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后一场分区赛才刚刚开场,卡罗莱纳黑豹和旧金山49人就已经双双使出了浑身解数,毫不犹豫地亮出了底牌。

    因为他们都意识到,开场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不仅仅是比分领先而已,更多还是气势之争,誓不两立、水火不容的两支球队都正在争夺开局阶段的上风,抢先压制住对手,所以,甫一登场就甩开膀子全力以赴。

    无论是主队防守组还是客队进攻组,他们的阵型都稍稍有些不同,那些细微变化在比赛录像里都不曾出现,可以看得出来,应该是主教练根据对手做出针对性的战术调整,双方都正在试图打破自身的固有格局。

    陆恪依旧耐心地阅读着防守站位,包括外线卫、角卫、安全卫等几个关键位置的关键球员全部扫视一圈,然后站直了身体,对着自己的右侧呼喊了几句,紧接着就可以看到最靠近陆恪的洛根晃晃悠悠地跑动起来,从右翼来到了左翼,平行移动,最后的站位来到了克拉布特里的左手边两步开外。

    与此同时,安全卫昆汀-米克尔也跟着洛根一起移动了脚步。

    本来,米克尔就站在克拉布特里的这一侧,但对位防守克拉布特里的是角卫乔什-诺曼,这也使得米克尔成为了一枚多余出来的棋子,他的功用完全无法捉摸判断;现在,米克尔与洛根形成了对位,这也意味着卡罗莱纳黑豹的防守站位变得“可以解读”起来——

    突袭冲传!

    前线的六人冲传稳稳站住了脚跟,尤其是基克利正在不断调整着动作和脚步,试图打乱陆恪对锋线对峙的预判,进而干扰陆恪的整体防守阅读,为队友制造出更多机会,方方面面的细节都彰显出了突袭战术意图。

    但是,基克利的动作着实太过抢眼也太过突出,甚至有些浮夸,这让陆恪又不得不怀疑:这是不是陷阱。

    整个联盟都知道陆恪擅长也习惯进行详细防守阅读,通过这一环节来为进攻制造出更多的空档机会,因此,他们也往往通过烟雾弹的方式来打乱陆恪的防守阅读,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的互相算计让人防不胜防。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陆恪没有再继续改变战术,而是转头对着右侧的马库斯呼喊了一句,紧接着就宣布了开球。

    开球瞬间,双方的交错换位就如同绞肉场一般纠缠在了一起,白色球衣与黑色球衣的互相交织形成了泾渭分明却又相互交缠的奇妙场景,但其中,可以明显地注意到一个细节:

    四人冲传。

    在前线囤积重兵之后,卡罗莱纳黑豹防守组仅仅派出了四人冲传而已——基克利和托马斯两名线卫双双后撤展开了短传协防,再加上对位盯防塞勒克的布莱克本,这也意味着,三名线卫全部都放弃了上步,而加入了角卫和安全卫的行列,展开传球防守。

    他们成功了,成功地欺骗了陆恪。

    主队防守组充分利用了开场以来连续前线施压的战术制造出了错觉,并且通过一系列烟雾弹的手段营造出了“面对三档四码的防守而必然选择全面施压”的错觉,引导着陆恪在前线布下重兵,继而放弃地面进攻、选择传球进攻;但事实上,主队防守组却早已经在传球区域布下天罗地网,用七名防守球员掐断所有潜在传球线路。

    短传区域,乔什-诺曼,卢克-基克利,托马斯-戴维斯。

    中传区域,切斯-布莱克本,乔什-托马斯,昆汀-米克尔。

    长传区域,迈克-米切尔。

    以对位盯防的方式联手区域联防,真正地把所有传球线路全部都覆盖完毕,制造出了一个完美陷阱。

    陆恪上当了。

    这是事实。陆恪的战术布局确实完全如同主队防守组的预料,就这样踏入了陷阱——

    针对对手的突袭冲传战术,克拉布特里没有上步,而是成为了第六名进攻锋线球员,形成了一个扎实的口袋保护;但对手仅仅派出了四人冲传,反而是传球防守方面增添了人手,现在陆恪又减少了一个传球点。

    换而言之,整个战术布局按照卡罗莱纳黑豹的预期在走,这使得旧金山49人的进攻优势被进一步削弱。

    不过,陆恪也没有打算束手就擒,明明察觉到了基克利的蠢蠢欲动,他怎么可能一点准备都没有呢?临时修改整个进攻战术已经来不及了,于是陆恪就利用马库斯埋下了伏笔,根据实际状况临场应变。

    伴随着陆恪的开球指令,马库斯从陆恪的右手边沿着四十五度斜线蹿向了左翼。不远处的斜前方就可以看到洛根的身影——本来是多线路进攻侧重于右翼,现在却连续通过两次战术调整,演变成为了二乘以二进攻阵型,而且,因为起跑位置的差异,这也使得马库斯和洛根的跑动路线出现了先天的节奏落差。

    “攻击!”

    洛根率先前冲,短短五码直线冲刺之后,以正面撞击米克尔的力量完成了九十度转弯,朝着右侧横向扯动,瞬间就切入了中央地带,然后基克利和托马斯-戴维斯的脚步就已经跟了上来。

    紧接着,马库斯就从左侧斜线刺出,而此时左翼的一侧已经形成了空档,因为诺曼对位的是克拉布特里,他的第一反应也是上步卡住克拉布特里的跑动路线,却没有想到克拉布特里根本没有上步,这也使得诺曼的启动出现了停顿,待反应过来的时候,马库斯已经甩开了诺曼的位置——后者的重心出现明显倾斜。

    机会!

    虽然提前战术布局中,卡罗莱纳黑豹利用一系列变阵抢占到了先机,但陆恪仍然没有慌乱,临场应变依旧可以寻觅到突破口,最直接的呈现方式就是:口袋保护非常稳健扎实!六名球员铸造起来的进攻锋线堤坝,将四名防守锋线全部阻拦在外,这使得陆恪拥有足够的时间完成传球观察。

    陆恪的脚步在后撤移动过程中,快速扫视全场,意识到对方防守组重病囤积二线,提前布置了天罗地网,他的脑海里立刻就冷静下来,冷静寻找着突破口,然后—-找到了!

    因为这是三档四码的短码数转换,快速短传和屏风短传显然是最佳战术选择,陆恪往往能够利用出手的快准狠撕破防守,这也使得卡罗莱纳黑豹的防守力量全面前倾,洛根瞬间就陷入了两名防守球员的包围圈,就连中传区域和长传区域的防守球员也表现出了强烈的前压/欲/望,整个站位非常靠前。

    如果再加上口袋保护的充足时间,这也意味着……长传机会!但泰德-吉恩依旧没有归队,陆恪需要冒更多风险。

    电光火石之间,陆恪就已经做出了战术选择。

    脚步后撤移动的同时,陆恪的视线快速朝着左侧横扫,当马库斯快速切过诺曼的卡位、出现在五码开外的短传区域,陆恪就立刻抬手做出了传球动作,视线余光观察着防守球员的站位,捕捉到了他们重心移动的倾向之后,腰部顺势逆转了四十五度,传球方向就转移了过来,从马库斯转向了洛根,手起刀落地挥舞起了手臂。

    此时,卡罗莱纳黑豹的整个防守二线都已经失去了判断力,如同牵线木偶一般,跟随着陆恪的动作而摇摆。

    部分防守球员第一时间就朝着马库斯冲了过去,部分球员稍稍慢了半拍,紧接着也条件反射地朝着洛根冲了过去——更要命的是,右翼的塞勒克也切入了中央地带,他的站位比洛根深远了六码七码左右,陆恪只需要稍稍调整一下手腕,改变传球的入射角,那么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把所有球员全部晃过,于是,部分球员又朝着塞勒克追了过去。

    全面混乱,那种风声鹤唳的惊险刺激,在整个美国银行球场之中弥漫了开来,令人窒息。

    但是……橄榄球呢?

    空中根本没有看到橄榄球的飞行轨迹,而防守球员的加速度和力量已经全部爆发出来,纷纷丢掉了自己的位置,全力狂奔,或者是洛根或者是塞勒克,那千分之一毫秒的变化让浑身肌肉完全紧绷起来。

    等等,橄榄球出现了——在万里无云的清澈苍穹之下出现了,却不是瞄准了中央地带,而是潮朝着右侧飞行而去;也不是短传区域,而是一道惊心动魄的彩虹传球!

    上当了!

    此时防守球员们才意识到,陆恪以假乱真的传球动作仍然没有传送出橄榄球,而是快速收回有手臂,以两个小碎步的调整垫步,随即就朝着右翼方向拉出了一道彩虹传球,浩浩荡荡地撕破了卡罗莱纳黑豹的防守阵线!

    时间似乎就在这一刻静止了,基克利的身体动作仍然正在朝着洛根全力冲刺,摆出了擒抱的动作;但视线和注意力却跟随着橄榄球的弧线朝着后方转移,精神与身体之间的割裂感,让时空也跟着断裂开来:

    怎么回事?

    他们明明已经骗过了陆恪,不是吗?那么,现在这一切又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更重要的是,他们谁都没有预料到,陆恪居然传送出了一记长传,就连唯一镇守后方的迈克-米切尔都没有能够预料到。

    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