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八百三十章 秦宫之夜双幻术

    刘裕的脸色一变:“这是怎么回事,秘道怎么会被苻坚所知道?”他一边说,一边上前去开始解慕容兰身上的绳索。

    慕容兰淡然道:“因为这个所谓的秘道,不是慕容纬他们挖的,而是历代定都长安的王朝,历任在长安的皇帝,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给自己准备了这些逃生的秘道,以备万一。苻坚入主长安,但住的仍然是以前汉家王朝时的旧宫殿,相应的,也把这些秘道给继承下来了。”

    刘裕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就是说,这些秘道是原来就有的,而秘道的图纸,机关这些,也被继承下来了?”

    慕容兰点了点头:“是的,历朝历代,这种皇宫中的秘道的资料,都会跟宫廷实录,起居注这些一起,置于皇家内档,而新建立的王朝,往往第一件要做的,就是取得这些官方的资料,于公来说,知前代的公文,皇帝的诏命,可以了解前代兴亡的原因,有助于吸取经验教训。而于私而言,知道这些皇宫的秘道,机关,既可逃生,也能防刺客。当然,有些秘道,是后来挖的,比如苻坚如果这些年也挖了一些秘道,那我们就不知道了。”

    刘裕勾了勾嘴角:“那为何你会知道这些前代的秘道?照理说你们燕国不曾入主长安过,怎么会知道以前秦汉时期留下的这些秘道呢?”

    慕容兰把身上紧紧缠着的绳索扔到了地下,开始揉起自己因为被绑了太久而有些麻木的手腕和关节,她的秀目看向了清河公主,说道:“这就是清河和凤凰他们入宫的使命了,一方面,他们被苻坚所玩弄,另一方面,他们也趁机盗取了只藏于宫廷内库之中的这些机关消息图,前一阵的突袭秦宫,那些西燕杀手,就是从几条秘道里钻出来的。”

    清河公主幽幽地说道:“这是苻坚应付出的代价,我们慕容家的子女,不会就这么轻易地给他玩弄的。只可惜,天意不在我们这边,就差了一点点,给你们坏了事。”

    刘裕正色道:“你们慕容家和苻坚的恩怨,我不想评论什么,成王败寇,作为皇室成员,生来享受平民百姓几辈子都不会有的荣华富贵,自然也要承担这亡国的屈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你们的复仇,也无可指责。但是你们为了复仇,要害这关中几百万百姓,害天下亿万生灵的性命,这是我断然不能答应的。不仅是我刘裕这个汉人,就连你们的姑姑,都不会接受!”

    清河公主的眼中闪过一丝怒火:“不要提她,她已经忘了自己姓什么了。作为慕容家的子女,不为慕容家的兴亡存续拼搏,却跟你这汉人一样,去关心什么天下百姓的死活,真是笑话!你以为你们这样帮苻坚,他就会感激你们吗?秦国和晋国,和大燕永远是死敌!”

    刘裕摇了摇头:“这不是国家间的事,只是百姓的事,王朝霸业,征战天下,本是无可厚非,但为了这个野心,就拉上成千上万的无辜百姓陪葬,那就是率兽食人,不管是汉人还是胡人,我都要阻止他!”

    清河公主冷笑道:“好了,刘裕,你不要在这里假慈悲,你不是和尚,你只是一个双手沾满了鲜血的屠夫,在这里讲什么生命的高贵,不觉得可笑吗?”

    刘裕慨然道:“那不一样,我确实杀人如麻,但我是军人,为国家而战,在战场之上,敌对双方的士兵没有私怨,只有国仇,无论是杀人还是被杀,都是问心无愧,无怨无悔。可是我刘裕敢说,此生到目前为止,从没有杀过一个无辜的好人,更没有杀过一个没有武器的百姓,这就是我跟你们这些野心家最本质的区别!”

    清河公主被刘裕这义正辞严有些震慑,顿了顿,说道:“就算是吧,但这些跟我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刘裕,我不是男人,只是一个女子,一个被欺负的女子,我想要的,只是报仇而已。现在这个计划已经失败了,我对这个世界,也没有什么依恋了。你们走吧,我不想落到苻坚的手中。”

    慕容兰的目光看向了那个香案之上,那些木偶泥塑,幽幽地说道:“清河,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学习这种幻术的?如此凶残的幻术,是谁教你的?”

    清河公主闭上了眼睛:“我是个弱女子,没有象姑姑你这样从小就接受严格的武艺训练,我能复仇的唯一办法,就是学这些东西,有异人教会了我这些,我不能说出他的名字,只能说,他不是我们慕容家的人,这个秘密,会跟着我永远地消失。”

    刘裕的心中一动,说道:“有件事我不明白,那夜我和慕容兰潜入秦宫的时候,也是你对我用了幻术施法吗?”

    清河公主点了点头:“不错,是我,当时我是想用幻术来控制你,去刺杀苻坚的。只可惜,你没有上当。”

    刘裕睁大了眼睛:“不可能,当时我是跟慕容兰一起行动的,怎么会是你?而且,这个幻术应该是需要你在我身上放了东西才能施法,可我何时跟你有过什么接触过?”

    清河公主平静地看着刘裕:“你还记得,那个宫门边的夹壁墙吗?你在那里面,遇到的女人,不是我姑姑,而是我清河。”

    刘裕与慕容兰对视一眼,都是一脸疑云,慕容兰秀眉一皱:“怎么回事,我明明记得刘裕跟在我的身后,怎么又来什么夹壁墙?”

    清河公主微微一笑:“那是因为姑姑你也被我施了幻术了,那日你来最后与我们商定行动方案时,可曾记得侄女给了你一个护身符?就是靠了这个东西,我让你一直以为刘裕就在身后,其实,你的身后,只有一个杀手在跟着,不是刘裕。”

    慕容兰恍然大悟:“你这小妮子,居然对我也用这手,这么说来,那天在秦宫里,你积心积虑地引开我,就是为了对刘裕施幻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