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四档二十二码。

    自从布鲁斯-阿里安斯那一次红旗挑战之后,主场气势就推向了一个全新顶点,亚利桑那红雀球队上上下下都爆发出了惊人能量,在激烈对决之中,紧咬住了一口气,把第四节较量的主动优势牢牢地掌控在手心里。

    然后,旧金山49人就站在了一个退无可退的位置上——五十五秒,四档二十二码,失败了,那么整个赛季就在这里正式画上句号,没有其他可能。

    冷静冷静冷静。

    整个场面都显得有些混乱,陆恪的大脑却始终保持了冷静,虽然从红旗挑战之后局势就发生了逆转,但陆恪却知道,其实真正的差距依旧在毫厘之间,就好像此前旧金山49人领先了大半场,亚利桑那红雀却始终没有丢掉对抗力度;现在也是如此,亚利桑那红雀的胜利看似已经触手可及,旧金山49人却未必没有机会。

    不到最后一刻,胜负永远都存在着悬念!

    怎么办?

    这才是陆恪现在脑海里的唯一想法,但他还没有来得及细想,亚利桑那红雀的主教练阿里安斯就要了一个暂停——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站在胜利的边缘,似乎已经可以隐隐触摸到胜利的滚烫温度,他们就要以连续击败西雅图海鹰和旧金山49人的方式奇迹般地跻身季后赛了,一切都是那么近又那么真,但亚利桑那红雀却紧张了,至少阿里安斯紧张了。

    整个演播室之中都是一片安静,分析评论员们也想不到更加合适的词汇了,迟疑之间也控制不住紧张起来。

    “现在,我们很大几率又要看到陆恪挑战万福玛丽了。这就是我所说的,当陆恪站在这支进攻组的指挥官位置上的时候,你永远都不要忽略他在绝境之中的逆转能力,他现在已经具备了威慑任何一支防守组的能力!”

    “上帝,裁判漏判了!致命的一次漏判!”正在分析场面的时候,演播室里播放了刚刚那一档攻防的录像回放——

    陆恪尝试以一记六十码的彩虹传球寻找到自己最为信任的接球点洛根,但洛根却陷入了三名防守球员的包围圈之中,遗憾地错失了接球;而现在根据录像回放来看,亚利桑那红雀的角卫贾斯汀-贝瑟尔出现了非常严重的拉人犯规。

    根据联盟规则规定,当接球球员正在尝试接球的过程中,防守球员不得以拉拽的方式来阻拦对方尝试接球,只有在对方与橄榄球发生接触之后才能够展开拉拽以及擒抱等动作,否则都将被判恶意破坏接球犯规。

    此次就是如此,在洛根起跳之前,贝瑟尔就从后背抱住了洛根,并且以双手收拢禁锢住洛根的双肩,如同摔跤动作一般,钳制住了洛根的手臂和身躯,完全无法动弹,这是一次毫无疑问的拉人犯规,非常明显!甚至可以看出来,贝瑟尔就是不惜以犯规来完成防守,摆明了没有在收敛自己的防守动作。

    但……裁判没有投掷黄旗,就好像集体眼瞎了一般。

    站在场边的哈勃暴跳如雷,朝着裁判在不断嘶吼咆哮着,表达自己的抗议;遗憾的是,旧金山49人无法挑战裁判的判决,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已经没有暂停了,无法投掷红旗;另一方面则是进入两分钟官方报时暂停之后,主教练不能红旗挑战裁判。

    演播室里的分析评论员们尽职尽责地发表着自己的观点,“这是一次非常明显的犯规,但显然裁判认为这是合法肢体接触。可以确定,比赛结束之后,此次判罚将会成为焦点,因为它很有可能成为整场比赛的胜负关键,决定了两支球队的不同命运。”

    菲尼克斯大学球场内部的所有主场球迷都正在发出嘘声和骂声,连绵不绝地干扰着旧金山49人的所有进攻战术布置,那些震耳欲聋的声响彻底淹没了所有声音,哈勃和其他教练们的抗议全部都消失不见,只能看到他们在面红耳赤地表达不满,却根本听不到具体的话语内容。

    从口型来看,全部都是粗话。

    连带着,球场之上的球员也都不由烦躁起来——如果没有犯规,陆恪和洛根是不是就可以连线成功了?尤其是看到陆恪再次按摩自己的右手臂时,那种愤怒就越发抑制不住了,情绪都开始躁动起来。

    然后,视线就重新落在了陆恪身上。

    陆恪没有喊话,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的喊话效果肯定不好,他甚至就连声音都传不出去,又如何鼓舞士气呢?陆恪始终保持了冷静与镇定,那双沉稳而睿智的眼睛把所有的情绪全部都稳稳当当地隐藏了起来,目光如炬地注视着队友们,那股由内而外爆发出来的自信,正在一点一点地感染着队友们——

    他们一起经历了风风雨雨,他们一起面对了艰难险阻,他们一起扛过了重重难关,他们是卫冕冠军!他们是完美赛季的缔造者!他们是联盟历史的书写者!而那所有的荣耀与光环,不是轻而易举得到的,而是他们一步一步披荆斩棘、过关斩将赢得的,就算他们再次站在了悬崖边上,那又如何?

    他们,是战士。

    渐渐地,所有进攻组球员的视线就聚集在了陆恪身上,那些愤怒、那些烦躁、那些紧张全部都凝聚成为了动力,慷慨激昂的旺盛动力。既然已经退无可退,那就放手一搏,现在局面非常非常困难,而他们所需要做的就是相信陆恪。

    ……

    端区前三码线,四档二十二码。多线路进攻,散弹枪阵型。

    陆恪已经直接清空后场了,反正即使在端区里被擒杀,结果也一样是输球,不如真正破釜沉舟地甩开膀子来较量一番,摆明了就做出万福玛丽的姿态,就看亚利桑那红雀防守组到底选择如何应对了。

    果然,亚利桑那红雀防守组后撤了——可以说老套也可以说死板,但联盟三十二支球队应该都是如此,明知道对方即将挑战万福玛丽,这就是华山一条路了,那防守组必然就是前线施压、后线拉网、中间放空,一百场比赛里九十九次都是如此选择,而唯一一次例外还可能因为玩花样太多而砸到自己。

    老套的另外一种解释叫做经典。

    现在亚利桑那红雀防守组的阵型就变得清晰了起来,前线三名防守锋线,身后三步远之外则是两名外线卫,再后面两步则是两名线卫和两名角卫——四名球员的站位呈现出水平线式的散开,覆盖全场,最后两名安全卫已经退后到二十五码之外了,整个层次感非常清晰,防守侧重点也没有刻意掩饰,因为他们知道,旧金山49人很难很难有其他花样了,那么他们也没有必要耍花招。

    “攻击!”

    陆恪仅仅只是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没有犹豫,随即就宣布了开球。

    双手持球,陆恪视线快速一个横扫,五名接球球员呈现出五条跑动路线,全面朝着两侧开始直线前冲。

    没有花招,就是一对一的突破,每一名接球球员对位一名防守球员,然后以自己的绝对实力来形成突破:没有交叉跑动,也没有互相拆挡,更没有战术配合,似乎就把进攻战术退化到了大学时代,硬桥硬马地以身体素质来完成对抗,如此复古又如此简单的战术,却是挑战万福玛丽之时的最好选择。

    因为长传战术很难很难耍花招,对防守组是如此,对进攻组也是如此,依靠个人能力的强势突破是正面交锋的最佳方式。

    陆恪没有任何迟疑地就开始快速后撤步,拉开空间,但问题就在于,他现在就站在端区里,再后退也没有位置可以继续退了,一旦出界那就直接比赛结束,他就如同带着脚镣在奔跑般,整个移动空间都受到了限制。

    右扯,急停,回转,后撤,左移。

    陆恪把自己的口袋脚步技术全部都发挥了出来,试图在口袋之中为自己赢得更多时间,还有更多空间;然后亚利桑那红雀防守锋线就撕破了口袋!

    虽然只有三名防守锋线对阵进攻锋线,但进攻锋线却有一个软肋:他们不敢放手对抗,唯恐自己不小心犯规了,而陆恪却完成了万福玛丽连线,却因为自己的犯规而把陆恪的所有努力全部都毁于一旦,这使得他们也束手束脚起来。

    防守组就是抓住了这个软肋——他们根本就不害怕犯规,甚至可以说是肆无忌惮地在端区前沿横冲直撞,瞬间就扭转了人数劣势,完成突破,正中央的尖峰丹-威廉姆斯(dan-williams)拖拽着自己330磅(150公斤)的笨重身躯,浩浩荡荡地突破了口袋,朝着陆恪飞奔而来。

    但陆恪却提前了两拍完成转身,从右侧又回到了中间再前往了左侧,这让丹-威廉姆斯的重心转移变得无比笨拙起来,根本就追不上陆恪。可是,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威胁,让陆恪的口袋处于一种狂风巨浪的颠簸之中。

    陆恪绕过了一个大圈,把丹-威廉姆斯甩在了身后,足足跑出了七码、八码,完全站在了左翼的空档地带,寻找着传球目标。

    他需要传球目标!该死的!他需要一个传球目标的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