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职业球员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迷信,比如坚信自己佩戴同一个护腕就能够赢球;比如上场前摸一摸球队的队徽就能够带来好运;比如左脚率先买入场地之内就能够顺畅……诸如此类等等,似乎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幸运符”,所有体育运动都是如此。

    常规赛mvp魔咒似乎听起来神乎其神,着实有些装神弄鬼、牵强附会的意思,但事实就是,距离1999赛季已经过去了十二年,却始终没有任何一名球员能够打破如此记录,球迷和球队还是不可避免地投去视线,至于信还是不信、影响多寡、如何看待,那就因人而异了。

    迷信迷信,说到底还是有人不相信的。

    “常规赛mvp魔咒”持续了十二年,“全胜魔咒”则持续了二十七年,这终究是有迹可循的,但所谓魔咒出现之前,联盟之内根本就不存在如此担忧,只是一次两次三次之后,关于魔咒的迷信言论渐渐增多之后,也就演变成为了一种束缚和桎梏。

    那么,只要足够坚定,只要坚持自己,只要全力以赴,魔咒终究还是可以被打破的。就如同历史记录创造之后,就注定是等待被打破的,因为只有当记录一次又一次地被打破,这才是人类不断追求“更高更快更远”的奥林匹克精神所在。

    但,nfl联盟之中却还存在着一个铁律魔咒:“常规赛传球码王魔咒”。

    自1967年举办了首届超级碗以来,迄今为止四十六年,没有任何一位常规赛传球码数最多的球员能够最后成功登顶!

    这已经不是魔咒了,而是铁律。

    从丹-马里诺到乔-蒙塔纳,从史蒂夫-扬到布雷特-法弗,从佩顿-曼宁到汤姆-布雷迪,从德鲁-布里斯到阿隆-罗杰斯,顶级四分卫一代又一代孜孜不倦地挑战着联盟铁律的威严和禁锢,但一直到今天为止,漫长历史长河里依旧从未有人做到过。

    如果说,“常规赛mvp魔咒”和“全胜魔咒”只是迷信而已,信则有不信则无;那么“常规赛传球码王魔咒”就显得有些邪乎了,就连联盟官方都觉得有些魔怔,百思不得其解。

    原因?

    每一年的超级碗,各式各样的原因似乎都可以展开解释并且寻找到答案,在十年或者二十年的时间范围内,总是能够找到一些规律,又或者是巧合;但整整四十六年,没有任何一名四分卫能够击破如此魔咒,这就着实玄乎而诡异了。

    因此,每一年常规赛落下帷幕,传球码王火热出炉之后,人人都势必将戏言:这名球员和这支球队将岌岌可危了,渐渐地,从魔咒就演变成为了诅咒。说来也是让人哭笑不得,“全胜”、“mvp”以及“码王”这样的成绩都是值得庆祝的,结果却成为了紧箍咒,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乐极生悲?

    2012赛季的常规赛码王:陆恪。

    十二年的常规赛mvp魔咒,二十七年的全胜魔咒,还有四十六年的码王魔咒,一层再一层的魔咒全部都落在了陆恪的肩膀之上,种种迹象都让人联想起了2007赛季的汤姆-布雷迪——当年布雷迪也同样是三重魔咒加身,进入超级碗之后,莫名其妙就输给了纽约巨人,令人满头问号,难道这就是陆恪的……前车之鉴?

    人人都渴望自己能够成为打破魔咒的那个奇迹,却屡战屡败;就好像人人都期待着自己能够成为打破历史记录的那个神奇,却连连碰壁。历史之所以为历史,魔咒之所以为魔咒,根本原因就在于它的困难和艰辛!

    现在,三重魔咒就落在了陆恪的肩膀之上,即使拒绝相信,铁一般的事实也还是不容反驳——

    这位持续不断创造历史的年轻四分卫,自从进入联盟以来,每一个脚步都在书写属于自己也属于联盟的记录,再次站在了重重魔咒束缚的历史桎梏关口,那么这一次呢?结局又将如何呢?

    之于雷-刘易斯来说,这是退役之战。

    之于陆恪来说,这是打破魔咒之战。

    毋庸置疑,这对于旧金山49人来说,绝对是一场非常非常艰难的比赛。

    历史惯例来看,三重魔咒正在消耗球队的夺冠几率,几乎无往不利,四大精英四分卫都先后挑战诸多魔咒,却全部铩羽而归;观众支持来看,“弱者姿态”的巴尔的摩乌鸦打着雷-刘易斯“最后的战役”旗号,显然已经赢得了整个北美地区的支持和应援,如果旧金山49人胜利,似乎就正在冒天下之大不韪。

    实力对比来看,尽管旧金山49人的数据占据上风,但两个赛季以来最为惨痛的一场失利恰恰来自这位超级碗对手,此番再次交锋,一切都是未知的,还是看临场发挥;球队士气来看,旧金山49人似乎正在经历着一波十八连胜过后的疲态,而巴尔的摩乌鸦则连续赢下了三场硬战之后来到了超级碗舞台。

    就这样一点一点地,胜负比率正在发生倾斜,似乎全世界都站在了旧金山49人的对立面,不是因为他们太过弱小,恰恰是因为他们太过强大。

    显然,这就是哈利-韦恩斯执行“捧杀策略”所期待看到的结果,现在漫长的等待终于结束了,他所期待的局面正在上演,旧金山49人还没有来得及上场比赛,就已经成为了全民公敌。天时地利人和,全部都站在了巴尔的摩乌鸦的一侧。

    espn的“联盟之内”制作了一起超级碗前瞻特别节目,邀请到了二十名专业分析评论嘉宾出演节目,对于即将到来的这场焦点对决展开讨论和分析,为普通观众们做出指引。

    主持人爱德华-鲍文结束了开场白之后,环视了一下全场,脸上浮现出了一个笑容,轻松地调侃了一句,“为什么我觉得,似乎每个人都正在躲避我的眼神,避免第一个发表意见?难道,这场比赛的预测真的如此困难吗?”

    嘉宾们全部都纷纷露出了笑容,但终究还是没有人率先主动开口。从实力来说,旧金山49人是当之无愧的热门;但单场决定胜负的比赛,实力之外的影响因素着实太多太多了,更何况,这两支队伍之间的实力差距也远远没有达到碾压的程度,那么,他们到底应该如何预测呢?

    正当爱德华准备直接点名的时候,有人出声了,“既然大家都表示谦让,我就来成为第一个枪靶子好了。”

    所有视线顺着声音望了过去,然后就看到了查尔斯-戴维斯面带笑容自信的表情。

    不得不说,本赛季查尔斯的存在感几乎已经泯然众人,许多观众甚至忘记了他的存在,节目之中也没有什么特别亮点。

    主要还是因为陆恪气势如虹的强势表现,不能说是完美无缺,但的确是令人惊叹,技术方面的优秀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陆恪在球场之上所展现出来的领导能力,将旧金山49人整支球队都凝聚了起来。

    这使得查尔斯前一年的那些言论全部成为了自我打脸的素材,当初越是咄咄逼人,现在就越是狼狈不堪,公信力尽失。

    虽然在陆恪之外,查尔斯还可以讨论联盟其他三十二支球队,话题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但查尔斯的评论风格一向以犀利而尖锐著称,撇开陆恪不说,讨论其他球员时也必然言辞犀利,只是当初面对陆恪时失去分寸,现在则陷入了另外一个泥潭——

    无论评述任何人,只要稍稍尖锐一些,球迷们就会开始疯狂地刷“还记得斑比吗”的话题,铺天盖地地质疑他的权威,公报私仇的标签就这样狠狠贴在了他的额头之上,久而久之,他的分析评论也就失去了看点,支持也不是,反对也不是,无所适从,为了生存,风格也就慢慢变得平庸起来。

    当然,如果愿意的话,查尔斯开始可以特立独行地睁眼说瞎话,风格越来越偏激,爆点制造一波接着一波,毕竟人无完人,陆恪的场上表现也不是完美的,他完全可以以无脑喷子的形象继续博出位。

    但查尔斯也知道,这不是长远之计,他不希望为了一个陆恪而赌上自己的职业生涯。于是,丢失了自己的原有风格之后,又缺少了争议,查尔斯就慢慢黯淡了下来,在“联盟之内”几乎已经感觉不到存在感了。

    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韬光养晦了整个赛季,查尔斯就是为了等待这个机会:最后的机会。要么是陆恪在超级碗之前被淘汰,他可以肆意地表达观点;要么就是陆恪逆袭登上超级碗舞台,那么这就是他等待了又等待的最后机会。

    好不容易等到这一天,查尔斯又是迫不及待又是故作镇定,没有轻易露怯,这才将发言权争取了过来。

    当然,第一个发言可能成为众矢之的,但这就是查尔斯所期待的结果!现在,他的闪耀时刻终于到来了,就让他看看:到底是魔咒和诅咒更加强势?还是陆恪的命运光环更加强硬?如果这是一场孤注一掷的终极生涯,他愿意奉陪到底,愿赌服输——

    输了,就是粉身碎骨。

    他已经做好了准备。

    “我看好巴尔的摩乌鸦。”查尔斯笑容满面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