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九百二十九章 尔虞我诈斗心角

    桓玄笑着摆了摆手:“好了,刘裕,我不想跟你斗嘴,我来这里是跟你提议的,在这个时候见你一面可不容易,本来我们想办法让你留在黎阳,是想保护你的,可没想到你会跑到这里,还会在这种情况下跟我们相见。慕容垂让我来劝降你们,只要肯放下武器,归顺燕国,他就可以留你们一命。你既然不肯跟我合作,那我只有向你提出慕容垂的要求了。”

    刘裕慨然道:“我们北府汉子,踏上战场的那一刻起,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要我们向慕容垂低头求饶,绝不可能!”

    桓玄摇了摇头:“听我说,刘裕,过刚易折,我知道你留下来是想为了北府军争取时间,其实我也是同样的目的,才跟你说了这半天,只是慕容垂不会一直按兵不动,他想消灭整个北府军,你们这几百人在这里,想让刘牢之他们能撤走,现在你们的目的差不多已经达到了。”

    刘裕扭头看向了漳水边,只见刘牢之的那千余后卫部队,也已经全部撤过了漳水,刘牢之一人骑着马,看向了这里,眼神中似乎透出了极大的不舍,最终还是毅然绝然地一勒马缰,驰马过桥,头也不回地向着南方而去了。

    刘裕笑了起来:“我们这几百人能掩护数千将士平安地撤离,也算是大功一件了,就是死在这里,也没有遗憾,桓玄,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得谢谢你肯配合我演了这出戏。”

    桓玄的眼中闪过一丝惋惜之色:“若是别人,死就死了,没什么遗憾,可是你刘寄奴不是这样,你还要建功立业,还要驱逐鞑虏,还要青史留名,而且,在你的家乡,还有一个等着你的女人,还有那么多今天给你救下来的兄弟,你若是死在这里,他们怎么办?还有你的老母,弟弟们,你有几年没见他们了吧,只怕你自己都不知道,你娘的白发添了多少,而你的小弟弟道规,现在都成了个棒小伙子了,若是你这么死了,你知道刁逵兄弟会怎么欺负他们吗?”

    刘裕的眼皮跳了跳,确实,他个人可以置生死于度外,但是家人却是他永远也放不下的牵绊,也许王妙音没有了自己,仍然可以嫁一个世家贵子,甚至是眼前的这个桓玄,不得不说,如果自己死了,可能他才是最适合王妙音的男人,但是无论怎么说,自己的老母和弟弟,却是无人照顾了,谢家经此一败,自身难保,而刁逵这种人渣中的极品,一定会在自己的亲人身上疯狂报复的。

    桓玄看着刘裕的眼睛,笑了起来:“我就说嘛,刘裕,你还是有弱点的,自从当年你因为照顾亲人而被刁逵设了赌局陷害时,我就知道这一点了。你可以不要性命,但你得为了你的家人活着,跟我合作吧,这是保全你唯一的办法了。”

    刘裕咬了咬牙,正色道:“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就是死也不会跟你同流合污,不过我来这里,就是为了保全我的兄弟们,不仅要保全刘鹰扬,也要保全阿寿他们,你既然是代表了慕容垂而来,就去跟他说,只要让阿寿他们离开,我愿意放下武器,任凭处置!”

    桓玄先是一愣,转而笑了起来:“刘裕啊刘裕,你这张一脸正气的脸还真的很会迷惑人,让人忘了你也是极有心机的家伙。是啊,你有慕容兰这个相好在对方阵中,再怎么也不会送了命,只要活下来,有的是机会逃走,等于白白地放走刘敬宣他们了,你这未免也太看不起慕容垂了吧,真当他是傻瓜吗?”

    刘裕平静地说道:“桓玄,我觉得是你低估了慕容垂,他如果想要消灭我们,早就放马过来了,还用得着派你过来谈判?大败北府,打垮谢家,他的战略目的已经达到,剩下的,就是不让大晋再次统一,不让一个象谢家这样强大的家族能统领全国力量再次北伐,你以为他打倒谢家是为了扶你这个野心家上位,以后跟他作对吗?”

    桓玄的眼中闪过一丝冷厉之色,冷笑道:“你的见识提高了不少,从长安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这点,不错,我跟慕容垂也不过是各取所需,暂时合作,谢家完蛋了,我们自然就不再是朋友,就跟谢玄以前跟他的合作一样,秦国垮了,他们就会化友为敌。所以慕容垂要保留北府军的残部,以后好牵制我,不然我控制荆州之后,随时可以顺江东下,掌握大权。”

    “不过刘裕,我劝你别得意得太早,也许他是可以放过刘敬宣他们,但是对你,却绝不会放虎归山,你有多厉害,有多优秀,慕容垂可是早就听说了,今天更是看在眼里,如果我是他,绝不可能让你回去的,你只肯放下武器,不肯归降燕国,那他就会用人质来扣住你,断不会让慕容兰哪天偷偷地把你放跑了。至于这人质嘛,嘿嘿,有比刘敬宣的这些部下更合适的吗?”

    刘裕咬了咬牙,沉声道:“桓玄,你不是慕容垂,不要代他作什么决定,把我的话转给慕容垂就行,至于让我以后跟着你,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就如你所说的,我哪怕是答应了你,你也不可能从慕容垂手中带走我的。”

    桓玄笑道:“只要你肯答应以后为我效力,我自然会尽一切的努力来救你出去,当然,你得换个身份了,对外我们会宣布你战死了,而你以后回晋国后,再也不可以真面目示人,我会把你的家人接到荆州跟你团聚,当你如愿扫平天下,建立不世功勋的时候,我自然会让你的身份公开。”

    刘裕冷笑道:“做不到的事情就不必这样空头许诺了,而且我刘裕不会违心向你低头的,桓玄,去告诉慕容垂,我可以留下来,跟他走,但放了我的兄弟,这几百人对他来说,毫无意义,如果他一意孤行想消灭我们,那我保证,他一定会付出难以想象的惨重代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