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西燕攻城飞石轰

    与此同时,金墉城中,一处临时的帐蓬,这座要塞方圆不过两三里,内部也没设什么刺史府之类的官衙,百十来顶帐蓬,就是平时守军们的栖身之所,刘裕和十余名高级将佐,以及卢循和徐道覆,不到二十人,都坐在帐内,面前堆着一个沙盘,围成了一圈,作着最后的军议。

    卢循看着坐在上首的刘裕,笑道:“想不到你居然可以把那五千西燕兵马全给收拾了,我很奇怪,为什么你不把那两万多梁州兵马给引过来呢,有这支军队,洛阳之围不战而解。”

    刘裕微微一笑:“梁州兵马没有接到朝廷的命令,擅自出动已经有违守土之责了,他们本来是来截击苻丕,没想到却撞上了西燕那支偏师,也算是无心插柳,我跟主将毛球关系不错,所以正好联络到了他们,方有此胜。不过现在汉中并不安全,杨定,窦冲都有图谋汉中之志,他们这支大军不能长期在外,所以还是回去了,洛阳之战,还是得靠我们自己打。”

    刘毅勾了勾嘴角:“慕容永连折两阵,锐气已失,现在不具备强攻洛阳的实力了,但他们的军队这几天来修筑工事,建了长围,把我们金墉城和洛阳本城之间隔开,看起来,是想集中兵力先攻我们金墉城了。”

    刘裕笑道:“求之不得,洛阳城上虽然守城的人多,但多是新征的民夫,加上要守外城,城墙太长,处处分兵,反而危险,而我们金墉城中,城防坚固,两千多守军足够防守到方方面面,这次,我们就要借守城,大破慕容永,让西燕鲜卑永远不敢再进图洛阳。”

    何无忌点了点头:“寄奴说得好,这些天来,我们已经把守城的兵力重新编组,天师道众和北府军都混在了一起,天师道弟子们没有重甲长槊,但剑术高超,精于近身格斗,是最好不过的跳荡兵,在城头防守不需要列阵作战,个人武艺更加重要,所以我把更多的天师道弟子放在了城头留守,卢师兄,这点安排,你没有意见吧。”

    卢循微微一笑:“当然没有意见,既然我们都入了城,就要同心协力,发挥各自最大的长处才是。胖参军这几天把这金墉城修整一新,有大量藏兵洞和暗门,即使敌军以投石机猛轰,也伤不到我守军分毫,城头无需留太多兵马,以免敌军的弓箭射击,只要以少量人马观察就行,若是敌军大举爬城,再上城应对。”

    刘裕点了点头:“我军现在两千人,分为六部,刘毅,何无忌,卢循,徐道覆各领三百人,每人负责一面城墙的防守,我和刘道规率领二队,居中策应,守城战法已经讲的非常详细了,敌军远程攻击时兵力布置前轻后重,敌军大队出动时再由藏身之处增兵,看我的旗号,施以不同战法,必要时,打开暗墙,从夹壁中冲出,对敌进行反突击。”

    城头传来了一阵紧密的锣声,三长一短,接着是一阵短促的号角之声响起,刘裕的眉头一皱:“他们看来要用投石机攻城了,各位,按刚才的计划,回到各自的岗位之上,以守御之道进行防守。我们这一回,要再接再厉,击破燕贼!”

    所有人都站起身,抽出佩剑,沉声道:“击破燕贼!”

    当众人的身形全都消失在帐外,伴随着甲叶撞击,军靴踏地的声音,一路向着城头而去,城外的阵阵鼓声也传了进来,刘裕正襟危坐在军帐之中,一边的刘穆之却是有些紧张,不停地喝着竹筒里的水,刘裕看着他,突然笑了起来:“我突然想起来了,这还是胖子你第一次打守城战吧。”

    刘穆之勾了勾嘴角:“那又如何?我上战场不是一两次了,这次守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不会以为我怂了吧。”

    刘裕笑着摇了摇头:“头顶上飞大石,裤裤里跑狼牙箭,谁会不怂?我第一次守寿春的时候,连尿在裤裆里都不知道,胖子,你要是害怕就大声吼出来,不丢人。”

    “呜”“呼”,一阵阵的破空之声响起,刘穆之的脸色微微一变,刘裕平静地说道:“果然是投石攻城了,看起来北边是他们攻击的主力,那个方向飞来的石头要比别的三面都多,胖子,你是怎么作应对的呢?”

    刘穆之咬了咬牙:“我在城墙根下挖了大片墙洞,大半人高,飞石或者箭雨来袭之时,人就躲进这些墙洞之中,自可无事,城中的建筑,仓库,头顶都加了多层厚木板,中间覆土,即使是三十斤的大石,也不可能砸穿我们的工事。”

    他的话音未落,只听“彭”地一声,头顶仿佛响了个炸雷,什么东西狠狠地击中了这个军帐的顶头,一阵飞灰从天而降,把刘穆之淋得满头满脸都是,他大叫一声“妈呀”,顿时抱头就趴到了地上,胖乎乎的身子在微微地发抖,却不敢再抬头看一眼。

    刘裕和十余个北府军战士,都纹丝不动地坐着,孟龙符,蒯恩等人,全都背插令旗,这一战,这些出色的战士也作传令兵使用,如果哪里情势危险,在传完令之后就要就地投入战斗,他们不少人都单膝跪地,屁股坐在微屈的那腿之上,以便于自己可以随时起身奔跑,在激烈的战斗中,时间就是生命。

    不过刘穆之这副模样,倒是让所有人开怀大笑起来,尽管北府军战士们无所畏惧,但毕竟困守小城,被十几倍于自己的强敌狂轰乱砸,而无法反击,刚才的气氛,多少有些压抑,但看到刘穆之这副熊样,那些担忧,都随着哈哈笑声,消失不见了。

    刘穆之的胖脸微微一红,转而坐起了身,一边拍着身上的尘土,一边说道:“你们看,我加的顶盖多结实,叫你们这样做顶时你们还嫌麻烦,现在知道作用了吧。”

    刘裕笑着摆了摆手:“好了,胖子,大家都懂的,不用解释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