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驱敌入林烈火焚

    慕容柔惊道:“为什么我们不往一边的丛林里逃呢?”

    慕容盛恨恨地一拍慕容柔的脑袋:“我的叔父啊,你怎么这么傻,现在他们围三缺一,就是要我们的人往那里逃,那是片荆棘地,到处是倒刺,骑兵进去就是个死,何况他们一定还有埋伏在里面,在这里装死,还有活路。”

    他说着,趴到了地上,往脸上身上抹了两把鲜血,伏到了一具马尸的边上,而慕容柔也如梦初醒,跟着他一起倒了下来,在他们这两具“尸体”身边,成百上千名还活着的西燕军骑兵们,已经开始掉转方向,向那片荆棘丛生的灌木林中逃跑了。

    刚才还挤满了整个平地战场的西燕骑兵们,这会儿除了正面与北府军战士们在搏杀的少数几百人外,已经全都向着另一侧的灌木林中逃跑,他们不知道敌军有多少,不知道前面的战况,只知道自己被突然袭击了,战场之上烟尘四起,就算是第一线与北府军接触的人都不知道对方的实力,隐约间只看到无数的身形从河中站起,然后鬼魅一样地钻入本方的阵形之中,接下来就是本方前排的人马一片片地倒下,杀人的速度和方式都如同魔鬼一般,甚至因为不少攻击来自于地上,还会让人产生这些人是从地底冒出来的错觉。

    西燕骑兵,本为强盗,利则一涌而上,现在这样完全士气军心崩溃,连指挥的将领都率先开溜了,更是这时候人人为已,往后逃跑的几十名骑士刚刚冲出,就被守在林间道前的几十名北府军战士以强弓硬弩射杀,甚至发现他们北府军把本方行军时用来拉辎重和载物的几十辆大车已经布置在本方后面,以为防线。

    若是在平时,也许西燕骑兵们还能在有效地指挥下对这种车阵发起突击,但这会儿已经没有可能了,人人只顾着逃命的时候,哪还会有正常的攻防之道?仿佛是被一只看不见的魔掌所推着,大家都钻进了西边一侧的灌木林中,尽管谁都知道,这种低矮茂密的灌木林中,荆棘丛生,天生不利于骑兵通行,但是生的渴望胜过了一切,大家仍然是义无反顾地奔了进去。

    惨叫之声,马鸣之声此起彼伏,不少人刚进了灌木丛中,就失了踪影,甚至可以看到不少人就这样歪歪扭扭地从马上摔下,对于这些骑术精湛的西燕骑兵来说,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除非是马失了前蹄,能让久经训练的战马痛得扔下主人,显然是这林中有太多让马儿无法顺利行走的障碍了。

    一个声音在大声嚷道:“下马,步行逃出去。”

    这个声音如传染病一样地迅速在惶惶不安的西燕骑兵中扩散,本来前锋的这两千多人,是步骑各半,跑进灌木林中的步兵们看着还没有失去平衡,可是本就高人一等的骑兵们,肉眼可见还能端坐马上的,已经不多了,这么一来,正要冲进林中的那些骑兵们干脆全都下了马,拼命地往这林中钻去,人头攒动,如同下饺子一般,顿时就挤满了整片灌木林子。

    战场渐渐地变得平静,几十名最后还留在战场之上的西燕军士们,头也不回地向着灌木林里狂奔,而这会儿烟雾缭绕的战场上,浓烟渐渐地散开,二百多名浑身上下如同血浴过的北府军战士,在刘裕的带领下,走到了林前,人人的脸上写着兴奋之色,檀道济的刀上,已经几乎被血染成了另一种颜色,他大刀一挥,飞奔而前,想要继续冲进林中追杀逃敌。

    刘裕笑着一伸手,拦下了檀道济,他睁大了眼睛:“为何不继续追杀呢?”

    董神虎的声音带着大笑声响起:“想必是刘壮士以为,逢林莫入吧,今天已经大胜,燕军丢盔弃马,连这些坐骑都不要了,我们还是早点去牵马吧。”

    随着他的话音,他和手下的几百人也跑到了刘裕的身边,这会儿的他,跟前日里的那个嚣张傲慢的少寨主,已经完全换了一个人,今天亲眼目睹了刘裕和他的三百勇士如何大破敌军两千步骑,让这个少年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了震撼和服气。

    刘裕的眼中冷芒一闪:“我说过,要的是全歼,而不是击败。这片林子,是我故意让他们进去的,也是他们的死地!”

    他说着,抄起了弓箭,而身后的二百多人,也全都抄起了弓箭,刘裕突然转头对着董神虎一笑:“兄弟,能麻烦借个火吗?!”

    须臾之后,火光冲天,战马嘶鸣,灌木林前的那几百匹被遗弃的战马,逃得到处都是,而董神虎的手下们,则欢快地去牵去拉这些战马,还有不少人奔向了小林之前,那些刚刚挣开绳索,哭哭啼啼的女人们,经此一战,这个董家坞倒是发了。

    可是刘裕和他的兄弟们,却仍然进行着杀戮,几个火堆在他们的面前燃烧着,大家轮流上前,把浸了火油或者是绑着硫黄硝石小包的弓箭,向着面前的灌木林中倾泻着,火光冲天,随着一片片火鸦的入丛,这片低矮的灌木林,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钻进林中的千余西燕军,连惨叫声和哭声都听不到了,偶尔有几个浑身冒火的家伙从火场中冲出,想要在地上打滚灭掉身上的火焰,却被北府军士们几箭就射穿了身体,很快,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刘裕放下了手中的弓箭,缓缓地走向了一边的河边,一个修长的身形,在这里黯然而立,甚至不想去看那火海炼狱一眼,刘裕走到了她的身边,轻轻地叹了口气:“爱亲,对不起,这是我必须要做的事。”

    慕容兰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河水:“你做你必须要做的事,可我有不看的自由,难不成,我还得笑着看你们如何屠杀我的同族吗?”

    刘裕叹了口气,看了一眼远处林中奔跑着的两个身影:“所以,我不会过问你放走慕容盛和慕容柔的事,仗打完了,我们该回金墉城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