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胜利了,终究还是胜利了!漫长的旅程和艰难的征程终点,他们终究还是以一场胜利揭开了卫冕征程的大幕。

    站在原地,陆恪前所未有地感受到了一场胜利的重量,就如同灵魂的重量般,沉甸甸地压在胸口之上,他试图拉住洛根和马库斯他们的动作,却终究还是慢了半拍,所有队友们都在肆意地跳跃着庆祝着,就如同再次回到了今年二月份登顶超级碗的夜晚一般。

    胜利总是可以让人疯狂,不是吗?

    遗憾的是,有一名九人却永远都看不到这场胜利了。

    长长地、长长地吐出一口气,陆恪左右看了看,然后就看到了球童托马斯-罗宾森的身影,他朝着托马斯招了招手,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护送我到球场中央;但托马斯却有些犹豫,视线落在了陆恪的膝盖上,表示了自己的担忧。

    陆恪轻轻摇了摇头,视线坚毅而肯定地投射了过去。

    托马斯没有再拒绝,搀扶着陆恪走进了球场。

    所有记者和所有摄像机都第一时间蜂拥了上来,录音笔、话筒和摄像机全部都朝着陆恪的脸庞攻击过来,似乎想要直接塞到陆恪的嘴巴里,他们只是希望能够真实记录陆恪和罗杰斯的赛后握手问候;但这一次,陆恪却连连摆手,扬声说道,“稍等,抱歉,稍等!”

    没有理会这些媒体们,在托马斯的帮助下,陆恪来到了球场正中央的球队标识附近,然后拍了拍托马斯的肩膀,“让所有球员们全部都聚集过来,我是说,所有!你先找到帕特里克和大卫,然后让他们通知所有人。”

    托马斯懵懵懂懂地点点头,转身快步跑开了。

    ……

    比赛结束了,阿隆-罗杰斯站在场边有些无奈也有些苦涩地长长吐出一口气,激战了全场比赛却以这样一种方式输球,内心深处终究还是怀抱着一丝遗憾,尤其是最后时刻,他甚至没有得到再次上场的机会,就这样结束了。

    但罗杰斯相信,表现更好的那支队伍赢得了胜利,他应该坦然面对。

    罗杰斯站在原地稍稍愣神了片刻,而后就转身重新拿起了自己的头盔,小跑着进入场地。这一次,他不是为了上场率领进攻组,而是为了迎向另外一名四分卫;他知道陆恪现在受制于膝伤的困扰,走路肯定不太方便,于是他决定自己主动迎前问候。

    脚步不需要靠近,远远地就可以看见被记者重重包围的陆恪。

    记者们主动让开了一条道路,罗杰斯可以径直通往陆恪的位置,脸上就不由浮现出了一抹大大的笑容,握住了陆恪的右手,两个人重重地撞了撞肩膀,半开玩笑地吐槽起来,“该死,你们这群家伙最好不要把我的信用卡刷爆了。”

    这让陆恪眼底闪过了一抹笑意,拍了拍罗杰斯的肩膀,“我们会竭尽全力的!”

    罗杰斯也跟着笑了起来,却没有再继续玩笑,认真地说道,“好好养伤,本赛季第二次碰面的时候,最好能够火力全开,否则你们可不要输得太惨了。”

    本赛季的第二次碰面,那就只能是季后赛了。

    尽管是玩笑话,但话语里还是可以感受到罗杰斯的担忧和关心,陆恪点点头,一本正经地回答到,“好的,我会好好养伤,到时候再赢你一次。”

    这股自信,让罗杰斯也点燃起了昂扬斗志。虽然比赛才刚刚结束,但现在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期待下次相遇了,果然,竞技体育的精髓永远是强者交锋,互相激发出彼此的最好状态,奉献出异常酣畅淋漓的比赛。

    短暂的赛后握手,本来已经到一段落,罗杰斯正准备将自己的头盔递给陆恪,但随即就注意到了旧金山49人的所有球员们都陆陆续续聚集了过来,他眨了眨眼睛,满脸困惑地询问到,“所以,他们都是为了晚餐过来的?”

    陆恪嘴角轻轻上扬了起来,眼底流淌出了一抹笑意,但笑容转瞬即逝,他认真地迎向了罗杰斯的眼神,“其实,在今天中场休息的时候,我们的一名球迷去世了,瑞恩-鲍德温,我希望能够把这场胜利献给他。”

    平淡的话语里却透露出一个悲伤,罗杰斯的笑容在嘴角微微停顿了下来,“……你是说,金色海洋的那名球迷吗?”

    陆恪点点头表示了肯定。

    罗杰斯顿时就明白了过来,视线再次落在陆恪的身上,眼神里也染上了一层惋惜和遗憾,但此时此刻,所有安慰话语都是苍白无力的,他只能轻轻吐出一口气,“你介意吗?我把我的队友们也全部都召唤过来,你知道,这场比赛是由我们共同完成的。”

    每一位虔诚的球迷都是值得尊重的。关于这一点,整个联盟之中,没有任何一支球队能够比绿湾包装工更加深有体会。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表明了罗杰斯的真诚和隆重。这是旧金山49人的球迷,绿湾包装工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更何况,这场比赛客队还是输球的一方,但罗杰斯依旧表达了自己的诚意,不是客套话而已。

    “谢谢!”陆恪没有客套地推辞,点点头表示了同意。

    罗杰斯没有再继续多说什么,快步转身离开,前去招呼自己的队友们。

    转过头,陆恪就看到了自己的队友们正在陆陆续续地靠近过来,特伦特-巴尔克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场边,莱赫-斯泰恩伯格也出现了,他们似乎第一时间就明白了陆恪的意图,在教练组的帮忙下,把所有旧金山49人的球员们全部都招呼了过来。

    不知不觉地,媒体记者们或主动或被动地让开了自己的位置,静静地收获在旁边,关注着眼前正在上演的这一刻。

    陆恪的站姿变得歪歪扭扭起来,身体重心几乎全部落在了自己的右脚之上,左腿膝盖依旧不能完全施力,但他的后背却完完全全挺拔起来,如同一根青松般,屹立不倒地伫立在悬崖峭壁上,坦然迎接着所有风吹雨打,却始终不曾弯曲自己的脊梁。

    五十三名球员,另外还有教练组成员和后勤组成员们,熙熙攘攘地人群站在原地,嘻嘻哈哈地有说有笑,正在肆意而欢快地庆祝着这场来之不易的胜利,甚至还在互相推搡打闹着,眼前的场景看起来无比庞大而拥挤。

    洛根察觉到了陆恪的站姿,他意识到陆恪似乎有话要说,于是他就主动单膝跪地,就如同在更衣室里准备上场之前的精神喊话般,抬头望向了陆恪,等待着他们的领袖开口。

    渐渐地,其他球员们也都意识到了陆恪表情之中的肃穆和庄重,胜利的喜悦和欢快就这样慢慢沉淀了下来,陆陆续续地,他们也都纷纷单膝跪地,不解地观察着眼前的情况,只剩下了教练组成员们站在了后方。

    然后,陆恪的身前就呈现出一片整齐的扇形,铺陈开来。

    ……

    烛台球场看台之上,球迷们也渐渐注意到了球场之内的变化。这不是正常的流程,如此不同寻常的变化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瞩目,众人都纷纷投去了疑惑不解的目光,然后肆意欢呼、疯狂庆祝的浪潮就缓缓平复了下来。

    “嘘!”

    还有球迷提醒着自己身边的其他伙伴们保持安静,然后用手指或者眼神示意着球场之内正在发生的这一幕,慢慢地、慢慢地,整个烛台球场就这样安静了下来,那嗡嗡嗡的杂音依旧挥之不去地响动着,却越发反衬出球场内部的宁静和肃穆。

    坎蒂丝、陆正则和江攸宁他们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球场之上的变化,内心深处的苦涩和悲伤就这样翻滚了起来。

    江攸宁轻轻地依偎在陆正则的怀抱里,眼眶里再次饱含着泪水,却无法寻找到一个准确的形容词来表达自己的心情;透过朦胧的视线,江攸宁就看到了坎蒂丝那倔强而坚挺的侧影,高高抬起了下颌,眼底饱含着盈盈泪光,却始终不曾在命运面前低头,就好像陆恪一样。

    ……

    全场的嘈杂声就这样平静了下来。

    陆恪缓缓抬起头来,静静地打量着全场的红色海洋,那些激动和喧嚣依旧残留在空气之中持续涌动着,但海洋表面却渐渐平复了下来,如同母亲的怀抱一般,将整个烛台球场呵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遮挡所有的狂风骤雨。

    垂下头,陆恪坦然而清澈地看向了自己的队友们,“今天比赛中场休息的时候,饱受肌萎缩侧索硬化症困扰的瑞恩-鲍德温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福克斯新闻已经给予了正式的报道。”

    那平静的话语背后却拥有一股沉重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力量,不少球员们都猛地抬起头来,不敢置信地看向陆恪,威利斯更是直接腾得一下站了起来,“斑比……斑比?”他试图询问出来一些什么,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来,千言万语都隐藏在了那一句问句里。

    陆恪点点头给予了肯定的答复,然后视线停留在了自己的队友们身上,“瑞恩-鲍德温和我曾经有过一个约定,我们一起携手冲击超级碗,而后我们再一起并肩而立,为了卫冕而战。现在,这个约定已经实现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就落在了我们的肩膀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