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站在走廊拐角处,加雷特-塞勒克深呼吸一口气,然后偷偷探出头去瞥了一眼,尽管走廊里依旧没有人,但他还是快速复位,胸膛急促地起伏着,试图让忐忑不安的情绪稍稍得到缓解;双手交错握着一个长长的纸筒,现在已经被蹂/躏地不成模样了,边角都已经开始翻毛了。

    塞勒克觉得自己就好像正准备把情书交给暗恋对象的中学生一般,又是期待又是紧张,几乎就要喘不过气来。

    如此形容似乎也没错。

    对于每一位落选新秀来说,陆恪就是终极偶像,不仅仅是因为他率领旧金山49人完成了完美赛季的壮举,更多是因为他证明了每一位球员都拥有潜能,即使是落选新秀,他们也依旧具备了在联盟之中占据一席之地的可能,尽管这非常非常困难——

    但即使再困难,还能够比二年级四分卫率队全胜登顶超级碗更难吗?从落选新秀到常规赛和超级碗双料mvp,陆恪的崛起之路从来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他的勤奋、他的刻苦、他的专注、他的投入等等等等,这一切铸就了陆恪成功的基础。

    在落选新秀之中,陆恪是他们的目标,也是他们的榜样,更是他们的偶像。用“梦中"qing ren"”来形容也没有什么不对。

    等等,目标出现了。

    再次探头之后,塞勒克就看到了自己的目标,现在已经没有时间紧张了,“呼!呼!呼!”连续吸气吐气了三次,塞勒克就鼓足勇气从拐角的墙壁遮挡出走了出来,但出来之后,脚步就僵硬在了原地,无法移动。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就在此时,塞勒克看到陆恪露出了一个友好的眼神,这给予了他些许勇气,脑海里再次回想起上周客场输球之后陆恪对他的安慰和鼓劲,他的脚步终于可以再次移动了,一溜烟地朝着陆恪小跑了过去,“斑比,关于战术手册的路线跑动,我可以询问你一些问题吗?”唯恐陆恪拒绝,塞勒克又补充说道,“几分钟,我保证,几分钟就好。”

    塞勒克注意到陆恪的脚步微微顿了顿,他的心脏几乎就要提到嗓子眼了,但紧接着,陆恪就轻轻颌首说道,“当然没问题,随时欢迎。”

    耶!

    塞勒克几乎就要跳跃起来了,但他还是压抑住自己的兴奋,快速打开了手中的纸筒,“这是我的情书,不不不,这是我的路线分析图。”

    陆恪轻笑出了声,“如果是情书的话,那就是今日最佳了。”

    塞勒克咧嘴笑了起来,“要不然,我回去写一封再过来?”

    “哈哈,还是等待下次吧。”陆恪放声笑了起来,“所以,路线分析图?”

    塞勒克连连点头,“哦哦哦,我正在分析这一趟路线跑动,刚刚在进攻组战术会议的时候,你提到了比赛中有两种不同的跑动路线,但我到底应该如何选择呢?安全卫和角卫的站位是如何提前完成判断的?”

    摆放在陆恪眼前的是一张笔记本的白纸,详细而具体地描绘了一档攻防中双方球员的所有站位以及动向,因为路线非常错综复杂,整个页面之上如同蜘蛛网般的交错着无数条曲线,让人看得眼花缭乱;更重要的是,白纸都已经被揉了无数遍,如同草稿一般,反反复复地不断使用,现在边角都已经有些起毛了。

    可以明显看得出来,塞勒克花费了大量时间细细研究。虽然说,方法有些笨拙,但却可以看出他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

    其实在陆恪看来,战术手册的繁杂和困难,对于职业球员来说是可以攻克的,因为这终究不是围棋的博弈,而是教练组的智慧结晶,所有的战术组合都是以套路形式呈现在战术手册上的,理解和领悟并不是难题,唯一的区别就在于时间和精力。

    当然,四分卫位置除外。

    如果塞勒克愿意花费时间投入钻研,并且与队友多多交流,战术手册的上手程度显然会成倍成倍的上涨——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乔恩-鲍德温,一直到上场比赛位置,乔恩依旧出现了路线重叠跑动的低级失误,没有其他可能,缺乏对战术手册的学习就是唯一原因。

    只是,塞勒克如此鬼画符的分析图,劝退效果绝对是百分之两百。

    “首先,一个建议,如果你准备自己构建不同攻防的路线分析图,请准备彩笔,进攻是红色,防守是绿色,移动是铅笔——可以随时擦掉再重新添加,诸如此类。否则,等你温习的时候,恐怕你自己也会困惑。”陆恪诚恳地给出了一些意见。

    塞勒克如同啄木鸟一般连连点头表示明白。

    “其次,这一档攻防的核心变奏点应该是线卫。当近端锋启动的时候,你应该观察线卫的移动方向,如果寻找安全卫和角卫的动态,反应速度是来不及的,跟不上比赛节奏,你看,这儿……”紧接着,陆恪就接过了那张草稿,开始细细地为塞勒克讲解起来。

    等全部路线分析完毕之后,陆恪又补充到,“关于这一档进攻,你可以回去看看比赛录像。在开球之前,我的战术布置口号已经提醒了对方线卫的站位,如果你能够在启动之后,提前观察线卫的移动位置,那么你的跑动路线选择就会变得清晰许多了。”

    “……”塞勒克没有立刻回应,他的视线依旧停留在草稿上,细细地思索着。

    显然,他的反应速度没有陆恪那么迅猛,面对如此复杂的路线跑动以及如此庞大的信息量,他还是需要更多时间消化。

    最后,塞勒克抬起头来看向陆恪,迟疑地询问到,“我可以记笔记吗?”

    “当然,当然!”陆恪爽快地说道,“需要我重复一遍吗?”

    “不不,我现在还记得住,但我不确定离开之后还能够记住多少。”塞勒克满脸坦然地说道,“我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

    陆恪没有催促,耐心地等待着,一直到确定塞勒克把所有信息全部记录下来之后,他又重新浏览了一遍,“没错!这就是全部了!如果以后还有问题,随时欢迎讨论,我不在的时候,我相信洛根和泰德也会积极帮助你的。”

    “是。是。我知道!是!”塞勒克连连点头表示明白,但他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连续转头看了身后好几次。

    迟疑片刻,塞勒克还是咬紧牙关,小心翼翼地询问到,“斑比,我知道,我刚刚说了,只是请教你一个问题,只需要几分钟,我现在已经耽误了你几分钟,但是……呃,但是,我可以再耽误你一点时间吗?”

    “如果是希望邀请我共进晚餐的话,我需要给糖糖打个电话。”陆恪一本正经地说道,然后塞勒克愣了愣,随即就意识到这还是刚刚的“情书”梗,慢了半拍,他才欢快地笑了起来,“尽管我非常希望邀请你共进晚餐,但不是今天。”

    “其实是这样的。”塞勒克的情绪稍稍放松了些许,说话也就流畅了起来,“昨天,我们几个接球组的小伙伴们一起召开了战术会议,重新观看了上周的比赛录像,但不少地方都存在着疑问,我们讨论来讨论去,也没有一个结果,我想说,我的小伙伴们能不能也询问一些问题。其实,我们之间存在着不少争议,却不知道什么才是正确答案……”

    说到这里,塞勒克就停顿住了,视线落在了陆恪身上。无需赘言,陆恪就顿时明白了过来,“所以你们需要一个正确答案。”

    塞勒克小鸡啄米式地连连点头。

    “接球组?”陆恪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如果是接球组的话,洛根和泰德就能够解答大部分问题了。

    塞勒克连忙解释到,“只是我们自己的小团队,我,万斯,昆顿,德马库斯,还有布兰登。”

    万斯-麦克唐纳和昆顿-帕顿都是今年的新秀,德马库斯-多布斯是2011年落选新秀,布兰登-卡斯威尔「brandon-carswell」和加雷特-塞勒克都是2012年落选新秀。

    五名球员全部都是接球组的成员,但目前主要工作还是在特勤组。

    其中,万斯-麦克唐纳和加雷特-塞勒克正在竞争二号近端锋的位置——弗农-戴维斯脑震荡缺阵之后,球队需要为洛根寻找一个可靠的替补;昆顿-帕顿则正在和卡西姆-奥斯古德、乔恩-鲍德温竞争三号外接手的位置。

    陆恪立刻就明白了过来,嘴角不由露出了一抹笑容:这是他加入旧金山49人之后发起的小团队活动,新秀球员们、落选球员们互相团结起来,一起学习战术手册,一起培养比赛默契,然后期待着自己能够成为首发球员。

    没有想到,这样的传统居然延续了下来。

    看着眼前充满期待的塞勒克,陆恪也没有故作姿态,轻轻颌首流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神色,微笑地调侃到,“现在看来,你们就是专门守候在这里埋伏我的?如果我拒绝的话,你们也就浪费了大半个晚上了。”正当塞勒克以为陆恪要拒绝的时候,陆恪却话锋一转,“这次就算了,但下一次请记得提前预约。”

    塞勒克停顿了一下,瞪大眼睛看着陆恪。

    陆恪打了一个响指,“还愣着干什么?我们的时间可是非常宝贵的。”随即,他就转身朝着刚刚熄灯的战术会议室重新走了回去。

    塞勒克此时才反应过来,扬声喊到,“伙计们,开会了!”

    一群小伙伴就从走廊拐角处一窝蜂地冲了出来,场面有些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