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理财和经营,这确实是需要天赋。

    而陆恪恰恰不具备如此天赋。

    从小到大在父母的耳濡目染之下,陆恪也没有什么生意头脑,同样也没有奢侈的消费观念。过去这两年时间,所有工资和奖金全部都老老实实地躺在银行账户里,偶尔的小小日常开销,根本就没有什么大额消费,从休赛季到季后赛位置,全部都完全沉浸在训练和比赛之中,就连业余生活都乏善可陈,更不要说什么随意挥霍了。

    在大部分人眼中看来,如此生活着实无聊——赚钱,难道不就是为了花钱吗?

    其实,陆恪不是不会花钱,只是对于奢侈品没有执念罢了:

    陆正则生日,陆恪赠送了父亲一套高级高尔夫球具,并且为父亲在私人高尔夫俱乐部注册了会员;江攸宁生日,陆恪赠送了母亲一套园艺工具以及一个爱马仕的铂金包,另外还在生日当天录制了一首“生日快乐歌”给母亲留作纪念。

    陆正则和江攸宁的结婚纪念日,陆恪亲自预定了一趟三天两夜葡萄酒庄之旅,让他们前往纳帕谷的高级酒庄好好地享受放松了几天。

    作为一名落选新秀,陆恪的奖金和工资都不算高,前后签约了劳力士和梅赛德斯-奔驰的代言之后才渐渐变得富裕起来——但在那之后,陆恪始终在全力冲刺超级碗,也没有时间好好地挥霍,于是所有的收入也还是躺在银行里积灰。

    如果没有确认自己的银行账户,陆恪对于自己的资产完全没有任何实感。所以,现在莱赫突然提起了理财经理的事情,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我又不需要。”

    但随即愣了愣,这才跟上了思想节奏,“你的意思是,接下来,我的收入可能就需要专业的理财经理打理了,对吗?”

    “是的。”莱赫干脆利落地说道,“斑比,球场之上,你总是充满信心和斗志,一鼓作气地赢下了超级碗冠军;球场之外,你也应该如此。接下来,不管是留在旧金山,还是转会其他球队,势必都将签署一个大合同;除此之外,接下来一段时间,代言合同也将陆陆续续签署,你的收入很快就会达到联盟顶尖水平了。”

    轻描淡写之中,莱赫没有多说什么,却带着那股由内而外迸发出来的自信,只言片语里就泄露出了太多太多信息。

    陆恪却是轻笑了起来,“这样挺好。我在球场之上自信,你在球场之外自信,然后互帮互助,共同完成’橄榄球贝克汉姆’的打造计划。”那欢快的声音让莱赫也是不由哑然失笑,随后,陆恪就重新回到了正题,“那安德森到底如何?”

    莱赫踌躇了片刻。

    经纪人和球员之间的关系非常微妙。

    首先,球员是经纪人的雇主,而经纪人则是球员的对外代言人;其次,经纪人没有拍板决定权,所有事情都必须由球员点头才行,如果球员不满意,他们也可以随时开除经纪人;最后,经纪人在业内的人脉广泛,如果球员得罪了他们,他们在业内散步关于球员的负面消息,为球员涨薪、转会制造障碍,这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正是因为如此,经纪人和球员在相处过程中,如何界定友情以及合作伙伴的关系,这就是一门高深的学问了。

    至今为止,莱赫始终保持着公事公办的距离,不曾过问陆恪的私人事宜,主要就是希望双方能够保持专业的姿态;从合作到现在,双方的关系也非常愉快,可谓是一拍即合,陆恪能够全心全意地在场上拼杀,而莱赫的计划也能够顺风顺水地进行。

    理财经理的事情,牵扯到球员的个人资产。如果理财经理表现出色,那也就罢了;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理财经理表现拙劣,把球员的积蓄全部都赔光了,球员和经纪人之间的关系也难免变得尴尬——更何况,投资的事情本来就存在风险,理财经理只能够预估和把控,却不能担保肯定赚钱。

    莱赫之前对安德森说过,陆恪是一个聪明人,他有自己的判断力,而且非常出众;现在他自己也没有忘记这一点。

    犹豫的思绪在脑海里转悠了片刻,莱赫就做出了决定。

    “我和安德森没有合作过,我对于他的眼光和能力也没有一个直观的了解,所有的消息也不过是来自联盟之中的传闻罢了。但你也知道,传闻永远都是骗人的,否则华尔街的内部消息就不会那么值钱了,不是吗?”

    莱赫没有正面给予意见。

    因为他知道,除非陆恪直接询问,“你觉得我应该聘用安德森吗?”否则,陆恪所需要的就不是意见而是信息,然后自己根据信息作出判断和抉择。

    “我所知道的只是一些确切的情况而已。安德森大学毕业之后,进入业内一间顶级理财顾问公司工作,从一个小小的文员做到了部门经理,并且具备了成为高级合伙人的资格;但去年休赛期,他却离开了那间公司,自立门户。不是因为他的翅膀硬了,可以独当一面,所以抛弃公司,而是另有隐情。”

    “关于这件事,nfl和nba之中都传得沸沸扬扬,每个人都有自己知道的版本。我从大本的口中知道了这个版本。也许可以作为参考。”

    “2007年年初还是年中的时候,安德森前任公司接到了一个投资项目,那是一个关于度假村的房地产项目。我不知道你是否前往过迈阿密,离开迈阿密之后,佛罗里达州其他地区的开发相对没有那么完善,许多古巴偷渡过来的移民就生活在那附近,所以那里的地皮都非常便宜。当时就出现了商机,可以搭建一个度假村,投资金额约莫是一千万美元左右。”

    对于顶级度假村来说,一千万美元的成本不算什么,但如果是佛罗里达州那些没有开发的原始地区,三百万到五百万美元就可以搭建起一个初级度假村了,而持续加大投入则可以让度假村变得更加奢华起来。

    但陆恪却知道了结局。

    2008年房地产泡沫来了,金融危机制造了整个市场的崩盘,甚至影响到了全球范围。

    电影“大空头”里就详细讲述了这场房地产泡沫的由来,其中有四个不同群体提前预判到了金融危机,并且利用这场危机大赚一笔;而当时,那四个不同群体是如何判断出来泡沫即将消失的呢?源头就是迈阿密以及整个佛罗里达州。

    详细过程解释起来非常复杂,简单来说就是佛罗里达州的房地产出现了大量信用不良者却能够完成买房的异常情况,他们买房之后,却无法支付房贷,然后就形成恶性循环。

    安德森在2007年前后选择投资度假村,这是一个糟糕透顶的决定。

    这对于理财经理来说,可以说是专业层面的错误决定。

    客观来说,当时安德森才三十岁;而房地产泡沫席卷了整个美国,就连华尔街精英们都没有察觉到,全部都不可幸免地沦为了炮灰,更不要说年轻稚嫩的安德森了。但一码归一码,骤然听到安德森在投资方面做出错误决定,任何听众也难免有所顾忌。

    正当陆恪以为莱赫会为安德森做出辩护的时候,莱赫的下文却稍稍出乎了意料。

    “安德森认为这是一个值得投资的项目,他召集了自己当时最信任的一批客户——同时也是最信任的朋友。希望大家可以一起投资。匹兹堡钢人的安全卫特洛伊-波拉马鲁(troy-pomalu)就是其中之一,大本意外情况下也得知了这个项目,投资了三十万美元。”

    “结果,项目失败了。随后倾轧而来的房地产泡沫让他们的投资血本无归。波拉马鲁足足投资了五百万美元,却全部都砸在了加勒比海岸线之上。那时候,波拉马鲁刚刚签署了全新合约,他的平均年薪也才不过七百五十万而已。”

    没有粉饰太平,那简单朴素的话语却透露出了一股悲壮和唏嘘。

    现在说来,不过是一连串数字而已,似乎根本就没有什么意义,但放置在当时的时间背景和社会局面之下,那种悲观和绝望却足以摧毁一个人的所有防线。

    “波拉马鲁和安德森彻底闹翻了,不共戴天之仇。”

    如果故事到这里为止,那么陆恪显然不会希望和安德森签约。

    对于陆恪来说,安德森就是一个陌生人,他唯一能够得知的信息就是,安德森葬送了一个一千万美元的项目,他可没有那么多身家让安德森慢慢冒险、慢慢挥霍。

    “在那之后,安德森依旧留在了之前的公司,依托在公司的名号之下潜心工作。一直到2012年的八月正式辞职,在辞职之前,安德森寄送了一张五百万美元的支票给波拉马鲁,同时,大本也收到了一张三十万美元的支票。不久之后,安德森就宣布自立门户。”

    结局收尾有些快速,但信息量却格外庞大。

    短短四年时间里,安德森就把当年的损失全部赚回来了?这已经证明了他的能力,那么他为什么还要离开之前的公司呢?在这背后是不是还有什么不知道的环节,整个故事显得非常割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