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窗明几净的玻璃墙面可以清晰地看到整座城市的天际线,没有纽约的拥挤,没有洛杉矶的规整,却勾勒出专属于旧金山的紧凑和复古,视线尽头的陡峭海岸线在清晨还未散去的薄雾之中若隐若现,平添了一抹壮阔;隐隐地可以看到金门大桥的轮廓,滚滚迷雾正在褪去,宛若仙境。

    今天的合同签约地点选择在了旧金山历史悠久的蒙哥马利区,其实整座城市的市中心本来就不大,联合广场就在不远处,旁边就是小意大利区和小东京;这里却是旧金山的商业中心,类似于纽约的华尔街,高耸入云的泛美金字塔更是城市的重要地标之一。

    这就是旧金山,不同文化的交错与融合在街头巷尾都可以清晰地感受到。

    “早上好,早上好。”会议室的玻璃门被推开,一个沉稳有力、成熟磁性的嗓音响了起来,话语之中带着一丝轻快和友善,“希望我没有让客人久等,否则这就是我的失礼了。对于我没有第一时间前来迎接的举动,请务必接受我的歉意。”

    “如果你感觉到抱歉,那就说明我的策略奏效了,我们专门提前了二十分钟抵达,显然是为了在谈判之中占据更多主动。”莱赫主动迎了上前,开起了无伤大雅的玩笑。

    对方友好地握住了莱赫的右手,“所以,这就是美国式的笑话吗?如果按照瑞士人的理解进行解读,那么我们现在就可以互相鄙夷对方了。”平缓的话语没有太多波澜,却能够从字里行间的语气感觉到淡淡的打趣,更加优雅,也更加从容。

    “十分荣幸,终于见面了,陆先生。我是沃尔夫冈-穆勒(ong-mller),今天代表劳力士欢迎你的光临,并且期待我们的合作。”随后,对方就来到了陆恪的面前,再次主动握住了陆恪的右手,握手力量扎实而劲道,却不会太过具有侵略性,表示了足够的诚意。

    一个照面,就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很高兴认识你,穆勒先生,应该说,能够拥有这样的机会,这是我的荣幸。”陆恪也礼尚往来地表示了问候,“事实上,我一直到现在还在担心着,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们是不是找错对象了,也许是另外一位叫做卢克的球员。”

    “人们总是说,谦虚是中/国/人的美德,我想,你应该继承了祖宗的传统文化。”沃尔夫冈的回应依旧是进退得当、如沐春风,“即使我们真的找错了对象,但可以肯定的是,今天见面的时候,误会也应该解开了。”

    这是亚裔球员的梗。但同样话题,沃尔夫冈却用一种轻松而友善的语气表达了出来,不仅没有冒犯之感,而且还让人不由露出了笑容。

    “不过,现在,我应该邀请大家落座。所以,我想,误会也就应该解除了。”一语双关,表面是回应陆恪刚才的“误会”,真正含义却是说陆恪的想法是一个“误会”,这种隐藏在话语之中的睿智,确实与众不同。

    随后,沃尔夫冈就退后了半步,做出了一个邀请的手势,示意大家落座。

    “怎么样,窗外的风景如何?”沃尔夫冈的开场白微微有些意外,跳过了莱赫,直接与陆恪对话,而且对话内容还暗示着,进门之前,他就已经注意到了陆恪的身影。

    和一年前的安德玛相比较起来,陆恪也已经成长了起来,尽管还是有些激动和紧张,但整个人还是相对地安定了下来,“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人们总是喜欢登高,不仅因为俯瞰众生,还因为站得高看得远,当视野无边无际地拓展开去,如此景象着实千金难买。”

    沃尔夫冈眉尾轻轻一扬,“我不知道,你居然还是一个哲学家。”这是积极肯定的语气,他又补充地说了一句,“在欧洲,我们喜欢哲学。”潜台词是,在美国就……

    两个人交换了一个视线,眼底双双浮现出了一抹笑意,坐在旁边的莱赫无可奈何地轻轻摇头,吐槽无力。

    “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够站在顶峰的。顶峰的风景之所以美好,就是因为难得。”沃尔夫冈接着补充说道,话锋一转,径直就切入了主题,“这也是我们劳力士一贯的座右铭。”

    陆恪抿嘴笑了起来,轻轻颌首,调侃了一句,“转得漂亮。”

    面对调侃,沃尔夫冈坦然接受,接着说道,“这同样是我们劳力士希望与陆先生合作的原因。”随后,沃尔夫冈就察觉到了陆恪似乎准备开口,却转过头看向了莱赫,嘴角带着一抹浅笑,沃尔夫冈主动说道,“如果有任何问题,随时欢迎提问。”

    莱赫摊开双手,没有肯定却也没有否定。

    陆恪收回了视线,笑容在嘴角停驻了片刻,终究还是坦率地说道,“为什么是我?整个nfl之中的顶尖球员又或者是顶尖新秀数不胜数,为什么选择了我?”

    之所以提出如此问题,就因为对象是劳力士。

    首先需要注意的是,体育营销是提升市场份额最重要的方式之一,得益于体育项目的强大市场份额,世界杯、奥运会、世锦赛的群众基础都是无可比拟的,对于企业扩大影响力、提升知名度、打开新兴市场,这都是最佳选择之一。

    在这之中,钟表与体育的联系又更加紧密。因为时间就是体育赛事的基本准则之一,所有体育项目都需要计时,哪怕是跳高跳远这样的田赛,每一次试跳试投之间也有时间限制,这也使得计时设备成为了体育赛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许多顶级钟表品牌都与特定的体育赛事融为一体了,比如说田径和游泳赛场的欧米伽;比如说球四大满贯之中,法国的浪琴、美的西铁城、澳和温的劳力士;再比如说f1赛车的泰格豪雅,等等等等。

    钟表品牌总是能够出现在赛场最显眼的位置,这就成为了它们立足体育营销的最重要筹码。这种热度、高端的赛事收视群体一般就是钟表厂商的目标受众,所以这也是一种相对精准也相对有效的营销策略。

    劳力士自然也不例外。

    但还是稍稍有些不同。

    劳力士的全球市场占有率当之无愧地位居前列,甚至多年排名榜首,他们根本不需要大量大量的代言方式来开拓市场,更多还是在品牌形象以及品牌深度方面进一步深入挖掘,所以,对于代言合作对象的选择,他们一贯小心谨慎,往往每一个体育项目都只会选择最为顶尖的少数几位,甚至是只有一位。

    在此之前,劳力士从未与美国四大体育联盟官方合作过,不仅仅是nfl,其他三大联盟也都是如此nba一直到2016年才拥有官方计时赞助品牌,天梭。

    这也意味着,现在是劳力士第一次以官方立场与四大体育联盟合作,他们选择了陆恪。自然而然地,这也就催生了陆恪的疑问:

    为什么?

    提问完毕之后,陆恪自己也哑然失笑地调侃了一句,“我的意思是,如果问题的答案可能导致今天的合作告吹,那么你就没有必要回答了。”

    沃尔夫冈没有笑容,反而是挺直了腰杆,流露出了认真严肃的表情显然,瑞士和美国的幽默方式确实不一样,谈话的方式也不一样,“陆先生,请问你知道劳力士选择体育项目的标准是什么吗?”

    陆恪没有回答,而是流露出了专注的神态,静静地等待着。

    沃尔夫冈微笑地说道,“我们和帆船运动的合作已经超过半个世纪了,无论是支持竞争激烈的劳力士悉尼至霍巴特帆船赛,还是维护劳力士超级帆船杯的传统荣耀,我们都与帆船世界的精英建立了独一无二的紧密联系。这就是我们的宗旨。”

    尽管沃尔夫冈仅仅只提起了帆船一个项目,但陆恪的脑海之中却立刻浮现出了更多的联想:

    劳力士无疑是业内最热衷与体育项目合作的品牌之一,甚至远远超过了其他钟表品牌,高尔夫、球、赛车、滑雪、帆船、马术、探险等等。

    这些项目的共同特征就是,具有一定的门槛,并且时常伴随着高端、尊贵或者挑战极限的标签。作为世界顶级手表制造商的劳力士,通过与这些运动的顶级赛事或者运动员的长期合作,一步一步地打造品牌文化标签,这也进一步深化在目标市场之中的影响力。

    换而言之,劳力士没有与nf等北美四大体育联盟展开合作,就是因为这些体育赛事更加平民化、更加普及化、也更加市场化,与劳力士的品牌定位不同。

    稍稍停顿了一下,沃尔夫冈等待着陆恪的消化和反应,随后才继续说道,“无疑,nfl不仅是北美第一大运动,同时也是全世界范围对抗最为激烈、挑战最为严峻的运动项目之一,能够与橄榄球项目合作,这始终是我们的目标之一。”

    “但我们没有遇到合适的机会。”沃尔夫冈微笑地朝着陆恪投去了视线,“一直到你的出现。整个联盟之中独一无二的存在,我们就知道,我们苦苦等待的机会终于来临了,错过就不知道下一次是什么时候了。你知道劳力士的品牌宣言吗?”

    一只劳力士,一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