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丢盔弃甲大逃杀

    北府军的战士们,如同猛虎下山一般,迅速地杀入了近在咫尺的西燕军骑兵之中,这些骑兵们多半还挥舞着套马索准备拉开盾牌和大车,手上连可以近战的兵器都没有,在这些北府勇士面前,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顿时就成了一边倒的屠杀,而北府勇士们多半不持长槊,直接挥舞着那些宿铁斩马大刀,挥击之下,不仅分裂人体,连战马也往往在这一刀之下,一刀两段,血雨纷飞,场面顿时就变得极度地血腥和暴力。

    百余步外,慕容柔看得目瞪口呆,张大了嘴,喃喃道:“天哪,这,这些是人吗?分明,分明是老虎变成的,变成的魔鬼啊!”

    慕容盛咬着嘴唇:“宿铁斩马刀,果然,果然是北府军,麻烦大了,北府军在这里出现,我们却一无所知,看来晋国要有大的行动了。”

    慕容柔慌张地说道:“那怎么办,段首领刚才给一个巨汉一刀劈成两半了,他的人马估计也都要完了,我们现在要撤吗?”

    慕容盛恨恨地一甩马鞭:“撤什么撤?两千铁骑,给这区区百余名北府军吓退,传出去不成了天大的笑话!不吃掉这小队的北府军,以后我们西燕军都不用再跟他们打了!直接自杀吧!传我的令,射,射,不要管段达木的人,射死他们!”

    慕容盛身前的二百余名骑弓手,纷纷弯弓搭箭,这回没了盾牌的掩护,他们也不用吊射了,对着前方混战的人群,就是一阵阵的箭雨,三十余名挡在前方的西燕骑兵们,纷纷后背中箭,惨叫着伏于马鞍之上,不能动弹,而北府军士们,也有二十余人身上插上了羽箭,好在他们盔甲厚重,虽然这些慕容盛的亲卫骑兵用的多是铁箭头,但仍然无法击穿双重铁甲,只是让他们那横扫千军如卷席的杀戮动作,为之一缓。

    魏咏之一戟挥击,把一个正想拔背上中箭的西燕骑兵,脖子刺了个通透,再一用力,直接把脑袋从脖子上分了家,飞出去数步,脖颈之上鲜血狂喷,尸体却仍然端坐马上,手还抓在背上的箭杆之上。

    魏咏之一抹脸上的血迹,大声道:“兄弟们,挡箭!”

    他一手把大戟往地上一手,另一手抽出了腰刀,在面前舞了个密不透风,三枝正射向他的弓箭,齐齐被打落,箭头向下,插在他的脚边。

    檀凭之沉声道:“不要恋战,撤往下道防线!”

    他的话音未落,一箭飞来,正中他的左肩,还好这里没有卸甲,檀凭之闷哼一声,转头就跑,而檀韶则紧跟在他的身边,倒退着向后撤离,顺手把右手的一面盾牌,死死地挡在二人的身后。

    北府军战士们,也纷纷闻言后退,能行动的人纷纷架起在地上中箭受伤,还喘着气的同伴们,背在身上,向后逃跑,一边跑,一边把那些木盾放倒,大车横放,挡住了身后的路。

    慕容盛哈哈一笑:“看到了吗,即使是北府军,也无法在这种箭雨攻击下坚持,他们毕竟就这点人,我们一人一刀也能把他们砍成肉泥啦,现在他们就想逃回第三道防线,给我追上去,杀光他们,一个也别放过。”

    慕容柔跟着喊道:“快冲上去,一个也别放过,给前营的兄弟们报仇!”

    一个军官在边上说道:“怕是来不及了呀,盛将军,前队兄弟们的尸体和战马挡在前面,还有那些该死的大车和盾牌,一时间冲不过去啊。”

    慕容盛的眼中杀气闪闪:“传令,全军出击,从河边抄近路过去,千万别让他们逃了!”

    正说话间,只见前方的北府军士们一边跑,一边开始脱起身上的盔甲,慕容盛笑道:“看到没有,这回他们是真的要逃了,连盔甲都不穿,就是为了跑的快点,我们千万别让他们得逞,一旦让他们逃进董家坞,或者是跑进密林,再想杀他们可就难了,给我上,斩一首级者,重重有赏!”

    慕容盛的命令,被迅速地以号角声下达,已经在神木林前列队的千余骑,这会儿个个两眼放光,吸引他们的不是那些前锋同伴们的尸体,而是那些晋军们扔在地上的盔甲,他们亲眼看到了这盔甲能挡住百步之内的弓箭射击,可真是战场保命的神器,就连押解和看守昨天在两个坞堡里抢来的女人,准备今天驱在前面攻董家坞的后队骑兵们,也都争先恐后地冲了出去,从林前到董家坞前的这三四里地,顿时就挤满了乱哄哄的西燕骑兵,无头苍蝇一般地向前涌动。

    檀凭之冲进了第三道防线的盾牌之后,他是最后一个走进来的,他转头回看,几十具盔甲已经横七竖八地堆在从第二道到第三道防线之间的这二百余步的空间,百余名跑得快的燕骑,正在挤过那些歪倒的盾牌,冲着盔甲而去,几个手快的家伙,已经弯腰去捞地上的盔甲,甚至顾不得再去向前方冲击,显然,这些宝贝可比首级更值钱,作为经验丰富,打家劫舍的西燕强盗,在这方面还是识货的。

    檀凭之抹了抹脸上的汗水,不屑地冷笑道:“要钱不要命的家伙。”

    向靖“嘿嘿”一笑:“瓶子,寄奴哥说得果然没错,这帮家伙只要看到装备,就走不动路了。”

    王镇恶弯着腰,这一路狂奔可让他上气不接下手,好一会儿才恢复了说话的能力,他看着檀凭之,说道:“可是,可是这一路我们把盔甲都扔了,一会儿,一会儿怎么打?我,我还是不明白,为啥,为啥我们要撤呢?可以,可以冲上去跟弓箭手近战的啊。”

    檀凭之笑着脱下了盔甲,只见左肩头的那箭,卡在外面一层盔甲和里面一层之间的铁片上,未伤到皮肉,他接过了一边檀道济递过来的一把大斧,使劲地抡了抡:“身上无甲,动作更快,杀起人来才更爽嘛,兄弟们,准备放手大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