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移风易俗公然离

    拓跋珪的双目炯炯有神,言语铿锵有力:“而我们草原,各部都事实独立,为了争夺草场,水源,征战不休,连大汗的命令,也可以视而不见,所以我们永远是一盘散沙,只要强敌一来,我们就会给打败,征服,奴役!”

    “这种情况,在我的治下,绝对不能再允许发生,拔拔部能统治漠南,不是因为他的部落人数最多,军力最强,而是因为是我让他统治南部,如果他拔拔嵩没有这个能力,不能让漠南各部心服,只要你们联名上告,我自然会公平处理,另选贤能。:

    “但若是我今天作为大王,下的第一条命令都不被遵守,那不从我令的人,可以现在就离开这里,回到你们的部落,你不用认我为大王,我也不会视你为子民,究竟谁听谁的,就用弓箭,斧头和刀来说话!”

    拓跋珪说到最后,双眼直视台下并肩而立的贺兰讷与纥突邻屋地健,眼中杀机一现。

    贺兰讷勾了勾嘴角,转而满脸笑容,大声道:“大王说得太好了!我们草原这么多年一直是一盘散沙中,部落纷争,就是因为没有您这样的雄主,让大家团结,我相信,在大王的领导之下,草原各部一定会象一家人一样聚在一起,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再也没有战乱与流血。”

    屋地健大人冷笑道:“昆仑神生养我们各部,而不是变成一个名字,就是让我们物竞天择,去争夺自己的领地,人口。如果人人都守着旧有的疆界,永远不变,那跟中原那些软弱的汉人又有何区别?或者说,大王想要改变我们草原上几千年的传统,让我们这些狼变成狗,只会守着自己的地界,再也不去开拓自己的天下吗?”

    说到这里,屋地健转身对着各部首领大声道:“难道你们都想放弃我们祖先的生活方式,放弃对外的征伐与掠夺,放弃迁移与转场,跟中原农民那样守着自己的祖居不变吗?”

    不少人跟着大声道:“不,我们不会改变的,即使是大单于和大王,也不能剥夺我们的自由!”

    拓跋珪的脸上闪过一丝阴冷之色:“自由不是混乱的理由,我刚才已经说过,我要建立的,是一个冒顿单于,檀石隗大人,还有我拓跋氏的祖先们都没有建立过的强大国家,不仅要一统草原,还终将拥有天下,到时候,你们每个部落都会有用不完的牧场,放不完的牛羊,穿不尽的皮袍丝绸,又何必为了抢一条小河,一块草场,去打得头破血流,甚至家破族亡呢?”

    不少人也跟着窃窃私语,连连点头。

    慕容兰冷冷地“哼”了一声:“你的好阿干,他的野心终于暴露了,他要的不止是整个草原,更是想要中原的花花世界,狼哥哥,也许你犯了这一生最大的错误,就是把一个如此有能力,更有野心的人,扶上了这个位置。”

    刘裕摇了摇头:“他毕竟只是一个人,不可能逆天而行,别说是我,就是屋地健这些传统的草原汉子,也不会赞同他的理念的,我看,今天这个牛川大会,怕是会有不少人离开,他如果弹压不住,也许以后也没人听他的了。”

    说到这里,他看向了贺兰讷,眼中冷芒一闪:“贺兰讷果然精明,自己不出头,甚至还假装维护拓跋珪,可是挑衅的事和恶人全让纥突邻部的屋地健大人做了,还真的是杀人于无形,不知道我的阿干,会如何破解此局?”

    慕容兰微微一笑:“如果是我,现在就把所有公开反对的人拿下,那个带头的屋地健杀了,别人囚禁以作人质,以换取别的部落的屈服。”

    刘裕摇了摇头:“不可如此,今天众首领前来拥戴他即位,只是因为跟他理念不同,甚至是因为他抛弃草原上几千年的传统在先,就要杀人囚人,这种行陉,如何服众?如果是我,会把这些公开反对自己的人放了,然后光明正大地派兵讨伐,不听我话的,用草原的老规矩以力压服,听我话的,按我的规矩安守本份,这才是一个霸主所为。”

    刘裕的话音未落,只听到拓跋珪正色道:“我知道,我今天所说的,与草原上千年来的传统不符合,但那又如何呢?当年冒顿单于所作所为,也与传统不符,可他就是这样建立了强大的汗国,能与中原汉朝相对抗,留下千古美名,现在这上千年的历史已经证明了,我们如果继续一盘散沙,内耗胜过团结对外,那就只会任人宰割,永远会给中原的王朝所奴役,想要反过来自立,自强,只有我们自己先团结。”

    “如果不同意我的这个理念的,我也不勉强,你们可以现在就离开这个大会,我会用事实向你们证明,是老一套的传统强大,还是我的新办法强大,今天现在走的人,我不会马上视为敌人,你们可以不接受我的号令,但是,如果你们继续侵扰,祸害忠于我的其他部落,侵占他们的领地,杀害他们的子民,抢夺他们的牛羊,那就等着面对我拓跋珪,面对我们整个代国,面对昆仑神的愤怒吧,对于这一点,我指天为誓,如果做不到,当如此箭!”

    他说着,飞快地抽出一杆长杆狼牙箭,猛地折断,重重地掷于地下,而一股凛然的气势,让他不怒自威,直视着屋地健的眼睛里,透出无比镇定的光芒。

    屋地健气虎虎地说道:“很好,那我就等着看,大王是如何用新规矩,让我草原各部发扬光大吧。我们纥突邻部,就在阴山北边的驻牧之地,现在跟贺兰部,纥奚部一起,不愁吃穿,我们不会去攻击别部,但我就想看看,您是不是有办法让所有草原部落吃饱穿暖,不用去抢去夺!”

    他说着,转身就走,纥奚部的首领叱奴根,叱干部的首领叱干他斗伏也紧随其后,一百四十多个部落首领也跟着离开,原本还人头攒动的会场之上,一下子清静了许多,不少还在犹豫的人,这会儿都看向了贺兰讷,似乎他的举动,就会决定剩下一多半人的去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