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达阵!啪啪!”

    简洁明了的应援声却爆发出了难以置信的强大力量,如同引爆/炸/弹/之后的蘑菇云一般,在烛台球场上空激荡开来。每一位坐在电视机前的观众都可以深深地感受到那股由内而外迸发出来的精神意志,更不要说置身其中的观众了。

    艾玛-沃特森站在烛台球场上方的贵宾包厢之中,静静地感受到来自空气之中的那股震荡,不由自主就开始心潮澎湃起来,但她却紧紧地握住双手拳头,竭尽全力保持平静,不让自己内心深处的真实情绪泄露出来。

    站在旁边并肩而立的索菲-布鲁克正在激动地鼓掌庆祝,然后也跟随着球迷们一起呼喊了两句应援口号,这才笑容满面地平复下来,视线余光看了看艾玛,表情就不由微微有些僵硬起来。

    艾玛亲自前来烛台球场观看比赛,名义上是说,为了亲自感受nfl气氛,为即将到来的超级碗热身热身——她将作为女性宣传大使出席超级碗决赛,但抵达现场之后,艾玛却始终不冷不热,似乎根本无法融入现场气氛,这就显得有些别扭尴尬了。

    作为球队的新闻官助手,这里本来没有索菲什么事儿,但球队经理特伦特-巴尔克和球队总裁杰德-约克却不太知道应该如何与艾玛沟通,于是就把索菲呼唤过来了——毕竟,同样是女性,而且年龄也比较接近,在雄性荷尔蒙过剩的贵宾包厢之中,她们总是能够寻找到一些共同话题的。

    可是,就索菲看来,难,难上加难!

    “这一次进攻着实是非常精彩,陆恪的战术布局确实是技高一筹。”索菲主动开启了话题,在现场震耳欲聋的呼喊声之中,她也不得不提高了音量,扬声嘶吼。

    艾玛露出了一个礼貌的微笑,看起来却更像是皮笑肉不笑的社交礼仪,没有什么温度,停顿了片刻,艾玛似乎意识到自己应该回复一点什么,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可是,他刚刚主动开始跑球的话,难道不担心受伤吗?这终究不是拉格比(rugby),不是吗?”

    拉格比,其实是英式橄榄球比赛,后来流传到了美国,经过改良和演变之后,才成为了现在的美式橄榄球。两种运动的规则和方式都已经有了巨大变化,拉格比的冲撞、对抗和激烈程度都更胜一筹。

    索菲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应,因为陆恪的持球跑动次数已经非常非常少了,“……本赛季,我们的进攻锋线表现非常好,陆恪承受的压力已经很小了,这使得他能够有更多不同的进攻手段。刚刚选择了自己跑球,我想,陆恪有自己的考量吧。”

    “……”艾玛沉默了片刻,就在索菲以为对方不会回答的时候,她接着又补充了一句,“但还是非常危险,他应该停留在口袋里。等等,他站立的位置,是叫做口袋吗?”

    “是的。”索菲点头给予了肯定答复,但这就是全部了,两个人之间就再次沉默了下来,似乎根本找不到继续的话题。

    不过,这样也好。持续嘶吼,索菲已经隐隐感觉到喉咙有些刺痛了,她可以休息片刻;但她开始好奇起来:

    艾玛看起来浑身上下格格不入,那么她为什么还要出现呢?难道只是为了工作吗?那么她一定非常辛苦。

    不过一小会儿,特勤组的工作就已经结束了,没有意外出现,比分板再次发生变化;然后进攻机会就来到了客队手中,主场球迷们立刻就切换到了不同的模式里,那些加油助威就变得张牙舞爪起来。

    西雅图海鹰的进攻组正式登场了,现在他们必须打起精神来,摆脱对手快速达阵强势达阵的强大冲击力,立刻集中注意力,专注于他们的进攻,只有这样,才能够把比赛的局势稳定下来。否则,站在球场另一侧的进攻组打疯了的话,事情就不好办了。

    拉塞尔-威尔逊可以感觉到来自全世界的瞩目,压力骤增!

    “防守!啪啪!”

    “防守!啪啪!”

    “防守!啪啪!”

    整个烛台球场之中的应援声开始响彻云霄,与世纪链球场的群起噪音不同,他们就如同训练有素的军/队一般,整齐划一的喊声宛若雷霆万钧地宣泄下来,滔滔不绝的音浪和气浪层层叠叠地前仆后继,根本停不下来。

    那种震撼,足以让球场之上的每一位进攻组球员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和卑微。

    拉塞尔轻轻吐出了一口气,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起来,不断地告诉自己:不需要害怕,更嚣张更强势的阵仗都已经熬过来了,现在对面这位老对手,根本就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更何况,开场就陷入落后局面的状况,他们也已经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无需紧张,现在他所需要所的就是按照计划,投入比赛,这就可以了!

    但……这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三分钟之后,拉塞尔却是高高地抬起了右腿,整个人轻轻跳跃了起来,就如同橄榄球不断上升的抛物线一般,以自己的右腿施加更多力量,然后期待着橄榄球能够高一些、再高一点,仿佛只要这样做,就可以确保传球准度一般。

    但拉塞尔却意识到,自己的传球准度出现了偏差,他与外接手戈登-塔特的连线位置不对。天气原因、预判原因、口袋原因、客场干扰原因……等等等等,各式各样、错综复杂的原因都是不容忽视的,可是,结果却非常简单:传球没有在正确的轨道上。

    然后,拉塞尔就看到了一抹红色球衣的身影出现在了相对应的位置,那是达尚-戈德森——本赛季旧金山49人状态最为巅峰的三十八号安全卫,尽管塔特依旧在竭尽全力地前往接球位置,但因为传球偏差的关系,他还是差了半步。

    “抄截!”

    “拉塞尔-威尔逊传出了一次离谱的失误,橄榄球的落点就不尴不尬地落在了外接手和安全卫中间的位置,着实让人察觉不出来他的传球意图到底是什么!安全卫达尚-戈德森准确地嗅到了危机,第一时间就高高跳跃起来,将橄榄球收入怀中!”

    “毋庸置疑,这是一记抄截!”

    “戈登-塔特立功了!塔特立刻由进攻切换成为防守,及时完成了对戈德森的撞击和擒抱,避免了戈德森展开回攻,将抄截的损失降低到了最小!”

    “但西雅图海鹰本场比赛还是没有能够进入状态,进攻组和防守组都是如此。刚刚这一波进攻之中,拉塞尔的表现着实令人失望,选项进攻没有能够把握住准确时机,这是非常致命的判断失误;而且传球准度也出现了明显偏差,似乎受到了天气影响,结果以抄截收场。”

    “难道是拉塞尔面对旧金山49人就不会打球了?心理阴影?”

    演播室之中的泰迪、柯克和艾克曼提出了一个有趣的话题,他们仅仅只是顺口说说而已,但社交网络之上却已经炸开锅了。

    拉塞尔-威尔逊面对旧金山49人就不会打球了?

    严格来说,这似乎有些道理,本赛季主客场两次面对旧金山49人,拉塞尔的四分卫评分分别只有29.8和68.34,如此超低得分简直是惨不忍睹;但认真想想,这似乎又太过武断,毕竟只有区区两场比赛作为参考数据而已,样本还是太少了。

    更何况,本场比赛目前为止仅仅只是进行了两波进攻而已,两支球队各一波。现在就立刻下结论,难免有些草率。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拉塞尔刚刚第一波进攻的表现确实无法令人满意。

    比赛之前,特洛伊-艾克曼曾经担心过天气所带来的传球准度影响,这是不容忽视的因素。

    但两波进攻过后,陆恪那一方面暂时还没有看出明显的变化,而拉塞尔的传球准度就已经出现了不少偏差。

    当然,客场作战的骚扰以及刚刚开场的慢热都可以认为是影响因素,但草草地以抄截结束这一波进攻,终究还是令人失望。

    旧金山49人进攻组再次登场了,而且得益于抄截的球权转换,他们又一次赢得了出色的进攻起始位置:

    己方半场四十三码线之上。

    这意味着,西雅图海鹰防守组必须再次面对陆恪的狂风骤雨了。

    但陆恪再次登场之后,紧接着就意识到,他的狂风骤雨必须正面迎接另一波惊涛骇浪的强力挑战,也许拉塞尔面对49人的时候有心理阴影,也许没有;但可以确定的是,海鹰队防守组绝对没有这样的问题。

    西雅图海鹰防守组教练格斯-布莱德利(gus-bradley)自从2009年加盟以来,前后利用了三年时间,与皮特-卡罗尔联手打造出了自己理想中的防守组,而陆恪就是过去两个赛季以来球队的最大对手之一,他怎么可能没有任何准备呢?

    布莱德利依旧没有改变海鹰队防守组的战术策略,而且还进一步提升了防守强度,将前线和二线的空间压缩起来;依旧没有突袭四分卫,依旧掐断地面进攻,依旧轰爆军团,但强度和节奏却得到了明显的提升。

    陆恪才刚刚上场,立刻就遭遇到了连续两次强力压迫的冲击,传球出手的空间明显变得颠簸动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