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四百三十二章 绝处逢生再出征

    当刘裕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他的浑身上下,如同炸裂一样地疼痛,在昨天钻进了那个地洞之后,几乎是落地的瞬间,他就晕了过去,朱家兄弟的惊呼声是他最后的记忆。

    刘裕喃喃地说道:“这里是哪里,我是死是活?!”

    一个沉稳有力的声音在几步之外响起:“你当然还是活着,因为,上天不会这么容易把你这员虎将的命给收回,你还有很多没做完的事,没立成的功。”

    刘裕的脸色一变,扭头看向了声音的方向,这一下的活动,让他前夜里受的刀伤,箭伤,尤其是中了火箭的那种烙伤,伤口顿时一阵钻心的剧痛,如同万蚁噬心一般,饶是刘裕如此钢浇铁打般的汉子,仍然痛得忍不住轻呼了一声“哎呦”。

    朱龄石和朱超石的声音同时响起:“师父你怎么了,你千万要忍着点,胡将军说了,一定能治好你的?”

    刘裕目光所及之处,朱家兄弟的脸上,尽是泥垢和被汗水与泪水冲开的那一道道痕迹,全身上下几乎都跟个泥猴儿似的,脸上除了眼白外几乎没有一处不是黑色的地方,刘裕心下感动,想不到陪自己冲出重围的,竟然是这两个少年,在寿春大牢中的一念之慈,居然救了自己一条命,也许这是冥冥中的天意吧。

    刘裕心中一宽,本来因为乍醒而有些迟钝麻木的思维,一下子变得异常活跃起来,他看着那员黑脸大将,点了点头:“您是来救援寿春的胡彬将军吗?”

    黑脸大将点了点头,正色道:“不错,我就是胡彬,刘裕,我听说过你的名字,更知道你的很多事迹。本以为有你镇守寿春,至少能撑上一个多月,所以我受了谢镇军的委托,先行率军来救,扎营在城南五十里处的硖石要塞,这样一城一营,为犄角之势,秦军纵有百万大军,也难迅速得手。”

    刘裕想到昨天的事情,心中悔恨不已,虎目含泪:“都怪我,错信奸人,导致城中被敌军里应外合,一夜之间就攻陷,是我害了徐将军,是我害了徐幢主,是我害了城中几千兄弟。都是我的错!”

    刘裕越说越难过,越说越伤心,把头不停地撞向了榻边的木头,身上的伤口被他的大动作拉扯得一阵阵钻心般的剧痛,可是跟他心中的痛苦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

    胡彬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刘裕,你的心情我很理解,但现在不是轻贱自己,承担责任的时候,昨夜我看寿春城中火起,心知不妙,马上带兵出营,想要营救你们,结果非但没有救出一个人,反而被秦军追击,他们是冲着我的营寨来的,我匆忙之间只能退往还没有建好的备用营地防守,现在你所在的地方,就是我的新营,也正好是你们的地道出口所在。”

    刘裕的心中一动,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这么说来,留在军营中的粮草和辎重,已经全部失去了?”

    胡彬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丝无奈之色:“是的,此地地势尚可,在一个小高坡上,秦军已经将我们团团围困,但一时半会儿也难以攻上来。现在我们和外界的消息已经完全隔断了,士卒身上的干粮只够吃两天的,如果援军不到,不出五天,我军必会不战自灭。”

    刘裕挣扎着坐起了身子:“所以,胡将军要迅速突围,把这里的情况,向谢镇军汇报是吗?”

    胡彬点了点头:“是的,军情紧急,本来我以为以你的这一身超人武功,可以杀开一条血路,去传递这个消息,但是你现在这个样子,只怕是走路都困难,这么重的伤,没十天半个月,是不可能好的。我还是另想他法吧。刘幢主,你且在这里安心养伤,我相信,天无绝人之路!”

    他说着,站起身,转身欲走。

    刘裕突然说道:“且慢,胡将军,也许我可以帮上你的忙!”

    胡彬不信地转过了头:“刘幢主,别开玩笑了,你看你现在站起来都不容易,还是好好休息吧,我晚上再来看你。”

    刘裕咬牙撑起了身子:“相信我,当年我给刁家兄弟打得比现在还惨呢,不用一天就能下床,胡将军,请你晚上来找我,到时候你就知道我是不是在吹牛了。”

    两个时辰后,胡彬的脸上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神色从容平静的刘裕,不停地摇着头:“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受了这么重的伤,这么快就好了?!”

    刘裕微微一笑:“卑职曾受过高人秘法,有一些迅速痊愈的法门,从军以来,多次重伤,全赖此法得以保全。”

    胡彬的眼中闪过一丝兴奋:“那不知道刘幢主能不能把这个秘法相告,我军上下人人习得,那就所向无敌了。”

    刘裕摇了摇头:“卑职受此秘法时,曾立下重誓,不得向外透露,而且此法与卑职的体格有关,常人若是贸然使用,只怕会反受苦祸。”

    胡彬叹了口气,声音中透出几分失望:“太可惜了。不过至少这回刘幢主你已经完全恢复了,以你的身手,就算秦军有百万大军,又怎么拦得住你呢?我这就给你安排好马和铁甲,助你突围。”

    刘裕摆了摆手:“不可,胡将军,如果我这时候突围,就算成功,秦军也知道援军将至,想必会在大军到来前全力攻营,这里的情况我已经看过,实在是有点简陋,缺乏基本的防御工事,若是秦军象攻寿春城那样不顾伤亡地强攻,只怕一天也守不住啊。”

    胡彬点了点头:“那刘幢主可有更好的办法?”

    刘裕微微一笑:“我跟朱家兄弟聊过,他们的地道不止一处出口,我这就跟他们重进地道,从淝水边的另一个出口出去,那里是一处荒无人烟的密林,想必秦军不会在那里扎营,只要我出了地面,奔去广陵,只消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