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绝对步伐”的指引之下,陆恪踮起了脚尖,做出了匪夷所思的移动脚步,以毫厘之差连续闪避开了特赖恩和杰昆,将将地让两个人都扑了一个空,掀起的滔滔气浪,快速地吹拂着皮肤表面的汗毛,如同龙卷风一般。

    这就是俄罗斯国家大剧院的舞台,而他就是正在表演“天鹅湖”的芭蕾女伶,优雅而轻盈的脚步正在将线条与控制之美展现到极致,在汹涌巨浪之中翩若游龙,看似无比简单的两个小碎步却轻而易举地完成了最为艰难的闪避。

    但,这依旧不是结束。

    第三秒!

    陆恪可以感受到背后传来了一股巨大的推动力量,杰昆利用自己身体的惯性,完成了最后一次防守,试图以冲撞的力量将陆恪直接撞出边线,那股强大的力量彻底破坏了陆恪的重心,脚步和身体也完全失去了控制。

    内收。

    内收。

    内收。

    陆恪持续不断地用小碎步来控制自己的脚步和姿势,将前冲的力量卸载下来,但杰昆的惯性力量着实太过强大,陆恪的全身肌肉都已经紧绷到了极致,踉踉跄跄的脚步却依旧无法完全停止下来,眼看着边线就已经近在咫尺,只需要再两个小步就出界了。

    不甘心,还是不甘心。

    难道就这样结束这一次附加分进攻吗?

    陆恪的脑海之中一片清明,没有思考,也没有犹豫,那一股胜利的信念前所未有地坚韧与强大,目光始终不曾动摇过。他不会轻易放弃,绝对不会!

    陆恪也不知道身体的哪一个角落迸发出了一股强大的力量,也许是绝对步伐,也许是灵魂韧劲,也许是忘我状态,但他就这样咬紧了牙关,脑海之中没有任何杂念,右手紧紧地控制住了橄榄球,然后在身体重心完全失去平衡之前,小腿猛然发力,整个人就高高地、高高地跳跃了起来。

    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

    特伦斯和特赖恩都以为,这一次两分附加分进攻已经结束了,两个人都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杰昆跌跌撞撞地摔倒在地,正准备站起来欢呼,为自己完成了一次关键防守表示庆祝,然后就看到了自己正前方的所有队友们都一脸惶恐地飞奔了过来,杰昆顺势仰起头,往后望了过去,视线之中就出现了一个身影——

    一个高高跃起的身影,一个张开四肢的身影,一个如同雄鹰的身影,整个人就这样……飞翔了起来,甚至在阳光之下投射出了一片阴影,从杰昆的头顶之上滑翔而过,他下意识地就想要抬手捕捉一下,就如同孩童试图触碰云朵一般。但,终究还是无法碰触。

    杰昆就这样彻底愣在了原地,瞳孔缓缓扩散了开来。

    ……

    耳边清晰地传来呼呼风声,仿佛可以清晰地听到蓝色海浪、绿色森林、黄色稻浪、红色热浪正在翻滚汹涌的声响,混合成为了一片多姿多彩的气浪,扑面而来;整个世界就这样放慢了速度,十倍、百倍、千倍,有那么一刹那,陆恪真心地以为,自己正在碧海蓝天之下展翅翱翔,他是如此的自由。

    张开双臂,就可以拥有全世界。

    但陆恪却始终不为所动,视线死死地瞄准了那橙色的角柱,当肌肉紧绷到了极致时,仿佛身体的一丝一毫都落入了掌控之中,控制力达到了巅峰,右手牢牢地握住橄榄球,舒展到了极致,朝着角柱冲撞了过去。

    下一秒,世界就开始加速起来了,所有事情都模糊成了一片地冲撞过来,呼啦呼啦,那浩浩荡荡的呼啸声让灵魂都开始激荡起来,撞击的力量、呼啸的声响、混沌的色彩全部都蜂拥而至,紧接着,陆恪就将脑袋蜷缩起来,以一个前滚翻,顺溜地翻滚了过去,保护自己避免受伤。

    但现在,陆恪脑海里却只有唯一一个想法:成功了吗?

    ……

    “开球!”

    “哇哦!纽约巨人的防守组突然发难,左翼加强了防守,彻底切断了旧金山49人在这一侧的进攻可能!”

    “陆恪正在试图突破,危险!口袋被撕破了,陆恪机警地朝着反方向横移,在另外一侧寻找着传球空档!杰昆-威廉姆斯正在试图补防!五十七号!五十七号!漂亮,这着实太漂亮了!陆恪以轻盈的步伐闪开了五十七号杰昆-威廉姆斯的擒抱!”

    “陆恪的脚步就像是芭蕾女伶一般!上帝,这一次闪躲和转移,如同教科书一般美妙,仿佛正在谱写一段交响乐篇章!这绝对是本周比赛最动人的一次移动脚步展示!”

    “陆恪传球!泰德-吉恩!对象是吉恩……等等,特伦斯-弗雷德里克完成了拦截,上帝,关键时刻,新秀安全卫特伦斯-弗雷德里克完成了一次不可思议地中途拦截!但橄榄球又重新飞了回来,陆恪!陆恪再次完成了接球!陆恪居然再次接住了橄榄球!这……这……”

    “陆恪!陆恪正在控制脚步!杰昆-威廉姆斯完成了撞击!陆恪失去了重心,陆恪依旧没有放弃,他还在调整脚步!陆恪跳跃起来了!陆恪飞翔起来了!上帝,哦,上帝!”

    “角柱!角柱!角柱!”

    “陆恪用橄榄球撞击了角柱!陆恪成功地撞到了角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到底在见证着什么!上帝,这场比赛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以为,零秒进攻和万福玛丽就已经达到了极限!比赛绝对不可能再更加精彩了!但事情发生了,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我们见证了陆恪以四分卫的身份完成了接球达阵,欺骗了整个防守组的所有球员!我们现在又见证了陆恪传球、陆恪接球、陆恪撞击角柱的壮举!由一名四分卫自己给自己传球!这简直太过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哦,上帝!我需要一点时间,抱歉,我真的需要一点时间消化一下!”

    “这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刚才这一档不可思议的进攻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我们现在到底在见证着什么?历史,难道我们又见证了另外一段历史的诞生吗?不可思议!上帝,我现在真的十分想要咒骂粗口,但……请原谅我的激动,这着实太过不可思议了!”

    “我们看看裁判的判罚!这一次推进,到底是完成了,还是没有完成?”

    “最后时刻,陆恪撞击角柱的时候,是否成功控制住了橄榄球?还有,在此之前,他的脚步是否出界了?两分附加分,到底算不算成功?谁能够想到,这场比赛的胜负居然是以这样一种方式来决定的呢?”

    “耶稣基督!我就要喘不过气来了!”

    演播室之中,即使是柯克,即使是泰迪,他们此时也已经是完全目瞪口呆,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解说了成百上千的比赛,却依旧不曾看到如此场景,完全超越了想象,精彩得让所有语言都失去了色彩。

    这不仅仅是历史!同时还是壮举!

    谁能够想到,四分卫完成了接球达阵?谁又能够想到,四分卫自己传球自己接球完成了两分附加分转换?谁还能够想到,四分卫以一己之力在比赛最后时刻完成了绝杀?真正字面意义上的一己之力!

    而烛台球场内部已经失去了理智。

    “啊啊啊!”

    “啊啊啊!”

    “啊啊啊!”

    疯狂的尖叫声,所有人都喜极而泣,忘乎所以地互相拥抱着彼此,铺天盖地的轰鸣声彻底成为了全场唯一的声音,就连电视机里的解说声,就连现场裁判的对话声,就连电视机前的观众呼喊声,全部都沦为了背景音。

    旧金山49人和纽约巨人两支球队都还是保持了冷静,因为裁判判决依旧没有出现,他们都不知道结局到底如此。

    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了裁判组身上,但对于裁判来说,这也是无比困难的一次判决。他们不得不反反复复地观看比赛录像重放,从不同角度进行分析和解读,确保这一次判罚不会出错,时间就变得漫长起来。

    球迷们依旧在嘶吼呐喊着,仿佛精力没有一个尽头。

    球员们和教练们依旧在密切注视着,仿佛一秒钟就是一个世纪。

    整个烛台球场的空气都似乎凝固了起来,那种汩汩沸腾的气浪正在一点一点地吞噬着所有的情绪与思想。

    终于,足足两分钟过去之后,裁判终于结束了讨论,万众瞩目之下,承载着巨大压力的主裁判重新回到了球场之上,面向着摄像机和观众看台,打开了自己的随身话筒,扬声宣布了结果,“经过录像回放与判定,这是一次成功地角柱撞击,两分附加分确认完成……”

    后面的话语就这样全部都消失了,彻底淹没在了烛台球场那惊涛骇浪般的欢呼与呐喊之中,整个声浪足足攀升了两个等级,炙热而癫狂地翻滚涌动着,就连演播室之中的解说声音都已经彻底消失,所有人,真正的所有人都疯狂了:

    他们做到了,他们真的做到了!

    不仅在最后时刻匪夷所思地完成了达阵,以最简单也最惊人的方式;而且还在最后时刻匪夷所思地完成了两分附加分的转换,以更加惊人的方式,再次反超了比分,逆转了比赛,重新将这场比赛的胜利牢牢地掌握在了手心!

    不可思议!

    这完全就是不可思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