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暖帐在手美人旁

    拓跋珪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一边的安同眉头一皱,沉声道:“刘裕,我家主公已经愿意作出这样的让步了,为什么你还是不愿意答应?”

    刘裕冷冷地说道:“因为我根本信不过你们的诚意,别的不说,就说这慕容垂,他可是收留你们的恩公,又放你回草原,还肯出兵相助,如此的帮助,换来的却是你的背叛,不要说什么你现在还没有叛行,你的心思,已经飞到了中原,甚至在想一统草原之后的事,连他你都背叛,更不用说我了。”

    拓跋珪摇了摇头:“我早就说过,我跟慕容垂不过是互相利用,他放我回草原是因为害怕刘显一统漠南,与他为敌,如果在五桥泽之战之前,他就知道刘卫辰居然能带着拓跋窟咄回来,他是断然不会放我的。只怕现在他的命令已经快要到这里了,要你把我除掉。”

    刘裕沉声道:“如果他没有任何理由就要除掉你,这个命令我不会执行,同样的,在他没有对不起你之前你就有了叛心,我是断然不会跟你这种人合作。而且,我说的很清楚,慕容兰现在是我的妻子,我永远不会背叛她。你将来要与燕国敌对,就是与我的妻子敌对,我又怎么会与你联手?”

    安同突然冷笑道:“刘裕,我原本以为你是个义薄云天的好汉,想不到也不过是个重色轻友之徒,难道慕容垂和他的后燕,在五桥泽杀了那么多你的北府兄弟的大仇,就这么快忘掉了吗?还是说,你真的打算叛晋入燕?!”

    刘裕的心一阵刺痛,他咬牙切齿地说道:“五桥泽之仇,刻骨铭心,永志不忘,但现在的我,有我的苦衷,只有完成了草原上的事情,我才能重新做回自己。与慕容兰的感情,跟我要找慕容垂报仇无关,但这是我自己的事,不用假手他人,更不会因为要报此大仇,就引你们这些草原虎狼入关,祸害我中原百姓。”

    拓跋珪叹了口气:“我们说过,不掳一人,不取一物,你答应交出赋税,我们必将守信。”

    刘裕转过了身,向着那汉人营区的方向走去,他的声音顺风传来:“多言无益,看在你们对我还算有些诚意的份上,你们的事情,我暂时不会向慕容垂报告,不过,我劝你们还是早点想着怎么逃离刘显的毒手吧,别玩脱了真把自己的小命送掉,到时候什么雄心霸业,终归尘土!”

    拓跋珪咬着嘴唇,看着刘裕的身形消失在远方,他看向了身边的安同:“现在怎么办?”

    安同的眼中冷芒一闪:“刘裕说得不错,我们得先从这里逃走,按我们的计划继续进行,让丘穆陵崇和莫题去找我那美丽的小姨,还有,那可爱的小朋友。”

    天色渐晚,草原的日落得比别的地方要更快一些,独孤部的营地里,一片欢快的歌舞,数不清的火堆熊熊燃烧着,到处都是牧民们在载歌载舞,马奶酒的香味和烤羊肉的膻气,盈满了整片草原。

    刘裕却是没有什么心情去参加这些狂欢的盛会,一想到谢安的死和那拓跋珪的勃勃野心,他就是如鲠在喉,一脸沉重地回到了汉人的营区,几个兵士早早地营区外的道上等着他,刘裕认得为首一人,正是跟那刘亢泥一起过来的兵士,远远看到刘裕,就挥手道:“苍狼,我们等你好久了。”

    刘裕平复了一下心情,上前行了个礼:“见过这位军爷,可是大当户找我有事?”

    那兵士的态度比起下午的时候明显好上了许多,笑道:“奉了我们大当户的命令,已经特赐给苍狼你一顶毡帐,就在那蒯恩的毡帐的边上,你的老婆已经在那里面收拾啦,我们已经吩咐过蒯恩,明天一早,就带你去放牧,你的编户,已经办好,现在已经是我们独孤部的人了,记住,不要给部落丢人哦。”

    刘裕微微一笑:“自当为我独孤部效犬马之劳。”

    那个兵士咧开了嘴:“都说你有大本事,我叫丘穆陵崇,是部落里的谋士梁六眷家的奴仆,也在大当户身边当差,以后有什么要我做的事,尽管开口。”

    刘裕点了点头,再次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兵士,他的个子不高,只有六尺多,只到自己的胸口,两条腿弯成八字,走路都显得摇摇晃晃,可是眼中却是时不时闪过一道精芒,有一股子普通奴隶身上看不到的狡猾和自信。刘裕正色道:“以后也要多倚仗丘穆陵兄在部落里多加照顾,在大当户和大谋主面前多多美言啦。”

    丘穆陵崇笑着行礼而退,刘裕回头走进了一个新扎起的毡帐,当他掀帐而入时,已经看到慕容兰一头的小辫子,鲜卑发型,换了一身布袄,盘膝而坐在帐中,地上铺了毡毯,一个火盆正烧着柴条,而四周的架子上,挂着皮甲,弓箭,弯刀等物,几口箱子,放在帐蓬的角落之中,两个木桶,盛满了水,放在门口的边上,短短半日不见,居然一个新家,就这样出现在了刘裕的面前。

    刘裕先是一讶,转而笑着放下了帐门,一种特别的温暖,在他的周身腾起,他看着慕容兰,眼中闪过一丝怜爱:“辛苦你了,这么快弄起来,不容易吧。”

    慕容兰的眼睛笑得眯成了两道弯弯的月牙:“也没那么难,刘显派来了那个叫丘穆陵崇的军士,带了二十多人,也运来了建帐的这些个材料,蒯恩夫妇也帮了不少忙,所以才能弄成,我在边上就是指挥他们而已,没怎么动手。你还别说,这些大男人做事还真的挺利索的,要是我们的北府兄弟们扎营立帐也有这么快,就好喽。”

    刘裕的眉头一皱,警觉地看向了四周,慕容兰摇了摇头:“放心吧,我四周都布置好了,一有人接近,马上就会有示警,在这里,我们说话是安全的。你在汗帐那里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看你心事重重的样子,跟拓跋珪谈的,是不是不太顺利?他是不是直接拉拢你想要叛燕自立,与他共创大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