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前程如雾两茫茫

    刘裕眨了眨眼睛:“明白了,慕容垂是想让阿兰掌握这些情报机密,至少不会给自己的儿子用来夺位,只有这样才能避免他们慕容氏一代代手足相残的悲剧。看来他在邺城跟我说的是真心话,那么,难道慕容凤这次来杀我,慕容垂就真的全无察觉吗?”

    刘穆之正色道:“也许他是将计就计,想通过慕容凤的行为,看看自己的哪个儿子起了异心。你跟这个老狐狸打过几次交道了,此人深通诱敌深入,谋定后动的这些策略,这次怕是要用这些办法,来对付自己的兄弟子侄了,毕竟燕国现在算是初步稳定,在艰苦困难的时候也许大家可以齐心协力,可是到了坐享天下的时候,就未必大家一条心了。”

    刘裕叹了口气:“想不到我居然在大晋也会给慕容垂所利用,成为他的棋子和工具,这个人城府之深,实在是太可怕了,难道连青龙也当年栽在他的手下。不过这回算是慕容垂和青龙的合作吗?”

    刘穆之微微一笑:“青龙的身份已经暴露了,就是郗超,他跟慕容垂只是互相算计和利用,谈不上合作。现在郗超想要掌握荆州,他更想合作的人是你。只不过你的意志坚定,不为所动,所以他现在恼羞成怒,不惜勾结燕国其他的势力,借慕容凤来取你的性命,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这回跟他合作的,另有其人。”

    刘裕冷笑道:“想不到郗超居然在慕容垂的身边也早早布势了,我真的不明白,他究竟想要什么。”

    刘穆之叹了口气:“虽然郗超这些年来一直以青龙的身份在报复当年谢安毁了他北伐的大仇,但越是这样,就越说明他是多么地在意当年之事,从他的角度来说,也想青史留名,这和他贪图权力,想要君临天下并不冲突,之所以用你,也是因为你全无权力之心,是最好的辅佐他成就帝业之人,所以,他千方百计地想把你纳入手下,只不过,他以为他的那些邪恶手段是在锻炼你,让你成为真正的权谋家,却没有料到,你天生最反感的,就是这些,如果他早早地跟你开诚布公,请你合作,也不会是这样结果了。”

    刘裕冷笑道:“不错,就是这样,其实现在我也渐渐地明白,当年是谢相公对不起他,对不起北伐将士们,但这并不是青龙可以做同样事的理由,不能自己吃了亏,就去害别人,这是我最反感的一点,除此之外,我对这个人并没有太大的恶感,五桥泽一战,他害死我们上万兄弟,这已经断了我们任何和解的可能,也许他执掌大权太久,在他眼里,人命早已经是蝼蚁一般,凡事皆可弃,但这种事情,我刘裕做不到,我永远不会抛弃我的兄弟,我们大晋的百姓。”

    刘穆之点了点头:“这么说来,你已经下定决心要跟青龙斗到底了,那么,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暂时地跟黑手党合作?”

    刘裕的眉头一皱:“你和妙音是不是商量好了,轮流来劝说我?”

    刘穆之叹了口气:“不,这是我个人的看法,妙音要你和黑手党合作,是因为她作为一个女人,怕你出危险,而我这样说,是因为兵法要我们不要四面受敌,你既然以青龙为明确的大敌,那另一边的黑手党三大佬,就成为可以争取的对象。你能暂时和卢循合作,为什么不考虑一下朱雀他们呢?”

    刘裕摇了摇头:“不行,他们是要打内战,这点已经触犯了我的底线,绝不能允许,我可以跟他们相安无事,但不可能同流合污。”

    刘穆之正色道:“你既然要跟青龙为敌,那内战就不可避免了,就算你能杀得了他,桓玄也掌握了荆州军政,他是无论如何不可能成为你的同道中人的,这一场内战,不可避免,而且这次如果你能杀出生天,那要重返军队,必然会阻力重重,上次刘牢之亲自来抓你,说明你不欢迎你继续留在北府军,因为这会对他的地位带来威胁,你还看不出来吗?”

    刘裕闭上了眼睛,长叹一声:“这些事情,我又怎么会不知道,我并不想夺他的帅权,只希望他能配合我完成北伐壮举,这点我觉得我们是可以合作的。”

    刘穆之摇了摇头:“刘牢之可没你这样的北伐执念,他是个军人,掌兵是第一位的,保证自己军队的实力也是同样重要,如果能北伐当然更好,要是没有机会,只要一直为帅,他也很高兴。要是北伐让自己丢了帅位,他也会和黑手党一样,极力阻止北伐,这点,你必须认识清楚。”

    刘裕点了点头:“所以,这次我在第二场的时候请你帮我召集兄弟们帮忙,就是想测试一下还有多少人认我为兄弟,愿意跟我走,以后万一不能打北府军这个旗号了,我也可以另起炉灶。”

    刘穆之笑着摇了摇头:“这点你就别妄想了,他们跟你出生入死可以,但要脱下这身北府军装,那是难于上青天,只怕连道规也未必愿意,北府军可是谢家以多年的积累组建的,现在大晋没有第二个力量能重建,寄奴,你的根基就在北府军,想回来重新掌军,还得从北府军干起,除非…………”

    说到这里,他突然收住了嘴,沉吟不语。

    刘裕一下子来了精神,几乎要坐起身,可是巨大的疼痛让他重新躺下,他一脸痛苦地说道:“死胖子,说话说一半,这不是馋人吗?”

    刘穆之叹了口气:“你还有一个选择,就是离开北府军,入宫为宿卫,也许,这是你逃过此劫之后,最理想的去处了,要不要考虑一下?”

    刘裕摇了摇头:“入宫为宿卫就是去结交皇帝,宗室,还有各大世家,可能一辈子都没打仗的机会了,所见的多是这些争权夺利之事,我考虑过,但觉得还是不适合我,这是一种逃避,胖子,你怎么会想这件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