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八百零三章 秘谷之中遇仙童

    刘裕的眼中,没有任何怜悯,在长安呆久了,虽然不是秦军士兵,但是看到跟自己穿同样衣甲的人,每天出去,却未必能回得来,那种心灵上的悲伤,以及对于西燕军的愤怒,是不言而喻的,更不用说长安城中的这么多百姓,也多有被燕军屠杀,抢劫的,那斑斑血泪,更是让刘裕心中忍了几个月的怒气,若不是碍于不能加入秦军与西燕军作战的这个底线,只怕他早就会出城一战,报仇雪恨的,今天之所以杀得这么爽,也是因为有了一个可以光明正大地杀敌的机会。

    刘裕的目光落到了这个在地上惨叫的人的身上,他的面当已经在刚才的打斗中滑落了,一张二十六七岁的脸,露了出来,三角眼,高鼻梁,皮肤很白,黄须黄眉,是个标准的鲜卑人,刘裕勾了勾嘴角,平静地说道:“你还算是条汉子,起码敢跟我正面厮杀,不象你的同伴,一个个只顾逃命,不过,你不是我的对手,如果你肯回答我的问题,我可以给你个痛快!”

    这个鲜卑汉子痛得眼中尽是泪水,却强忍着不落下来,他大力地吸着气,咬牙切齿地说道:“我,我认识你,你,你就是刘裕,那个,那个北府军的汉人。我,我早就想会会你了,今天,今天能死在你手上,我,我塔里木提,没有,没有遗憾!”

    刘裕的眉头一皱:“你没有姓氏吗?只有这个胡人的名字?还是说,你是慕容家的部曲?”

    塔里木提点了点头:“不错,我,我是中山王的部曲,他,他提起过你,说你能为我们除掉苻坚,可是,可是你却背叛了我们!”他一口气说了这些话,似乎没那么痛了,但是一停下来,额头尽冒冷汗。

    刘裕看他的样子,脸上泛起了红光,似是有回光返照的迹象,他心下感叹,这个鲜卑勇士,起码堂堂正正地战死了,也算是死得其所。趁着他还能说话,尽可能地多问些内容的好,想到这里,他沉声道:“我来长安另有目的,可没答应帮你们刺杀苻坚,你们别想多了。你们西燕军,为非作歹,残害百姓,祸乱关中,我堂堂大晋勇士,岂能与你们为伍?!”

    塔里木提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大口喘气道:“原来,原来你不是我们的人,可惜,太可惜了。可是,可是你既然与我们为敌,为何,为何不帮秦军作战?”

    刘裕淡然道:“我是晋国将士,自然不能为敌国效力,你们西燕也好,他们苻秦也罢,都是大晋的叛臣贼子,我岂能加入?好了,闲话不多说,你这回来这里,是为了代你主子慕容冲监视慕容永吗?”

    塔里木提点了点头:“不错,中山王说过,慕容永的心思,谁也看不穿,不能让他一个人过来,可惜,可惜我不能向中山王报告这里发生的事了。”

    刘裕微微一笑:“最后一个问题,你们为什么会留在后面?还有姚兴他们羌人现在怎么样了?”

    塔里木提咬牙道:“我们,我们出洞时,遇到了埋伏,是,是姚兴留下的人,我们人多,杀了十几个羌兵,然后,然后慕容永带着主力进去了,留下,留下我们打扫战场,铁克拉队长,队长说,我们,我们不能象羌人那样傻傻守着,要,要埋伏,没想到,没想到这个伏击,给你,给你破解了!”

    他的脸上闪过一丝不甘之色,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刘裕点了点头:“那他们进去后战况如何,你也不知道了是吗?”

    塔里木提的眼中光芒渐渐地散去,脸色也从刚才的红润变得渐渐地苍白,他的声音低沉了下去:“不,不知道,你,你可以自己去看,刘裕,你,你可以杀了,杀了我们,但是,但是我们鲜卑的天神,天神会保佑我们的,不会,不会让你,让你…………”

    他说到最后,突然头一歪,就此气绝。

    刘裕叹了口气,把脚从他的胸口挪开,以手按胸,向着塔里木提的尸体行了个军礼:“塔里木提,你是个勇士,值得这个礼,现在我要去办事,等我办完了正事,会回来埋葬你的。”

    刘裕说着,收刀入鞘,插于后背之上,左手提弓,右手持箭,向前而行,这是一处山谷,一条溪水,穿谷而时空,林中野兔和白狐,蹿跃于草丛之间,完全不畏生人,而鸟儿则停在树枝高处,欢快地鸣叫着,若隐若现的白色雾气,在山谷中弥漫着,刘裕突然觉得这一切很熟悉,似是在哪里见过,可仓促之间,又一下子想不起来了,一边走,一边思索,冷风徐徐,让他刚才战斗而狂热的大脑,变得重新冷静下来。

    突然,前方一阵脚步声响起,轻轻的,刘裕心中一动,搭箭上弦,指向了前方,白雾茫茫,看不清来人,他沉声道:“什么人,报上名来,不然休怪我不客气!”

    两个十三四岁,梳着八角小髻,身着青色道童袍的小厮走出了白雾,左边一个,肤色稍黑,对着刘裕一个稽首礼:“敢问来者,可是江左刘裕刘寄奴?”

    刘裕放下了弓,却仍然是箭在弦上,随时可以发射,尽管来者是道僮,但也不排除是慕容永或者是姚兴的人假扮,他点了点头,沉声道:“我是刘裕,你们可是王嘉王道长的弟子?”

    右边那个皮肤有点泛黄的道僮微微一笑:“我叫苍松,这位是我的师兄白云,我们奉了师尊之命,特来此迎候刘将军。”

    刘裕摇了摇头:“我不是将军,不用这样叫我,不过,令师怎么会知道我来?前面还有两波贼人前来,他们有没有伤害令师?”

    白云与苍松相视一眼,笑着摇了摇头:“自然没有,姚世子和慕容将军也是为了请师父出山而来,要守礼的。师父昨天就算出,今天会有三波来客前来,他说,如果要请他出山,那需要你们三方公平竞争才是。如果谁想凭借强力,那师尊是不会屈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