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迷雾散尽,阳光洒落,那婴儿蓝的天空宛若天堂,一束聚光灯投射下来,照亮着精灵环绕的圣地,沉睡之中的天使苏醒,振动翅膀,刹那光芒点亮了整个世界,耳边萦绕着空灵圣歌,忍不住就想要伸手触摸那一束光,却又唯恐烫伤了指尖,犹豫不决地停在了原地,然后就陷入了一种患得患失的悲伤之中。

    “那是奇迹吗?”库里喃喃自语地说道,因为阳光太过刺眼,而不得不闭上了眼睛,随后感受到淡淡的温暖落在了眼皮之上,又再次睁开了双眼,然后整个世界就已经恢复了原样,那层层光晕如同涟漪般荡漾了开来,浓雾逐渐散去,太阳就毫无遮掩地笼罩住了整个湾区,天,彻底亮了。

    “如果选择相信,那么就是。”陆恪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许多时候,奇迹就是如此。如果相信,那么内心就拥有着一股信念,往往能够把不可能演变成为可能;但如果拒绝相信,就连自己都从根源上否定了可能,那么即使可能发生的事情也被早早掐断了希望,于是就变得不可能了。

    奇迹,存在吗?

    也许存在,也许不,但只有放手一搏之后才能够知道,不是吗?这就是竞技体育的奥义,以弱胜强的不可思议永远都不会消失。

    库里就这样静静地注视着那逐渐明亮起来的天空,内心深处那股坚定不移的信念似乎突然就变得鲜活了起来,“斑比,你相信自己能够卫冕吗?”

    “是的,我相信。如果不相信的话,昨天可能就是终点了。”陆恪轻描淡写的话语之中却透露出一股强大的力量,坚韧而磅礴,然后,库里就看到陆恪对着自己露出了一个笑容,“那么,你相信自己能够夺冠吗?”

    “是的,我相信。”库里重重地点点头,简单,却坚定。

    其实就在刚才,陆恪和库里碰头之后的闲聊里,陆恪半开玩笑地调侃库里,今年的mvp是不是有希望了,尽管只是一个玩笑,但库里还是谦虚地否认了。

    在内心深处,库里希望自己能够赢得mvp,也希望自己能够赢得总决赛冠军,他也同样渴望着胜利的荣耀,他也同样正在全力以赴地朝着目标前进;但在脑海里的某个角落,一丝残留的理智总是在提醒着他:

    “不够,不够,你还不够。”

    不是那种激励着自己不断进步不断成长不断突破的鞭策,而是那种自我否定的疑虑和困惑,似乎自己为自己编织了一个枷锁,把上限禁锢住了,然后无论如何努力,始终都只能如同困兽一般苦苦挣扎。

    库里和陆恪有着太多太多相似之处,从高中到大学,库里似乎拥有了技术,却因为体型的弱势而丢掉了信任,他们总是需要一次又一次地不断证明自己,然后在一次又一次的打磨与冲撞之中磨炼自己。

    但伴随着每一次成功却总是会再次出现另外一次打击,要求他们需要付出更多努力来进一步证明自己。

    在某一个瞬间,努力已经成为了习惯,而质疑也已经成为了习惯,不知不觉中,以至于他们自己都开始质疑自己——即使自己已经做得足够好了,却还是忍不住想要追逐完美,唯恐耳边依旧会再次传来更多的质疑。

    在脑海最最深处的角落里,库里始终不认为自己足够出色到能够赢得常规赛mvp,也始终不认为自己足够出色到能够肩负起整支球队的重任并且率队赢得总决赛冠军,那一丝自我怀疑,成为了最沉重的枷锁。

    一直到今天。

    库里终于明白,冠军不是属于实力最强劲的那个人,而是属于更加渴望的那个人,这才是竞技体育的真谛,弱者逆袭、黑马登顶的神话永远都不会过时。他需要打磨自己的实力,但他更加需要相信自己。

    “我相信。”库里再次低声重复了一遍,那张娃娃脸的稚嫩脸庞之上,隐隐闪耀着坚毅而强大的光芒,然后,库里转头看向了陆恪,“如果你今年再次闯入了超级碗,那么我就带着阿耶莎和莱利到现场表示支持。”

    “你的比赛呢?我没有记错的话,二月份依旧是nba的常规赛时间吧?”陆恪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瞩目焦点落在了档期之上,就好像他已经板上钉钉地杀入了超级碗一般,这一份举手投足的自信再次开始闪闪发光起来。

    库里也察觉到了,但他不会觉得陆恪傲慢或者自负,那种由内而外迸发出来的信念没有居高临下的攻击性,反而是具有一种感染力,他的脚步也不由稍稍轻快了起来,跟着陆恪一起迈步沿着小道离开墓园。

    “不用担心,一年一度的超级碗就是整个北美的最大活动,其他所有事情都必须躲避开来,你没有听说吗?就连电影公司都不会安排重要电影在这一周上映,因为根本没有人能够和超级碗抢夺关注,所以,nba是绝对不会在超级碗当天安排赛事的,准确来说,超级碗前一天和后一天都不会安排比赛。”

    库里的话语让陆恪流露出了一丝惊讶,“真的是这样吗?”

    “哈,你自己是nfl的一员,可能没有特别感觉,但在其他体育联盟里,尤其是赛程严重重叠的nba,感受就非常直接了。我们都把超级碗戏称为:圣诞假期。”库里那绘声绘色的语气连带着陆恪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nba和nfl一样,他们都是没有感恩节和圣诞节假期的,一般来说,nfl是感恩节赛,而nba则是圣诞节赛——具体还是根据赛程来制定,看看比赛日是否能够契合上节假日,然后以比赛的方式来庆祝节日。

    没有节假日的nba,却拥有超级碗假期,而且还是持续三天的短假,这对于行程满档的篮球联盟来说着实太难得。

    从库里的话语里就可以描述出nba联盟内部的欢乐了。

    陆恪歪着脑袋认真想了想,“如此算来,那么我们就不划算了,因为我们都没有假期,其他三大联盟总决赛的时候,我们也不放假。”

    “没事,你如果缺席超级碗的话,那就是放假了;如果再缺席季后赛的话,假期还可以增加一个月呢。”库里一本正经地说道。

    “斯蒂芬-库里先生,你学坏了。”没有想到,库里居然也学会反讽式吐槽了?

    库里抿了抿嘴角,抬起下巴看向了陆恪,意味深长地说道,“也不看看我到底是谁的朋友。”

    这是把黑锅推到陆恪头上了?

    “卡戴珊姐妹?”陆恪扬起了眉尾,眨了眨眼睛,无比认真地说道,然后就可以看到库里的表情顿时僵硬住了,陆恪用肩膀撞了撞库里,“哎呀,我怎么不知道,你居然和卡戴珊姐妹成为朋友了,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阿耶莎知道吗?放心,我愿意为了你保密,好兄弟,这是小事,小事!”

    库里想要展开还击,但嘴炮战斗力在陆恪面前根本就没有反抗能力,堪比渣渣,最后只能是恶狠狠地磨牙,咬牙切齿地说道,“陆!恪!”

    “嘿,今天发音很标准,完美!”陆恪还在不怕死地继续撩拨,然后下一秒就开跑了,“我们难道没有形成默契吗?动口不动手?怎么突然就打破君子协议了?我是伤员,记得吗?斯蒂芬,我现在还是伤病状况!”

    两名成年人,两名职业球员——其中一名还是孩子他爸,但此时却好像没有长大的孩子般,追追打打起来。

    然后,库里脑海里不知道怎么就冒出了“星球大战”的场景,举起了双手,做出了一个手握虚拟光剑的姿态,大声喊道,“卢克-天行者,别跑!留下来,我们决一死战!”

    结果,陆恪也无比配合,同样做出了手握虚拟光剑的姿态,“娃娃脸-库里,你想要击败我,那是不可能的!”

    然后两个人嘴里还发出“呜呜呜”的挥舞光剑声响作为伴奏,煞有其事地把绝地武士的范儿摆了出来,全情投入战斗。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早晨的墓园也没有其他人摆放,两个大男孩就这样自得其乐地玩耍着,否则旁人看到了如此幼稚的场面,估计也是手足无措,难道他们应该带上两个小笼包,然后模仿莉亚公主吗?

    “天行者”的外号伴随着陆恪经历了新秀赛季,而过去三个赛季以来,陆恪也用自己的实际表现证明了自己绝对配得上“绝地武士”的头衔;现在,更加艰巨也更加困难的一段赛程就要来临了,陆恪比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原力的支持,真正地点燃自己的小宇宙,在这场星球大战之后,杀出一条血路。

    这算是一个隐喻吗?

    两个好友就这样嘻嘻哈哈地回到了车子上,心情再次明亮了起来。在繁忙而紧凑的赛程正式吹响号角之前,他们需要好好地放松放松,陆恪是如此,库里也是如此。

    从车子的后视镜望过去,就可以看到金色阳光将整个墓园都笼罩进去,那一抹金色海洋变得格外显眼,温柔却坚韧地照亮了一个角落。

    忽然,一阵微风吹过,树梢哗啦啦地响动起来,那片金色海洋也就开始涌动起来,浩瀚的色彩层层叠叠地推开,勾勒出了一片惊心动魄的绚丽。

    不由,陆恪嘴角的笑容就落在了眼底,没有再做停留,发动了引擎,打起了方向盘,踏上了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