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五百四十章 按兵不动斗智勇

    魏咏之迅速地竖起了一面红旗,狠狠地在空中绕了三圈,一面绣着老虎的大将旗原地升起,而前方的三千名晋军,齐齐地发出了一阵震人心魄的吼叫声,长槊手们扔掉了手中的盾牌,双手端着长槊,如同一道闪着寒光的尖刺森林,向前冲去,久经训练的他们,就连这一路小跑的速度也几乎是一模一样,若是从侧面看,整条晋军的战线,都几乎是维持在同一条水平线上,前后的误差不会超过两步。

    而在前三排的长槊手之后,那些刚刚退下的弩手,纷纷把手中的弓弩扔在了身后,抄起放在后面的大刀,战斧和盾牌,变成了标准的跳荡兵(刀斧手)。

    这些跳荡手们跟在长槊手的后面,不紧不慢地小跑着,只等长槊手们的排队突刺彻底打垮敌军的阵形,再上前放手追杀。只穿着硬皮甲和皮盔的他们,比起一身铁甲,足有三十斤重的防具在身的长槊手们,在速度和敏捷上还是有极大的优势的。

    在跳荡兵的身后,则是一千余的弓箭手,一边向前齐步推进,一边不断地仰天吊射,黑压压的箭雨划着弧度,绕过前方的跳荡兵和长槊手们,准确地砸向百步之外的秦阵线。

    由于秦军前方的盾墙被完全打破,后面举盾的许多士兵也在第二轮弩矢风暴的清洗下,非死即伤。

    刚才还是完美的,全方位防护着的盾阵,不仅正面已经几乎完全被击破,就是头顶的盾牌也是少了一大片,这会儿被晋军的箭雨清洗,挤在一起的秦兵们,很多只是头上扎了个白布头巾,连头盔都没有,就如同被风吹倒的麦浪一样,一片片地被射倒。

    秦军的前排矛手,在这一段的本来足有两千多人,可是在晋军这一阵箭槊相交的攻击下,只片刻的功夫,就死了一大半,剩下的人也给吓得没了战意,齐齐地向后奔去,却又被空中倾泻的箭雨射成了一个个刺猬,五百多人里,跑回去的不到一百,其他全做了箭下亡魂。

    晋军的长槊手们攻上了营栅高地,第一排的槊手们长槊向下,攒刺起地上还在翻滚,没有断气的敌军伤兵,而后排的槊手则越过前排战友们身边的空当,向前几步,继续刺起更前方的敌军伤兵和尸体,很快,这样交替前行,秦军的尸体渐渐地被晋军的步伐所淹没。

    刘裕兴奋地大叫道:“不要割首级,不要停下来,快,赶着敌军败军,攻向下一个军阵,不许停,不许停!”

    他说完之后,迅速地跟了上去,而魏咏之一挥手,打着老虎大旗的几个军士,扛着旗子,继续向前跟进。

    八公山上,谢玄仍然是散发如狂,低头抚着那焦尾琴,可是琴声已经变得高亢而急促,应合着几里之外对岸那舍生忘死的冲杀,司马道子也已经到了他的身边,几次想出声,却被身边的王国宝所阻止,终于,他忍不住了,上前两步,说道:“幼度,现在我军前锋已经攻破敌营,是不是可以把后续部队全部投入,一举击垮秦军了?”

    谢玄的手一点也没有停下的意思,琴律依旧,甚至没有睁一下眼睛,仍然在那里弹奏着,司马道子的脸色微微一变,一丝不快闪过了他那张黑色的脸,王国宝沉声道:“谢玄,虽然说你是主帅,但是王爷亲口发问,你却置之不理,是不是太傲慢了?”

    一边的谢琰连忙说道:“不是这样的,幼度现在是在判断和指挥全局,琴由心生,他现在已经完全进入了那种状态,不能停下,如果他觉得有必要全线突击,是会亲自下令的。”

    司马道子咬了咬牙:“可是现在前面形势一片大好,还不投入重兵将敌一举击垮,太可惜了啊!只靠中军的那几千过河部队,怎么可能打垮几十万秦军呢?”

    琴声嘎然而止,谢玄的眼睛慢慢地张开,平静地看向了对岸,缓缓说道:“敌军前营虽破,但仍会留有有力部队反击,我军如果现在过河,过于密集,会受到大量杀伤,无论是铁骑,战车还是弓弩阵,都会让我军付出重大伤亡,所以现在,按兵不动,让前锋试出敌军的后招,方为上策!”

    司马道子的脸上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王国宝还是不甘心,沉声道:“就这几千人,真能试出敌军的杀招吗?他们的杀招要是出了,我们怎么可能挡得住?”

    谢玄微微一笑,再次轻轻地抚起了琴,这一回,琴声变得舒缓而柔和,与那战场上的生死相搏的气氛,显得不再合拍,一边抚,谢玄一边轻轻地说道:“本帅相信北府兵,相信老虎部队的战斗力,即使是这五六千人,可敌十万,即使是敌军出了杀招,他们也一定能破解的!”

    淝水北岸,高坡之上,苻融的眉头紧锁,看着前方的战况,刘裕等人已经杀到离这里还有不到三里的地方,而秦军的战线,仍然在不住地后退,随着苻融身边的传令兵一次次地挥舞旗帜,一军又一军的秦军部队,在不断地上前,而前方被击溃的败兵,则是潮水般地从两边退下,往往刚刚上前投入战斗不到一刻钟的整支部队,一刻钟之后,就只剩下不到一半的人马退下,短短地半个时辰左右的功夫,刘裕的那面老虎大旗又向前推进了足有四百步之多,而杀伤的秦军,不下五千!

    毛当喃喃地说道:“这支晋军,怎么如此凶悍?我军中军的精锐,是多年来横扫天下的主力,可是几万人轮番上阵,都挡不住这三千铁甲,看来,我们需要用骑兵反突击,稳住战线了!”

    苻融的眼中冷芒一闪:“今天总算见识到刘裕和老虎部队的厉害了,罢了,看来步兵无法挡住他们,敌军也不上当,在这个时候投入主力过河,传令,出动高力卫队,给我吃掉这突前的晋军!我就不信,刘裕要是完蛋了,谢玄还坐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