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显然,绿湾包装工不是以防守见长的球队,以前不是,现在也不是。

    今年休赛期之中,防守组关键球员的流逝让包装工的防守强度和密度都有了明显下滑;但值得注意的是,得益于西雅图海鹰防守组在上赛季的巨大成功,联盟其他三十一支球队或多或少都开始研究他们的战术布局,现在就可以在包装工防守组身上寻找到某些影子。

    在全场比赛最为关键的时刻,绿湾包装工防守组采用了最为冒险也最为大胆的一次防守布局为自己创造良机。

    显然,他们成功了。

    陆恪只觉得眼前一阵惊涛骇浪,传球视野完全被打乱,视线之中持续攒动的头盔和四面八方持续涌动的冲击,让所有一切都变得颠簸起来。尽管他依靠自己的防守阅读提前做出预判,早早地以后撤步来完成自我保护,赢得更多传球时间;但现在整个视野依旧处于动荡晃动之中,根本无法做出准确判断。

    后撤步暂时停靠下来,让自己的上半身保持平衡,开始观察眼前的传球目标,从左往右的扫视过程中,才刚刚来到中间偏右的地带,然后就看到了克雷-马修斯高高跳跃起来的身影,那迎风飘扬的金色长发如同金毛狮王一般,朝着自己的狰狞而凶狠地怒吼着。

    马修斯的跳跃直接横亘在了陆恪的整个右侧区域观察视野之前,将球场之上的情形全部拦腰斩断,什么都看不到。

    陆恪快速后退小半步,从布恩身后绕了过去,准确重新观察,但刚刚情急之下,左腿全力蹬地发力,现在左膝顿时就变得滚烫而肿胀起来,脚掌几乎没有办法接触地面,他甚至来不及细细分辨到底是疼痛还是什么,只是求生本/能就让左腿完全抬了起来。

    身体的痛感与大脑的清醒在肾上腺素全面爆发的状况之下完全隔离了开来,就如同一半海水一般火焰般。陆恪依旧在寻找传球目标。

    脚步来到了右侧之后,陆恪快速扫视半场,却还是没有寻找到合适的传球线路,吉恩、弗农和博尔丁三名球员都在持续撕扯着路线,但附近周围可以看到约莫四名还是五名的防守球员身影,将他们的路线都切割开来,显得有些支离破碎。

    找到了!

    陆恪的瞳孔微微收缩起来,在一片混乱之中寻找到了吉恩的身影。

    全力提速的吉恩已经顺利冲过了中场线,他的身边只剩下安全卫m-d-詹金斯一名球员在贴身盯防,而吉恩还在持续朝前狂奔,现在两名球员还在不远不近地纠缠着,但吉恩的速度优势正在渐渐抢占上风,可以明显察觉到,吉恩没有把速度全部爆发出来,他还在持续不断地回头打量,正在等待着陆恪的传球。

    长传!

    没有任何迟疑,陆恪抬起右手就拉满了圆弓,但手部动作才刚刚做到了一半,紧接着就看到马修斯已经摆脱了布恩的纠缠,完全暴露在了陆恪的正前方,一脸凶残地从正面飞扑了过来,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拉响了警报:危险!危险!危险!

    如果是长传,陆恪必须做完动作才能达到目的,否则传球弧线出现误差,那么就可能导致一记抄截。

    陆恪快速收回了右手,右脚用力蹬地,朝着自己的左手边径直横向移动,重新将自己与马修斯的距离拉开;但移动脚步的过程中,陆恪才意识到情况多么危急,不仅仅是马修斯,另外还有两名防守球员已经蛮不讲理地推动着进攻锋线球员朝着口袋深远处冲了过来。

    四面楚歌!

    现在陆恪才真正明白四面楚歌的奥义。更糟糕的是,左膝根本无法发力,他的口袋移动脚步已经变得一瘸一拐起来了,才刚刚走出了两步,马修斯就已经从后面追击了过来,而正前方也已经包围了过来。

    没有时间了!

    陆恪抬起右手,甚至没有时间拉臂了,只是用前臂快速挥舞着,最后以手腕的力量完成控制和调整,将橄榄球朝着左侧斜前方的洛根推送了过去;可是手臂才刚刚爆发力量,左膝就开始打颤发软,下半身的动荡影响了上半身的平稳,千分之一毫秒的时间里,他也已经没有时间做出进一步控制了,橄榄球就这样传送了出去。

    陆恪甚至没有时间打量自己的传球弧线了,身后和身前就双双传来了推动的力量,他的左腿却完全失去了支撑点,只能勉强地抬起左膝,以右腿来支撑着自己完成重心调整,避免直接摔倒在地的困境。

    陆恪死死地咬紧了牙关,口腔之中传来了一片血腥之气,整个脊梁柱的神经似乎都绷紧到了极致,再稍稍用力一点就要崩断了,以至于浑身肌肉都开始微微颤抖起来,他正在用尽全身力量来控制自己的左膝疼痛——那股炙热而尖锐的感觉已经离开了膝盖部位,在整个左腿之中蔓延开来。

    不能暴露。

    不能暴露。

    不能暴露。

    陆恪几乎就要把自己的牙齿咬碎了,他也绝对不能暴露出自己的不便和笨拙,因为这很有可能就将成为对手攻击自己的重点,比赛就要结束了,比赛即将结束了,他需要完成传球,他需要完成达阵,他需要完成胜利,他需要为瑞恩-鲍德温完成这张战斗。

    “啊!”

    陆恪开始朝着自己发火,所有的嘶吼和咆哮全部都闷在了胸腔之中,双手紧握成拳,把所有愤怒和不屈都朝着自己宣泄了出来,他在不断告诉自己:战斗不息!他必须战斗下去,这场关乎生死的战斗不仅仅是为了胜利而已,更是为了生命为了自由为了梦想!他不能放弃!他不能缴械!战斗不息!

    “啊!”

    陆恪重重地挥舞了一下拳头,将那股精神气完全爆发了出来,而后双腿就再次回复了正常,丝毫没有异样。

    陆恪抬起头看向了洛根,然后就看到洛根遗憾地摇了摇头,传球未完成。

    在多重影响之下,陆恪的传球线路偏离了洛根一个身位;而且,洛根的位置还被角卫谢尔德斯卡住了前进的去路,最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橄榄球传出了边界,没有任何接球机会。

    “上帝,这着实太残忍了。”

    “陆恪的左膝出现了严重问题,这不是我们所熟悉的陆恪,刚刚在传球的那名球员不是旧金山49人的十四号。他现在不是在比赛,而是在为了生存而战斗。”

    “现在录像回放就可以看得出来,陆恪的左腿几乎没有办法发力,移动、重心、发力等等全部都出现了问题,这是一个连锁反应。但陆恪依旧没有放弃,如果不是克雷-马修斯穷追不舍,这一次传球就要真的完成了!”

    “上帝,我现在已经有些不忍心看下去了。”

    “你们看到了吗?从镜头之中就可以看到陆恪的那双眼睛里迸发出对胜利的渴望,那股坚韧和执着的意志力,着实太令人敬佩了!这就是过去两个赛季里,旧金山49人这支队伍所爆发出来的比赛气质,不到最后比赛一刻,不到最后一滴血液,他们就永远不会放弃对胜利的角逐。”

    二十五秒,己方二十码线,三档十码。

    旧金山49人进攻组球员们都再次朝着陆恪聚集了过来,鲁帕蒂的眼眶已经泛红了,他刚刚注意到了陆恪的移动脚步,现在满腔的担忧却说不出来,只是紧张而焦虑地注视着陆恪,无数情绪却不知道应该如何表达。

    鲁帕蒂不是唯一一个。

    其他进攻组队友们也都可以感受到陆恪的痛苦和挣扎,他们的眼神都流露出了一丝不忍——这仅仅只是一场常规赛而已,远远没有到必须拼命的时候,不是吗?

    “斑比……”洛根犹豫不决地开口说道。

    陆恪随即就投来了视线,那双决绝而坚定的眼神,硬生生地掐断了洛根的所有话语,那股暴戾的血腥气息再次开始弥漫开来,“振作起来!你们这群软蛋!全部都他/妈/地给我振作起来!”陆恪凶狠地嘶吼到,“战斗没有结束!你们听明白了吗?战斗他/妈/地还没有结束!不到比赛结束的最后一刻,我们没有人会放弃!明白了吗?”

    进攻组所有队友们的眼神重新凝聚了起来,陆恪的声音已经开始沙哑,就连嗓音之中都可以感受到他正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但那双视线却没有任何迟疑和动摇,绽放出了无与伦比的光芒,“告诉我,我们是!”

    “九人!”

    “我们是!”

    “战士!”

    “太小声了,你们这群软蛋!我们是!”

    “九人!”

    “我们是!”

    “战士!”

    嘶吼着、咆哮着,喊着喊着,眼眶就泛起了一层泪光,但骨子里的昂扬斗志却再次爆发出了无穷能量。

    不仅仅是球场之上的那群战士们,还有看台之上的那群战士们。

    沃尔特已经不忍心再继续看下去了,他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他觉得自己正在犯一个天大的错误,但他却没有办法阻止陆恪,那种矛盾而挣扎的情绪,让他饱受煎熬,但球场之上传送过来的那阵阵呼喊,却重新让沃尔特感受到了沸腾的激/情和咆哮的热血。

    即使死亡,我也要站立着高昂头颅迎接自己的结局。

    那股决绝而悲壮的强大气场,从球场之上滚滚传送过来,然后沃尔特终究还是没有忍住,高高举起了自己的右拳,呼喊起了那一句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