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沈鹤的到来十分突然,除了在家时小妮子说了声岳父大人会来杭城看他外,林轩就没有再得到过任何关于他的消息,结果上午刚发生“四个中国人赢不了”的事件,对方俱乐部估计都还没做出反应呢,下午吃过饭,他就接到了小妮子的电话。

    沈鹤已经下飞机了,正从机场过来。

    连她都不知道沈鹤是什么来的,沈鹤直到下飞机后才给她打了电话,父女俩毕竟有着近十年的空白期,自打上次通话后,两人就时有通话,但沈鹤却从没有说过他来中国的事情,一直到两分钟前突然一个电话过来,人就已经踩在了故国的土地上。

    “怎么办呀?”听得出来小妮子也有些紧张,沈鹤的到来太过于突然了,她同样没有心理准备。

    大概因为父母离异的缘故,小时候的记忆就显得格外珍贵,姜浅予对于小时候的事情许多都还记得清楚,印象中的父亲虽然事业繁忙,却是温和慈爱的性子,极宠爱姐妹两个人,而这些天的通话中,电话那头的那个嗓音也与幼年印象里的父亲影响逐渐重合起来。

    可从沈媛口中所得知的,沈鹤却全然是另外一种形象。

    林轩在巴黎时曾听沈媛提起过,说沈鹤创办的公司年财报收入超过七十亿美元,林轩算了一下,折合人民币大概在四百七十亿左右,回来后他曾询问过小妮子岳父他老人家到底是做什么的,然而姜浅予小时候哪里关心这些,对此并不清楚,只隐约记得跟金融什么有关。

    后来她又问了姐姐,才得知沈鹤这些年来事业可谓风生水起,酒店、金融、电子都有涉及,个人资产早已踏足百亿美元俱乐部,所以沈媛一直怀疑他是不是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尤其是他原本就钟爱儒家传统文化,近两年又开始研究佛学,沈媛很怀疑他是做了亏心事想要寻求心理安慰。

    当然,沈媛并不怀疑他作为父亲对于女儿的疼爱,这些埋怨很可能最初只是因为沈鹤忙于事业、以及家庭破裂的不满,她还是很希望能有个完整的家庭,更希望妹妹能与父亲好好相处的。

    沈鹤虽然事业主要在北美,在国内却并非没有人脉,实际上随着中国全面崛起,早在几年前,沈鹤就已经将投资目光转向了国内,来杭自然有人接机安排行程,给姜浅予打电话后,他就已经坐上了前往闺女住处的车上。

    林轩回到住处时,姜浅予正在收拾房间,生怕哪里有脏的乱的地方,让老爹觉得她过得多委屈似的,林轩还没来得及帮忙收拾,就被小妮子嫌弃地拖着他近了房间,让他脱衣服,林轩怪叫着“不是吧?要是被你爸看到虽然生米是煮成熟饭了,但我三条腿都难……”然后发现自己想多了,小妮子只是嫌弃他身上衣服不好看,要他重新换。

    等小妮子重新给林轩挑好了衣服,林轩换上,又被迫去洗了脸梳了头发,甚至还刷了牙,小妮子也收拾妥当,抱着林轩的手臂一块站在穿衣镜前打量一阵,见自己娇甜可爱风华绝代,旁边这家伙也差不多算是最佳状态,这才满意地点点头,甜甜地道:“好啦,走吧。”

    林轩于是陪她去下楼恭候岳父大人莅临,下楼时姜浅予说道:“等下我故意发点小脾气,你不许生气啊,要做出一副很宠我的样子,这样我爸就肯定觉得你很好了。”

    林轩转头瞅着她道:“拜托,你不要说的好像平时不是这样似的好不好?”

    姜浅予伸手掐他,凶巴巴地瞪他道:“你说什么?”

    林轩无奈道:“好吧,我家浅浅最是温柔体贴善解人意乖巧可爱,平常都是我欺负你,这次换你欺负我,也只是为了在岳父大人面前替我刷好感,实在委屈你了。”

    姜浅予娇哼一声,“你知道就好。”

    两人到了小区门口,小妮子很懂得怎样讨人欢心,装作询问的模样告知了沈鹤“我们俩已经在外面等着您了”的消息,这种小心思瞒不了人,更遑论是沈鹤这种人,不过林轩确信沈鹤对闺女的这点小心思只会觉得更欢喜。

    等了约莫十多分钟,一辆普通的黑色奔驰车缓缓减速,在道路旁停了下来,林轩看着多少有些意外,与小妮子一块走过去的时候,很有些恶趣味地特意弯腰往车底下看了看,小妮子扯了扯他的衣袖,横眸过来扫了他一眼,林轩赶紧挺直腰杆,朝她露出一个帅气灿烂而有自信的笑容来,姜浅予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扯着他的衣袖小跑几步,来到了车子前。

    林轩原本以为会看到司机弯腰做出一个彬彬有礼请手势打开车门,视角从鞋子往上展开的总裁范,毕竟电视剧里大佬都是这么出场的,却只看到一个三十许的中年男人打开后车门出现在眼前,黑色拉链的外套敞开,里面是一件深灰色t恤,搭着牛仔裤运动鞋,除了不知是真能看出还是下意识觉得的质地很好外,与普通人穿着并无两样,不过他身材修长强健,相貌俊朗,轮廓分明,目光湛湛有神,自有一股沉凝的气度。

    他站在那儿望着姜浅予,小妮子也看着他,轻轻叫了声:“爸”,嗓音微微有些异样,沈鹤朝她微微一笑,伸手摸着她的脑袋,笑道:“比照片上还漂亮。”

    姜浅予吸了吸鼻子,有些赧然地笑了笑,随后反应过来,转身扯住林轩的衣袖,想要帮他介绍一下,她已经演练过许多遍见面时的场景,这会儿真当着父亲的面,却发现准备好的话语有些难以启齿。

    沈鹤像似知道闺女的心思,又朝她笑了笑,示意她宽心,收回抚着闺女脑袋的手,移开目光盯着林轩。

    从头到尾一语未发的林轩也在盯着他,两人对视着足足三四秒钟,姜浅予做出一副凶巴巴地瞪着林轩,嗔道:“发什么呆呀你?”

    林轩这才笑着说了声:“叔叔好。”

    沈鹤微微笑了笑,说了声“你好”,随后重新看向闺女,笑道:“走吧,带老爸去你们住的地方看看。”

    他并未刻意强调那个“们”字,可姜浅予听着还是有些脸红,目光望向站在车旁的青年,含笑点了点头,对方微微躬了躬身回应,显得有些恭敬的态度,沈鹤笑道:“你把车停一下。”

    姜浅予道:“里面可以停一下没有关系的。”

    沈鹤点点头,林轩跟姜浅予就先去保安亭说一下,姜浅予见老爸没有跟过来,低声问道:“你怎么啦?”

    林轩摇了摇头,笑道:“没事。”

    姜浅予伸手掐住他的胳膊,动作十分明显,凶巴巴地道:“你还想骗我,说不说?”

    林轩无奈道:“就不许我紧张一下啊……你爸挺帅的,难怪闺女这么好看。”

    姜浅予有些得意地抬了抬下巴,哼道:“那当然。”

    沈鹤的助理把车停在小区路边,林轩与姜浅予陪着沈鹤慢慢往回走,随口有一句每一句的闲聊,不论林轩还是姜浅予都不是木讷的人,沈鹤自然也不是,倒不至于找不到话,只是林轩的话不多,姜浅予也只当他是初见未来岳父的缘故,并没有真放心上,反倒因他的紧张而觉得心里甜甜的。

    到了家中,沈鹤颇有兴趣地跟着闺女私下打量,当小妮子特意着重介绍了两个人的房间时,他看了眼林轩,目光中隐有探究审视之意,林轩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到琴房时,沈鹤就问小妮子是不是还在练琴,小妮子撅撅嘴说弹给你听,她坐在那弹琴,不时往沈鹤和林轩这边看过来,娇俏甜美的表情俨然是在说快来夸我一样,林轩满腹心事,却也忍不住有些好笑,又觉得心中暖暖的甜甜的,原本惊悸猜疑的心逐渐安定下来。

    晚上战队还有训练赛,林轩陪小妮子和沈鹤吃罢晚饭后就又回了基地,期间多是沈鹤与姜浅予闲聊,林轩也会参与,姜浅予在做什么,沈鹤如今在做什么,加上远在巴黎的沈媛,父女俩有太多的话题,而难免的,自然也会有小妮子接下来前往北美的事情,按沈鹤的意思,自然是越早把闺女带走越好,不过手续还是要办,就让小妮子趁着还没开学再回家一趟。

    两人早知要离别,不过当分别真的即将到来时,却还是不舍,加之今天见到沈鹤的冲击,林轩的心绪久久难以平复,晚上训练赛时两次失误,导致其他人都很怀疑他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

    沈鹤来杭的第三天,也就是二月十九号这天上午,崔明秀因为的言论而公开道歉,林轩依旧无暇理会这件事情,因为姜浅予要回颐城办理相关的一些手续,他到机场送了她后,乘沈鹤的车一同回到市区,经过沈鹤下榻的酒店时,他下车前转头问林轩:“有没有时间聊聊?”

    一路上同坐在后排却并没有多少话语的两人一同到了酒店楼下的咖啡厅,在雅间落座后,沈鹤的脸色沉了下来,盯着略显些局促与疑惑的林轩看了半晌,轻轻笑了一笑,问道:“林轩?”

    林轩点了点头道:“当然。”

    沈鹤的表情凝了凝,随后轻轻叹了一口气,道:“你的胆子很大。”

    林轩摇了摇头。

    两人相顾沉默中,妆容精致的侍者轻轻敲了敲门,将两人点的咖啡与甜点送了上来,沈鹤温和地笑着道了谢,等侍者关门离去后,便又重新沉下了脸色,过了好半晌,轻轻叹道:“我让人查了些你的事情,林轩,生于1998年8月3日,2003年你你爸妈离婚,跟随父亲林义生活,2007年林义再婚,娶的是我的前妻,你因此而与浅浅共同生活在一个家庭里,但你们的关系并不算好,甚至于几乎没有同学知道你们有一个哥哥或者妹妹。”

    “直到去年,你向许清如表白,被拒绝后发生车祸,在医院里躺了两个多月,等你出院后,所有人对你的印象都开始发生巨大的变化……性格,说话,处事,乃至于能力,你现在是一个电竞职业选手,你第一次打游戏,是一个新建的账号,与许清如一起,然后就是网咖里面……你的技术很好,不像是一个新手,但没有任何人知道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打游戏的。账号可以借用,然而你总要用电脑的,可在你的电脑上,游戏客户端的安装日期,也是在你使用现在的账号第一次打游戏的那天。”

    林轩听着沈鹤平静地说着这些,表情同样平静,或者说是淡漠地没有表情,只是在沈鹤说起查过他的电脑时,才露出些许波动,沈鹤自然不可能潜入到他家中,那么是谁帮他查的,也就不问可知了。俗话说纸包不住火,没有多少谎言是能经得住查的,何况他从没有做过任何防备,而对方又找到了从小把他养大的姜雅去求证?

    林轩心中暗暗地苦笑一声,终于明白沈鹤为什么说来杭不是来看闺女的,而是来看他的了,一时间不知道是该喜该怒还是该惧,自打去年车祸出院后,尤其是与小妮子确定关系以来,他的心已经慢慢安定下来,也开始有意识地淡忘前世记忆以及那至今无法解释的离奇经历。

    却没有想到过,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另外一个与他有着同样离奇经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