护着二人,满脸气愤恨恨的看着柳家人。

    “这就是你教的好儿女,连长辈都不放在眼里!”

    柳山的手被丰宁挡一下发麻的厉害,他是知道这个外甥女跟着那死去的妹婿耍把式,真要硬来说不定谁吃亏呢!当下背着手冷哼一声,眯着眼睛看着柳氏怒道。

    “就是,小姑子,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

    柳家老二媳妇李氏站在一旁帮腔,目光打量着着麻雀大小的院子,看来这小姑子一家是真的没什么银子,要不然也不会住在这个地儿来。

    “大家伙儿来评评理,我家这个小姑子死了男人被人到处逼债!如果不是咱们这些当哥嫂救济她,她们母子早就流落街头了。

    如今竟然翻脸不认人,这贱蹄子从小就心狠手辣,现在连自家表哥都不放过,害得我儿子被县老爷打了板子。

    真是没天理!”

    黄氏见自家男人也奈何不了丰宁,她晓得今儿要是不能逼的丰宁低头,以后就没这个机会了。

    当下跳起来对着四周的邻居哭诉道,一时间众人目光鄙夷的看着母女三人指指点点,毕竟这黄氏等人是柳氏的亲嫂子,自家亲哥嫂子都打上门来肯定是有柳氏母女做的太过分了。

    再加上柳有财躺在地上凄惨的样子和刚才丰宁出手把黄氏摔在地上事情,众人心里的天平顿时倾斜,看丰宁的目光顿时就不对了。

    “明明是柳有财做伪证被县老爷打了板子,怎么能怪我姐!”

    丰武捏紧双全憋红了脸大声嚷嚷道,连表哥都不叫了。

    “我打死你这个小畜生,你们一家都是丧门星,害人还有理了!”

    听见丰武这话,黄氏恼羞成怒冲了上去,如果不是丰宁从中阻拦,有财怎么会被县老爷打了板子。

    “嗷”黄氏手还没落在丰武身上,就被丰宁一脚掀翻在地上没看着地上柳有财冷冷道。

    “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自己知道!大不了咱们鱼死网破。”

    柳有财看着她眼里的狠意瞳孔一缩心里愤恨不已。

    “今天的事情我丰宁记住了,我丰宁以丰家当家人的身份宣布,从此以后咱们两家恩断欲绝。

    今日的事情再有下次,咱们就公堂之上见。”

    一把扯下衣袖丢在地上,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腕,丰宁掷地有声道,目光从柳家人身上一一划过,让柳家人的脸色顿时变了变。

    柳氏虽是满脸痛苦,却也没有阻止丰宁这么做,抬头道。

    “既然咱们两家已经恩断欲绝,你们认为宁儿害了有财,那么咱们就上公堂吧!问问县老爷我家宁儿到底是不是有罪。”

    谁也没有想到柳氏会这么说,毕竟丰呈祥死了,丰家族人都恨柳氏母女三人,因为死的那些人里面不少是丰家族人,自然不会替母女三人做主。

    可以这么说,柳氏母女除了娘家,已经没有其他亲人。

    如果再和柳家断道,母女三个可就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了!

    “你——糊涂!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你就让一个孩子说什么就是什么,连自己的亲兄长都不认了?”

    柳山满脸不敢置信,指着柳氏骂道。

    心里也知道事情坏了!

    “我只知道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小武还小,家里的一切都由宁儿做主。”

    柳氏被自家大哥伤透了心,站在原地白着脸麻木道。

    她自己的闺女,她自己护。

    “不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看你明明就是想要悔婚。”

    黄氏见了指着柳氏破口大骂,反咬一口。

    “你胡说!”

    见黄氏到现在还败坏自家闺女名声,柳氏胸口起伏不定矢口否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