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匈奴鲜卑终联手

    韩延嚷了起来:“有啥不会使用的,派人护送他回草原就是,那可是拓跋氏的嫡系子孙,还是儿子,比拓跋珪那个来路不明的野小孙子正式得多。信不信只要拓跋窟咄一入草原,马上从者如云?”

    姚兴哈哈一笑:“是吗?真的可以如此?那为什么拓跋珪到草原上几个月了,还只能屈居刘显的部落,没什么从者如云呢?草原上弱肉强食,以力为胜,一个国破家亡,自入中原几十年的人,是真是假都难说,还想复国?怕不是做梦啊。如果带的是你们慕容鲜卑的兵马,那更是会给看成外来入侵者,人人唾弃攻击,你们西燕要面临前秦,慕容垂的压力,能保拓跋窟咄多久?”

    刘卫辰冷笑道:“就算如韩将军所言,拓跋窟咄召来了旧部,自立了,那还会跟你们是生死兄弟吗?贫赋的时候大家可以在长安一起当平民百姓,相依为命,天各一方各成霸主的时候还可以跟以前一样抱团取暖吗?慕容将军,你会不会相信人性的美好?”

    慕容永的眼中光芒闪闪,不发一言。

    姚兴笑道:“这恐怕就是慕容将军的困局吧,又想通过拓跋窟咄来控制草原,为已所用,又怕尾大不掉,这拓跋窟咄尾大不掉,难以控制。将来成为自己的敌人,所以只能让他随军而行,观望时机而定,对不对?”

    慕容永咬了咬牙:“不错,就是如此,我信不过拓跋窟咄,更信不过你们,所以宁可不用,也不会把他交给你们。”

    刘卫辰哈哈一笑:“我有一计,可以让我们三方得利,慕容将军,你想听吗?”

    慕容永重重地“哼”了一声:“不用拐弯抹角的,想说什么就直说吧,姚兴想我军东去,关中安定,你做梦都想入主漠南,而我也想着平定并州,北边的漠南起码不能成为敌人,你来说说,如何我们三方都得利?”

    刘卫辰兴奋地说道:“你们西燕的兵马要对付苻丕和慕容垂,轻易动不得,而我想回漠南,所以,让我的兵马护送拓跋窟咄回去就行了,漠南以前一直是我们匈奴的起家之地,当地的部落不会象对你们慕容氏这样抵触我们铁弗部,拓跋窟咄过去,可以迅速地拉起一大堆部落投向自己,但是他的身边是我们铁弗匈奴的兵马,如果起了异心,我们就把他解决掉,绝对不会成为我们三家的威胁!”

    韩延冷笑道:“然后漠南就成了你们铁弗匈奴的地盘了,我们和后秦没啥好处,你们匈奴占了大便宜,这就是你说的三方得利?”

    刘卫辰哈哈一笑:“草原是我们的故居啊,就象你们要回辽东老家,我们也要回漠南老家,如果你们想借兵或者是借路,以我们的良好合作关系,我们是绝不会反对的。慕容垂放拓跋珪回草原,不也是同样的想法吗?既然自己控制不了草原,那给朋友总比给敌人要好,对吧。”

    慕容永冷冷地说道:“大单于,你们匈奴人的信誉,天下人都知道,一个对苻坚三次反叛的人,我是没有信心去交朋友的。刘显占了草原,未必会是我们的敌人,而你占了草原,倒是很有可能南下。”

    刘卫辰摇了摇头:“那是因为苻坚自己背弃承诺,我原来为他引路,是因为他答应帮我夺回草原后让我铁弗部入主漠南,可是他灭代国之后却是让那刘库仁统领漠南,他违信在先,还不许我反抗了?”

    慕容永冷笑道:“因为苻坚知道他这个人不可信,所以不能让你独占漠南,这也是我的担忧,所以,你还是不能说服我。”

    姚兴微微一笑:“慕容将军,你恐怕是多虑了吧,漠南草原,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能统一的,这里有成千上万的部落,代代相杀,恩怨情仇难以理清,不是一个大家都心服的雄主,是镇不住的,独孤部本身就是漠南大部,在拓跋代国灭亡之后近二十年也没成为真正的草原之主,更不用说大单于的铁弗匈奴,离开漠南一百多年,想一回去就成为霸主,谈何容易啊。”

    刘卫辰叹了口气:“是啊,独孤部,贺兰部这些都是我们的多年血仇,不死不休,拓跋窟咄也只会用我们一时,最终还是会反目成仇,我这辈子是不指望能平定漠南草原了,但起码有一个回到漠南的机会,能不能成功,就得看我这后面的人生,还有我的儿子辈,孙子辈是不是争气了,慕容将军,我已经老了,只想在有生之年,有回到祖先故土的可能,这难道也过分吗?”

    慕容永看着刘卫辰,这个凶残狠毒的匈奴单于,这会儿突然变得一脸真诚,甚至眼中都有眼泪光在闪闪,让慕容永都有些为之色变了,他叹了口气:“那你打算如何用拓跋窟咄?”

    刘卫辰抹了抹眼睛,平复了一下情绪:“短期内就说拓跋什翼健的儿了,正宗代王的合法继承人回来复国了,看看有多少部落能来投,刘显想要篡夺草原的领导权,一定会率兵来攻,到时候我们铁弗骑兵和你们西燕援军联手,大破刘显,只要独孤部输一次,那就会有很多部落转向投奔拓跋窟咄,你们西燕的北方之忧就解除了,可以专心对付苻丕,以将军之才,胜是必然。而拓跋珪也必然会趁机自立,到时候草原上拓跋窟咄,刘显,拓跋珪三家并存,互相征战,而我们铁弗匈奴趁机兵锋北指,去一统漠北诸部,时机成熟之时,再东进漠南,夺回祖先之地!”

    慕容永有些惊讶:“你们当真不想回漠南?”

    刘卫辰哈哈一笑:“漠南是好地方啊,好地方谁都想要,谁都想争,先让拓跋氏,独孤部,贺兰部他们自己去争去抢,他们打累了打完了,打得草原上人人都怨气丛生的时候,我们再出手收拾残局,结束战乱,那自然可以复兴我大匈奴,现在这时候要是加入战团,只会让他们暂时放下仇恨,一致对外。”

    姚兴笑道:“慕容将军,你听到了吗,大单于承诺过,不会成为你在北方的威胁,你还有什么可以担心的?”

    慕容永咬了咬牙,长身而起,对着刘卫辰以手按胸,行了个礼:“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