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危险!危险!”

    “亚利桑那红雀采用了六人突袭冲传战术!旧金山49人进攻锋线的口袋保护已经被冲破!整个突袭战术非常强硬也非常迅猛!客队的口袋保护明显没有跟上节奏,危险!陆恪已经暴露在了防守球员面前!”

    “没有机会!”

    “陆恪根本没有逃跑的机会!擒杀!”

    “亚利桑那红雀防守组成功擒杀了旧金山49人的四分卫十四号陆恪,这是一次凶狠而残暴的双鬼拍门式擒杀,陆恪一点机会都没有!整个冲传、突破和擒杀,一气呵成,似乎才刚刚宣布开球,陆恪的移动路线就已经被彻底锁死!”

    “亚利桑那红雀的防守前线在对决之中占据了绝对上风,以人数优势加上错位对决,外线卫约翰-阿布拉汗和防守端锋加莱斯-坎贝尔(Calais-Campbell)联手从两侧瞬间完成突破,进而形成了两侧包抄,快速而凶狠的擒杀声势,牢牢地将陆恪的所有移动路线全部锁定,最后干脆利落地擒杀了客队的十四号四分卫!”

    ……

    “等等,陆恪没有能够站立起来!”

    “上帝,这一次双人联手擒杀的强度和冲击真的太过凶狠也太过粗暴了,显然对陆恪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倒地之后现在依旧没有能够站立起来。球场之上发生了一些口角冲突,亚利桑那红雀的球员完成擒杀之后发出挑衅,场面一度混乱,现在裁判正在试图控制局面,但陆恪的情况到底如何依旧是一个未知数。”

    “显然,这对同区死敌的对决火药味十足,一点点冲突就可能引爆全场火花。”

    “不知道电视机前的观众是否仍然记得2011年常规赛的第十四周,旧金山49人在菲尼克斯大学球场客场挑战亚利桑那红雀,那场比赛却爆发出了联盟近年来最严重的一次种/族/歧视,亚利桑那红雀的球迷们引发了暴动,以排山倒海的咒骂对陆恪展开了攻击,场面一度失控。”

    “面对如此困局,陆恪以最强硬最直接的方式给予了还击:他在球场之上以自己的表现率领球队强势击败了对手,从客场带走了一场胜利,让那些歧视的诅咒全部都化为乌有。比赛结束之后,负面影响依旧不可避免地蔓延了开来,这也使得两支队伍成为了不共戴天的死敌。”

    “在那之后,两支球队的每一次交锋都充满了火药味,而陆恪来到菲尼克斯大学球场的时候也充满了格外的动力。上赛季,旧金山49人在这片场地以’0:55’的比分血洗了亚利桑那红雀,制造了2012赛季的’红雀惨案’,轰动了整个联盟,同时让当时就已经陷入低谷之中的亚利桑那红雀进一步滑向深渊,四连败之后又持续将败场数累积到了九连败,赛季直接宣告提前终结。”

    “经历了’红雀惨案’的血洗之后,两支球队时隔一年再次来到了菲尼克斯大学球场,并且为一个季后赛席位展开生死对决,这场比赛的意义已经超出了季后赛本身的涵义,甚至可以说是两支球队为了荣耀也为了尊严而必须赢下的比赛。”

    “开场第一波进攻,阿布拉汗和坎贝尔就联手完成了擒杀,这也正式宣告了亚利桑那红雀对于这场比赛做好了万全准备,凶狠的擒杀甚至可能制造陆恪的受伤——但如果真的是这样,这场比赛的精彩程度就要大打折扣了,现在双方球员都正在发生口角冲突,彰显出了两边球员都对这场比赛充满了渴望。”

    “旧金山49人所有教练和球员们的视线都集中在了陆恪身上,上帝,我们现在真心祈祷着陆恪不要受伤。”

    “从慢镜头回放来看,撞击真的非常凶狠。阿布拉汗和坎贝尔从两侧完成了包夹围堵,坎贝尔从盲侧形成侧面冲撞,而阿布拉汗则绕过了布恩的卡位在正面形成突破,上帝,陆恪已经提前做出了防御姿势,以自我保护的姿态迎接冲撞,但阿布拉汗和坎贝尔的前冲势头依旧凶狠非常,坎贝尔甚至撞掉了他的头盔。”

    “哦!耶稣基督!”

    “同区死敌的火药味进一步升级,对于亚利桑那红雀来说,足足压抑了一年的情绪,伴随着这场关键生死战而全面爆发了出来,他们不会留手!他们拒绝留手!这场比赛,他们绝对毫无保留地全力以赴,即使是伤痕累累也要踩着对手的尸体争取胜利。”

    “全场比赛的第一波攻防就已经爆发出了超级强度。”

    “陆恪重新站起来了!”

    “上帝,这真是一个好消息,陆恪对着自己的队友和队医示意:他没事,他还能够继续比赛!这对于旧金山49人来说、对于这场比赛来说绝对是一个好消息!难以想象缺少了陆恪的这场同区死战将会是什么模样,现在陆恪示意自己能够继续完成比赛,这真的真的太重要了。”

    “常规赛第十周对阵卡罗莱纳黑豹的时候,陆恪的传球手臂曾经出现轻伤,现在我们只能希望他的旧伤部位不要再次受伤,否则即使旧金山49人进入了季后赛,他们也将面临严峻困境,那就太过糟糕了。但现在,在关注季后赛之前,我们需要先把视线放在本场比赛上,只有赢得胜利,季后赛席位才能够成为现实,两支球队都没有退路了,他们必须先赢下这场比赛才行!”

    ……

    “呜!呜!呜!”

    整个菲尼克斯大学球场都发出了嘘声,铺天盖地地宣泄下来,似乎正在吐槽陆恪“假装受伤”的卑劣行径,明明什么事情都没有,还要躺在地上博取同情,如此卑劣的手段让主场球迷纷纷表示了强烈鄙夷。

    尽管没有了诅咒也没有了臭骂,但菲尼克斯大学球场依旧想到了不同的办法来表达强烈的不满与排斥,那持续不断的嘘声和嘲笑正在此起彼伏,如同疾风骤雨般想方设法地打乱旧金山49人的进攻节奏。

    虽然这里的吼声强度无法和世纪链球场相比较,但那一张张狰狞而扭曲的面容却比西雅图海鹰的十二人们还要更加恶毒也更加凶狠,那一双双眼神之中真心实意地希望陆恪能够断手断脚,而他们将会敲锣打鼓地进行大肆庆祝,没有怜悯、没有仁慈、也没有宽容,他们就是真正不死不休的同区死敌。

    “虚伪!”

    “婊/子!”

    “肮脏!”

    “下贱!”

    “卑微!”

    “可耻!”

    那一声声恶毒的奚落和鄙夷将整个菲尼克斯大学球场都充斥地满满当当,因为太过尖锐也太过锋利,以至于站在场边的旧金山49人防守组和特勤组都已经听不下去了,脾气火爆的艾瑞克-瑞德直接就转过身和球迷对骂起来,但瑞德却势单力薄,根本无法形成有效对抗,转眼就被淹没在了大片大片的嘲笑和不屑之中,除了让瑞德自己更加气闷之外,一点效果都没有。

    菲尼克斯大学球场方方面面展现出了严阵以待的姿态:不仅仅是亚利桑那红雀球队上下,还有球迷们也已经做好了全力以赴的准备,面对季后赛席位、面对旧金山49人,他们将不折手段地赢得这场胜利,以此来洗刷“红雀惨案”所带来的耻辱!

    “把那些肮脏低劣的表演留在烛台球场!”

    “这里不是马戏团,不要在这里表演!”

    “小丑,滚回去!你就是一个可怜的小丑!”

    熙熙攘攘的噪音在耳边持续不断地响动着,嗡嗡嗡、嗡嗡嗡,让人的情绪不由就开始烦躁地涌动起来。

    但如果亚利桑那红雀的主场球迷们期待着如此攻击就能够让陆恪害怕?他们就注定要败兴而归了。

    如此程度的攻击,仅仅只是洒洒水而已——主队做好了准备,难道客队就没有任何准备吗?陆恪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地知道,这里是菲尼克斯大学球场!这片球场、这个对手,一切的一切都具有特殊意义。

    还记得吗?陆恪总是以故事和回忆的方式来铭记各个球场,而属于菲尼克斯大学球场的记忆就是2011年十二月十一日的那个午后,在这片土地上,那些歧视的刀锋狠狠地伤害了他,让他真正意识到了所谓的种族隔阂到底意味着什么,而他也全力振作起来,以更加出色也更加投入的表现在联盟里为自己赢得了一席之地。

    某种程度上,他需要感谢那场比赛,那可以算是新秀赛季的另外一个转折点。如果说西雅图海鹰在新秀训练营里让他意识到了歧视无处不在,那么亚利桑那红雀就在实际比赛里让他真正勇敢地面对那些攻击。

    但感谢归感谢,陆恪却绝对不会手软,只要站在这片球场之上,这就意味着他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再次在全美最为顶尖舞台之上证明自己的机会,任何咒骂、任何歧视、任何伤害都尽管放马过来,而他都将全部给予正面还击!让那些邪恶的嘴脸知道他们才是世界上最丑陋的存在!

    此时此刻,耳边响动的那些辱骂声,不仅不会伤害到陆恪,而且还让陆恪更加亢奋也更加激动起来,忍不住就开始摩拳擦掌了:

    这场战斗已经打响,那么,就让表演正式开始,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