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七百零七章 荥阳城前修罗场

    中原,荥阳。

    一座巍峨的城市,座落于平原之上,傲视着东面的群山,群山之间,远远可以看到雄关汜水(虎牢关),夹山而建,一条羊肠小道,自关后而出,出山即为大道,直到荥阳城东关,若是太平时期,从汜水关到荥阳城的这条官道,当是车水马龙,行人不断,可是现在,在这个兵荒马乱之时,除了偶尔能见到的几个逃难的行人,拖家带口,推车荷担外,几乎连条野狗都看不到,本当人烟稠密的中原重镇,这会儿竟然如同一座幽灵般的死城一般,看不到任何生气。

    官道之上,刘裕与慕容兰相伴而行,他们的脸上,都已经戴上了慕容兰所制作的人皮面具,刘裕扮成了一个三十多岁的黑脸中年人,而慕容兰则戴了一张年近四旬,有几根黄须的胡商的面具,他们都辫发皮袍,刘裕的百炼宿铁刀则背在身后,慕容兰的双刀插在刀鞘之中,绑于两腿之侧,标准的胡人打扮。

    从建康城出来,已经有二十多天了,准确地说,从寿春向北,就是这般景象,几乎可以说是百里无炊烟,千里无行人,原本还算繁华的两淮与中原东部地区,在经历了淝水之战后的乱兵游勇的洗劫,以及各路盗匪,马贼的相继而起之后,民众多逃散一空,要么跟着慕容垂的军队向北而行,要么举家南下,进入晋地,留在原地的,多是这样的老弱病残,靠着最后一点剩下的存粮,苟延残喘而已。

    刘裕走的很慢,他的心情和他的脚步一样地沉重,作为一个军人,从来都是随大军行动,虽然也曾见过不少战地的民众逃难一空的景象,但是这还是他第一次孤身进入北方,与上一次去丁零翟部的和平谷相比,几乎是天堂与地狱之分。

    刚才穿过已经空无一人,关门洞开的汜水关时,他已经很受心灵的冲击了,现在走到了这个荥阳城关前,抬头仰视那巍峨的城墙之上,挂着几百个已经开始腐烂的尸体,城门前的护城沟里,堆满了还身着军服的无头尸体,早已经被野狗与乌鸦啄光了皮肉,腐尸的味道中人欲呕,而成群结队的苍蝇在这些尸体上飞来飞去,享受着属于自己的美餐。

    刘裕终于停下了脚步,眉头深锁,眼中透出一丝愤怒之色:“是谁做的这伤天害理之事?屠城杀人,还不掩埋尸体,他们这是想做什么?”

    慕容兰轻轻地叹了口气,尽管隔了面具,但她的脸色也不太好看:“那大约是两个月前,家兄率军攻破荥阳的事,翟斌所部的丁零人死性不改,又是在城中洗劫,还把守城俘虏的几百名士卒全部斩杀,悬首城墙,说是要耀武扬威呢。”

    “当时大哥很不满意,本想阻止他,但慕容凤劝大哥,说丁零人主动来投,这时候若是多加约束,只怕他们会心生叛意,在中原一带本非我们长久所立足之所,对于抵抗我们的人,加以惩戒,以立军威,并非不是一个选择。”

    刘裕勃然大怒,厉声道:“一派胡言!军人杀敌当然是应该,可是对于放下武器的俘虏,还有那些平民百姓,怎么可以随便屠戮,若是为了立威就能随便杀人,那还要军纪做什么?!”

    慕容兰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怒,冷冷地说道:“刘裕,你也别冲着我吼这个,难道你们北府军就不杀俘虏了?君川之战的时候,河里漂的全是给你们杀的俘虏吧,这么快就忘了?”

    刘裕一时语塞,转而重重地一跺脚:“若我为主帅,绝不会如此,作为军人,可以不接受敌军的投降,将之消灭于战场,但是杀俘乃是天怒人怨之事,更不用说抢劫和屠杀平民了。”

    慕容兰的眼神变得落寞起来,轻轻地叹了口气:“刘裕,你说的是对的,我也赞同你,越是乱世之中,越是应该行仁义手段,这样才能得人心,但是你要知道,在这个世上,好人少,坏人多,尤其是乱世,秩序破坏,没有人能强力统治,所以散兵游勇们,都会轮流地来洗劫各地。”

    “荥阳本是中原重镇,有数千兵马把守,一般的土匪流寇不敢攻打,但是被燕军攻破之后,这一带就再也没了秦国的军队,残存的附近各州郡的官吏们,或逾城挂印而逃,或率州郡兵马向洛阳集中,投靠苻晖。而本地的军士,往往在路上就大量地逃亡,成群结队地变成散兵游勇,到处打劫,这一路上,咱们碰到的这些流寇马匪,不也加起来有四五股了么?”

    刘裕咬了咬牙,一路之上,两人确实遭遇过二三十人一股的兵匪,穿的倒是秦军的衣甲,但洗劫村庄,或者是拦路抢劫的,也是这些人所为,也是他们运气不好,碰到刘裕和慕容兰这两个杀神,打劫不成反成鬼,每每被刘裕斩杀领头之人,余众溃散,而两人这一路而来的干粮,倒反而靠了这些人来贡献了。

    慕容兰看着刘裕,正色道:“刘裕,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本来前几天我们走小道,会碰到散匪,你不愿见他们那种欺凌弱小,抢劫村庄的恶行,所以我们才改走大道,我就知道,走大道,过大城,十有八九会看到荥阳这般的光景,这会让你更加愤怒,但你要记住,这就是乱世,以后你会看到更残忍,更可怕的景象,如果有一天你真的想要收复北方,成就霸业,只怕你还得亲手创造这样的世界。”

    刘裕沉声道:“我永远也不会象你们胡人这样,或者是象那些纵兵行凶的将领那样,靠着屠杀和抢劫来完成什么自己的霸业,慕容兰,你记住,我要收复的,是一个能让汉人安居乐业,享受太平的北方,而不是象这样的北方。若我现在领军,一定会保境安民。”

    慕容兰冷笑道:“是啊,看到这里你要保境安民,然后看到下一个这样给洗劫和屠戮的城市,你要再分兵保境安民,请问刘大将军,你有多少兵可以分了去保境安民?这里两千,那里三千,那请问你就算十万大军出发,等到洛阳城下,还剩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