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八百零五章 慕容提议双全法

    慕容永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惧之色,一闪而没,转而打了一个哈哈:“刘裕,你太狂了,虽然你很强,但是我至少有上百名勇士,要想取你性命,只怕也非不可能。”

    刘裕微微一笑:“我的性命能不能保住是另一回事,我说的是,我让你不能活着离开这里,这就足够了,我相信,在我倒下之前,取下你的首级,还是有把握的,要不,咱们试试?”

    慕容永没有料到刘裕会这样说话,这下他脸色大变,不自觉地退后了半步:“你,你想干什么?杀了我,你自己也活不成,这对你,对你有何好处?”

    刘裕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来关中的目的就是为大晋保住这关中,这长安的百万子民,现在西燕军打仗,多是靠了你的谋划,没了你,苻坚要胜慕容冲并不是太难,打败了你们这些鲜卑强盗,百姓自然得救,所以,我的任务就可以完成了,这回我来之前,就作好了牺牲的准备,若是死了还能拉上你垫背,挺好!”

    慕容永不可思议地摇着头:“疯了,疯了!刘裕,你就是个疯子!”

    刘裕平静地说道:“置之死地而后生,置之亡地而后存,慕容永,你也算是熟读兵书的兵法大师,这个道理会不明白吗?在战场之上,所向无前,有死无生,这才可能拼出一条活路,这个道理,你若是不明白,以后就算你回关东,也绝非慕容垂的对手!”

    姚兴突然哈哈一笑:“高,实在是高,都说刘裕乃天下的勇士,但我父王常说,刘裕更有将帅之才,他日若能独掌一军,必可横扫天下。这一点,在洛涧的那个夜里,我已经确认过了,今天,我终于明白,为何那天夜里,你刘寄奴可以强渡涧水,大破梁成啦!”

    刘裕看着姚兴,微微一笑:“姚世子,你们羌人在岭北自立,陇右一带是你们的发源地,可是你们为何也要来请王道长呢?”

    姚兴笑着摇了摇头:“这关中之地,应该是有德有能者得之,苻坚好大喜功,发动战争,苦了天下百姓,以致叛乱四起,我父王曾经真心想要辅佐他成事,但他却不问青红皂白,只因为一次败仗就想取我父王性命,可以说,我们姚家,是给逼反的,既然反了,那自然跟苻坚的秦国不两立,他可以取天下,我们同样也可以。所以,既然你能来这里,我为何不行?”

    慕容永冷冷地说道:“无耻!你明明说了,之前你们姚家就跟吴王勾结,和晋人暗通款曲,致使苻坚淝水大败,现在又说,你们是给逼反的?”

    姚兴勾了勾嘴角:“此一时,彼一时嘛,慕容垂想要复国,我的父王跟苻坚也有杀兄之恨,但反过来说,苻坚对我们两家也有些恩情,所以当他天下大乱时,我父王一开始还是想保苻坚的,可惜他儿子不听父王忠言进谏,兵败身死,苻坚又因为此败认定父王跟你们家的慕容垂是一伙,必欲除之而后快,所以父王不想反也只能反了,这不是再正常不过么?毕竟,我们姚家还是恩怨分明的,不象你们慕容氏,永远是喂不熟的白眼狼啊!”

    慕容永勃然怒道:“你再敢胡言乱语,信不信我出去之后,就发兵攻你们羌人?”

    姚兴笑道:“好啊,你们西燕要是不怕两线作战,尽可放马过来。慕容永,你也算是名将了,将不可因愠而攻战的道理,还不明白吗?”

    刘裕看着这两家在这里狗咬狗,心中好笑,也不理会他们,看向了一直捻须不语的王嘉,说道:“王道长,我今天来此,是真心希望你能出山,救救长安的百万生灵的,并非为秦国苻坚,希望您能看在这百万生灵的份上,出山救人。”

    慕容永冷冷地说道:“刘裕,你如果想保全长安百姓,何必来找王道长?我有一计,你听我的,保管我们能携手共赢,互惠互利。”

    刘裕轻轻地“哦”了一声:“怎么个计策能让我们携手共赢呢?我倒是挺有兴趣听听的。”

    慕容永微微一笑:“你既然是保长安百姓,不保秦国苻坚,那就容易得多了,只要你肯刺杀苻坚,那长安城必然群龙无首,不攻自破,我们慕容氏大燕取了长安之后,保长安百姓不死便是。反正我们的目的就是报仇,只要苻坚一死,大仇得报,甚至不入长安都可以,你知道的,我们的目的是重建大燕,大燕的根本在关东,并不在关中,所以,我们早晚是要离开关中的。如此一来,你既保全了长安百姓,我们也完成了复仇之举,岂不是两全其美?”

    刘裕笑道:“原来这就是你说的携手共赢啊,可是我有一点想不明白,你们要报仇,却是让我去刺杀苻坚,这样等于报仇的权力交给了我,这一点,慕容冲会答应吗?”

    慕容永笑道:“中山王只是中山王,他可不是我们大燕的皇帝,我们的皇帝,是我家主公,慕容公讳纬。对我慕容永来说,救出皇帝陛下,才是首要之事,至于杀不杀苻坚,都并不是最重要,能杀最好,就算留他一命,只要能复国,也可以接受,你看,吴王殿下在关东,不就是风生水起吗?要说仇恨,他可不比中山王来得小吧。这就是眼界和心胸的问题了。”

    刘裕冷冷地说道:“你在背后这么说你现在的主帅,就不怕他知道了这话后,要你的命?”

    慕容永哈哈一笑:“放心,刘将军,现在我身后的,都是忠于陛下的部曲,死士,慕容冲留在我这里的眼线塔里木提,我早就留在谷口伏击你了,谢谢你帮我除了他,现在,只要你我不说,而姚世子也能守口如瓶的话,那慕容冲自然不会知道这些事。”

    姚兴冷笑道:“可我为什么要守口如瓶呢?你今天杀了我的人,又想对我不利,慕容永,我并不喜欢你,让慕容冲除掉你,对我们好像更有利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