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桓玄朱雀窝里斗

    随着这几根弓箭钉了在地毯之上,刚刚发箭的那几个朱雀杀手,还没来得及发第二根箭,就纷纷给两根以上的长箭贯穿脖颈或者是胸腹,连哼都没哼出一声,就倒地气绝,百余名杀手中,五十余名弓箭手全数倒毙,只剩下五十余名手持刀枪的杀手,立于原地,本来对着刘裕的身形,已经转向了外面。

    拓跋珪的手中抄着一根大弓,在两百余名精锐勇士的护卫之下,大步而行,他们人人手中都持着强弓,拓跋仪,拔拔肥,叔孙建,尉古真等悍将,各自领着自己的亲卫们,从四面八方包围住了这些杀手,本来是百余人围着刘裕一个,就这一瞬间的功夫,便被反包围了。

    朱雀的眼中闪过一丝怨毒的恨意:“我应该想到,你既然能扮成贺兰敏,必是早有准备,刘裕,你的长进真的很大,如果玄武还活着,一定会为你高兴的。”

    刘裕的眼中冷芒闪闪,直刺朱雀:“当我取下你的首级,为北府军的上万将士报仇的时候,玄武大人如果在天有灵,一定会更高兴的,朱雀,你作恶多端,今天,就是你和桓玄授首之日!”

    朱雀突然沉声道:“且慢,刘裕,咱们作个交易如何?”

    刘裕哈哈一笑,上前一步,厉声道:“事到如今,你还想作什么交易?你有跟我作交易的本钱吗?”

    朱雀冷笑道:“我当然还有跟你作交易的本钱,你的母亲,你的弟弟,还有你的好兄弟刘穆之,你难道就不想想他们的安危了?”

    刘裕的眼中冷电般的寒芒一闪:“有夫人,有谢家保护他们,谅你这奸贼也难使坏,我不担心他们。”

    朱雀咬了咬牙:“谢安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谢玄又奄奄一息了,你真的敢肯定,他们能护得住你的家人?以前我们不向你家人出手,只是因为没那个必要,但你若真的伤我性命,我的同伙们自然不会再留你的家人!”

    桓玄的声音有些发抖:“朱雀大人,别这样,有事好商量,你杀了刘裕全家,当心他会找咱们拼命啊。”

    朱雀哈哈一笑:“青龙大人,本来我还以为你现在长进了不少,足以担任这个要职,现在看来,还差得很远啊,面对生死,你就这样不淡定了吗?就这样慌张为敌所乘了吗?如此沉不住气,如何能接手青龙一职,为世家天下谋划呢?你老师应该教过你,加入黑手党的那天,就得把生死置之度外,因为,我们随时都可能死,就算死了,我们的同伴也会选出继承我们的后来者。”

    桓玄一跺脚:“命只有一条,要是没了,要那后来者又有何用?我桓家若是绝后了,这个世家天下跟我们有何关系?”

    他说着,看向了刘裕,咬了咬牙:“刘裕,你也听到了,看到了,那些坏事,不是我要做的,是他们逼我做的,我跟你一样,也是受他们所牵制,我的家人,兄弟,基业也象你的家人一样,给控制在他们手中,我几次想要跟你联手,你以为我是想自己当皇帝吗?我是想跟你一起,推翻这个邪恶的阴谋组织,只有消灭了他们,大晋才能,才能重见天日!”

    朱雀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怒的神色:“桓玄,你这个混蛋,竟然想背叛我们组织吗?”

    桓玄咬了咬牙:“朱雀,人不为已,天诛地灭,我不想陪你一块死,你不了解刘裕,他是不会给你这些下三滥的手段要挟的。早点向他求饶,还可能有一线生机。”

    说到这里,桓玄看着刘裕,眼中尽是求生的神色:“漳水上向你射箭,我也是给青龙逼的,至于王妙音,那是我老婆刘婷云假扮的,也是他们的安排,跟我没关系啊,刘裕,你想恢复汉人江山,我也想,从我先父大人开始,就和你一个想法,都是这帮恶贼从中作梗,坏了他的北伐大业,我要打入这个黑手党,也是想要弄清他们的内情,有朝一日,报仇雪恨啊!”

    说到这里,他的语速越来越快:“这些恶贼,一个个嘴上说为了世家天下,实际都是为了自己,一个个明争暗斗,勾心斗角,除了谢安,全是阴谋家,他们联手害了谢安之后,自己又掐了起来,这个朱雀,暗中勾结了其他人,假手拓跋珪,除掉了青龙,自己就想当黑手党的老大,我不过是假意跟他们合作,以后有机会,一定会让你回大晋的,北伐不可能缺了你刘裕刘寄奴啊!”

    朱雀冷冷地说道:“桓玄,你这小人,你师父果然没有看错你,他生前就说你这个人毫无忠诚可言,永远靠不住,还不如拓跋珪可靠,我们当时还不信,今天,果然看穿了你的本质,贪生怕死,全无气节,幸亏今天你在刘裕的逼迫之下,把这一切都暴露出来了!”

    桓玄厉声道:“我桓家久居荆州,用不着任何人提携,朱雀,今天我就要为天下除害,杀了你这恶贼!”

    他说着,举起了手中的钢刀,面露凶光,就要上前。

    刘裕冷冷地看着他们二人窝里反,到了这会儿,才不屑地说道:“表演完了吗?恶心不恶心?”

    桓玄的脸色一变,急道:“刘裕,这不是表演,这是我的真心话。”

    刘裕看都不看桓玄一眼,他直视朱雀,平静地说道:“朱雀,你说你要跟我交易,保我家人,还有刘穆之的平安,可是我如何要信你?又如何保证你能说到做到?!”

    桓玄的脸色一变,大声道:“刘裕,你不会真信了他在这里胡说八道吧,他完全是缓兵之计!”

    刘裕冷冷地说道:“你闭嘴,你这狗贼,我们之间的账,过会儿再算,现在,我要跟这黑手党大阴谋家谈个交易。”

    朱雀微微一笑:“你是聪明人,知道在这里杀了我没用,我死之后,我们组织会转入地下,你再也不可能捕捉到,永远只能跟看不见,摸不着的对手较量,刘裕,其实真正想阻止你的只是青龙,我和其他同事,虽不赞成北伐,但也不反对,不然的话,你早就在邺城死了,留你一命,就是为了将来,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