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陆恪正在观察,他还在观察,他再次摆出了持球冲跑的姿态,但……这一次是假动作,这是一次传球,陆恪出手了!他出手了!传球目标是……传球目标是兰迪-莫斯!”

    “上帝,居然是兰迪-莫斯!不可思议!如此重要的一次传球,陆恪将传球目标锁定在了兰迪-莫斯身上!八十四号兰迪-莫斯正在快速移动脚步!他正在寻求接球空档!这是一次长传!二十……二十八码二十九码左右的长传!”

    “莫斯!莫斯!莫斯凌空完成了接球!漂亮!这一次跑动和传球的节奏完全契合在了一起!莫斯完成了他在旧金山49人最精彩的一次接球!但这还不是结束!”

    “莫斯正在调整脚步,上帝,莫斯拒绝缴械投降,他的脚步真是充满了灵性!这样的莫斯真的是久违了!两名防守球员已经顺利抵达了位置,莫斯正在后退,他还在后退!哇哦,漂亮的转身甩开,莫斯再次赢得了推进空间!”

    “莫斯!兰迪-莫斯!他失去了重心,但莫斯依旧完成了推进!他冲进了端区!达阵!这是一记达阵!旧金山49人成功地完成了达阵!陆恪与莫斯的连线,不可思议,这着实太不可思议了!”

    “三十二岁的老将外接手莫斯,退役一年之后再度复出,他在烛台球场取得了第一次达阵!对于曾经的兰迪-莫斯来说,这着实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了,他就是现役所有外接手之中接球达阵最多的球员,但此时此刻却显得意义非凡,莫斯再次证明了:他可以!他依旧可以达阵!他依旧可以奔跑!他依旧可以接球!”

    整个烛台球场都已经沸腾了,所有球员异口同声地开始欢呼着:

    “达阵!达阵!达阵!”

    浩浩荡荡的声响在球场上空激荡起来,所有的热情、所有的激动、所有的亢奋都毫无保留地宣泄出来,以至于耳膜都开始隐隐震动起来,仿佛可以触碰到灵魂的实体,以至于整个人都抑制不住地开始颤抖起来。

    孙同飞肆意地欢呼着跳跃着,只需要最简单的一个单词,就可以让自己展翅飞翔。现场观看比赛,终究是与众不同的,他现在只想要暴风哭泣,他真的太喜欢这里了。

    “达阵!达阵!达阵!”

    站在端区之中,莫斯右手紧紧地握住了橄榄球,张开双臂,如同“泰坦尼克号”之中站上船头的杰克与露丝一般,拥抱着眼前这一片璀璨而汹涌的红色海洋,就好像……就好像世界之王一般,在这一刻,他拥有了整个世界。

    “啊!”

    莫斯疯狂地咆哮起来,尽情地释放着所有的压抑和憋屈,他是如此想念这样的时刻,在激烈的对抗之中、在极致的爆发之中、在惊险的颠簸之中,完成突破完成爆发……完成达阵!上帝,他是如此想念这个时刻,以至于心脏都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啊!啊啊啊!”

    他,兰迪-莫斯,还活着。

    喊着喊着,眼眶就微微泛红起来,但他却根本停不下来,一次又一次、一声再一声,持续不断地呼喊声,声嘶力竭,仿佛要将身体内部的所有情绪都宣泄出来一般,太久了,真的太久了。

    一直到进攻组的其他队友们也蜂拥了上来,一个个激动而疯狂地拍打着莫斯的肩膀,在这一刻,他们之间没有隔阂和疏离,他们就是并肩作战的战友,他们就是齐心协力的队友,他们就是瞄准达阵的狙击手!

    这不仅仅是一次达阵。

    刚才这一波进攻之中,从最开始陆恪的传球跑动,到最后莫斯的突破达阵,整个进攻战术变化多端、防不胜防,两次跑球和两次传球,完完全全没有给纽约巨人防守组留下任何机会,一次接着一次的推进彻底打开了局面。

    这是本场比赛开始之后,旧金山49人最为流畅也最为强势的一波进攻,前前后后只消耗了一百五十三秒,达阵就成功地收入囊中!

    下半场开始之后,纽约巨人率先发力,而旧金山49人则以更加强势的姿态给予了还击。这的确不仅仅是一次达阵而已。

    当大卫-阿肯斯毫无悬念地踢进了附加分之后,全场球迷都开始齐声振臂高呼,“防守!啪啪!防守!啪啪!防守!”

    孙同飞也是其中一员。

    ……

    纽约巨人进攻组和旧金山49人防守组再次站在了球场之上。

    帕特里克-威利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持续不断地拍打着双手,提醒大家,“集中!集中!全部都把注意力集中起来!”

    对于旧金山49人防守组来说,本场比赛的表现无法令人满意。

    因为整体来说,他们更加擅长前线防守,防跑和突袭的表现更加突出,二线防守则是相对偏薄弱的环节;但今天,场上发挥却颠倒了过来,他们无法限制对方艾哈迈德-布拉德肖、大卫-威尔森两位跑卫的出色发挥,给予了对手太多推进空档。

    现在,进攻组表现出了不屈不挠的姿态,再次强硬地迫近了比分;而防守组也必须交出足够出色的表现,否则这场比赛的胜利就将脱离掌控。

    上赛季,相似的情况发生了无数次,他们总是能够化险为夷;本赛季,防守组在过去五周也交出了一份亮眼答卷,现在,他们需要做的就是集中注意力,将节奏和状态一点一点调整过来,朝着胜利发起冲击。

    “防守!啪啪!防守!啪啪!防守!啪啪!”

    烛台球场之中整齐划一、不知疲倦的应援,让球场之上的防守组球员们纷纷集中注意力,不知不觉中,一股不服输的士气就开始慢慢抬头不是针对纽约巨人,而是针对自己的进攻组,进攻组刚刚完成了如此精彩的一轮推进,他们难道还要继续低迷下去吗?

    “攻击!”

    伊莱-曼宁的开球口号响了起来,位列在最右侧的阿尔东-史密斯做了一个快速的小碎步调整,推开了朝着自己冲过来的进攻截锋,让开了半个身位,随后就看到正在队友掩护之下寻找着空档缝隙的跑卫布拉德肖。

    忽略了正在假装观察传球位置的小曼宁,忽略了身边集体蜂拥而上的进攻锋线,阿尔东目不转睛地盯紧了布拉德肖,脚步瞬间发力,整个人如同出膛炮弹一般,瞄准了布拉德肖的腰际,死死地完成了擒抱。

    纽约巨人整个进攻组成员都朝着防守锋线推进,以人数优势强硬地推着防守锋线朝着左上角移动,为布拉德肖的跑球开路,但布拉德肖还没有来得及迈开脚步,就遭遇到了撞墙式擒抱,然后整个人就被狠狠摁倒在地。

    不仅没有能够完成跑动,而且还损失了两码。

    完成擒抱之后,阿尔东狠狠地捶打着自己的胸膛,如同金刚一般,烛台球场之中的应援声和呼喊声如同雷霆万钧一般浩浩荡荡地响动起来。

    二档十二码。

    伊莱-曼宁在相对稳固的口袋之中赢得了充分的观察时间,小曼宁最终选择了中路传球,送出了一记十五码左右的中传,试图在人群之中找到四年级外接手哈基姆-尼克斯(hakeem-niks),但帕特里克-威利斯和达尚-古德森却保持了注意力的高度集中,破坏了尼克斯的接球。

    传球未完成。

    三档十二码。

    开球之后,小曼宁快速后撤步,站在口袋之中试图寻找传球目标,但这一次,旧金山49人防守组却突然发难,整个前线防守全面压上,口袋快速收缩的情况下,站在两侧的外线卫艾哈迈德-布鲁克斯和阿尔东-史密斯双双突破了口袋。

    小曼宁试图上步完成传球,但布鲁克斯还是抢先了一步,率先完成了擒杀,随后阿尔东也拍马赶到,确认小曼宁无法逃脱,终止了这一档进攻。

    干脆利落,三振出局。

    旧金山49人防守组突然提升了节奏和强度,纽约巨人进攻组似乎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然后就狼狈不堪地遭遇了本场比赛最强有力的一次防守,狼狈地三振出局,面对自己端区前沿的四档十六码,巨人队只能选择弃踢,没有其他可能。

    “我们是九人!”

    “我们是战士!”

    孙同飞充满亢奋和激动地注视着自己身边的每一位球迷,整齐划一地呼喊着应援声,将主队气势推向了一个全新高度,沉寂了大半场比赛之后,进攻端和防守端都纷纷呈现出了复苏的势头,而主场球迷始终不离不弃地加油助威,在这场战斗之中,他们始终是最稳定也最坚定的一个环节。

    纽约巨人的弃踢手史蒂夫-维乐福德(steve-eatherford)走上球场,准备弃踢。

    维乐福德是2006年的落选新秀,先后在四支球队效力过之后,上赛季来到了纽约巨人,跟随着球队赢得了一枚超级碗戒指,今年也再次进入了阵容,他也已经迈过了五年门槛,成为了联盟的一员老将。

    维乐福德站在端区前沿线的附近,在全场聒噪而喧闹的干扰声之中,努力静下心来观察整个球场的位置,然后对中锋做出了开球手势,稳稳当当地接住了橄榄球,有条不紊地调整着自己的步伐,两个上步之后就做出了踢球的动作。

    但下一秒,维乐福德就注意到了视野之中黑压压的一片扑了过来,心中不由大喊一声“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