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四百一十八章 氐秦援兵夜入营

    慕容南突然狠狠地一甩手,转身就走:“要给,你自己给她!刘裕,你记住,我要你活着,好好的活着,你不是为你一个人而活!”

    刘裕看着他的身影渐渐地远去,一缕淡淡的脂粉香气钻进了他的鼻子里,他的鼻子抽了抽,叹道:“这慕容兄弟什么都好,怎么就偏偏喜欢抹这些玩意?是不是因为胡人吃羊肉多了膻味重,才要用这个来掩盖呢?”

    不过他很快想到,也许慕容南说得有道理,本来只想完成了这次护卫联姻的任务,让这寿春城能成为挡住秦军攻势的第一线,为北府军的集结出征争取时间,可现在弄成这样,自己身陷险境,那些嫉妒自己的人,在后方还不知道要做多少手脚,自己真的可以全身而退吗?

    一想到这里,刘裕的神色不免黯然,他的心里有个声音在呐喊着,我这样做,真的是正确的吗?

    一阵悠扬的军号之声,从城外远处响起,刘裕的脸色一变,看向了城北方向,约二十里外,一条长龙也似的火线,正迅速地向着星罗棋布的秦军营地接近,而秦军营中爆发出了阵阵欢呼之声,刚才还在响彻的哀乐,顿时消失不见,刘裕的心中一动,嘴角边勾起了一丝微笑,喃喃地自语道:“很好,秦军的援军,终于来了,你们的下一次攻势,也快了吧。”

    说到这里,他的剑眉一挑,转身对着三十多步外,正缩在城楼的角落里,打着瞌睡的朱龄石大声嚷道:“龄石,别睡了,快起来,召集所有军官迅速军议!”

    秦军大营,到处是欢声笑语,刚才还沉闷压抑的悲伤气氛,随着源源不断的步骑混合部队从后营的大门进入,而一扫而空,新来的兵马,人如龙,马似虎,个个膀大腰圆,盔明甲亮,一看就是精锐的部队,而他们一路行来,几乎沉默不语,安安静静,只有行进时的马蹄声和甲叶撞击的声音,在这夜空中回荡着。

    中军的一处高丘之上,苻融一身大铠,与梁成并肩而立,梁成的眉头仍然紧锁,一言不发,苻融摇了摇头,拍了拍他的肩膀:“阿成,知道你初战不利,也许我们都低估了寿春城的防守,也低估了那个刘裕,所以收到你的军报之后,我就连夜带兵赶来了。这八万步骑,乃是从关中和洛阳抽调的精锐部队,除了我们氐族外,还有鲜卑,丁零,匈奴,羯族的兵马,俱是各族精锐。”

    梁成叹了口气:“阿融,可能这回咱们真的遇到硬点子了,我征战一生,连襄阳这样的坚城,也能一鼓而下,可偏偏在这小小的寿春城面前,无计可施,今天我的攻城,几乎是手段用尽,也不惜代价,却除了付出数千精兵的代价外,一无所获,你说,咱们这回的南征,真的可以实现天王的目标吗?”

    苻融微微一笑:“我正是为此事而来的,寿春是东晋经营了多年的要塞城市,那刘裕年轻虽轻,却是勇武过人,又通韬略,以前的俱难,彭超都是宿将,都败在此人手下,所以这回他能挡住你的攻击,也在我的意料之中。”

    梁成睁圆了眼睛:“什么,你明知我攻不下这寿春?那为何还要我来?”

    苻融收起了笑容,正色道:“不攻一下怎么知道能不能行呢?刘裕上次只是野战出采,也许还是受了谢玄的指示,可这回,他孤立无援,独守孤城,就能看出这人是不是真的有一套了。这次你全力攻城,却不能克,也许对你是坏事,但对我们,是好事。”

    梁成的嘴角勾了起来:“阿融,你这话什么意思,取笑我吗?熟归熟,你这样乱开玩笑我一样不高兴啊。”

    苻融笑着摆了摆手:“好了,别这么小气嘛,一点玩笑都开不得。我的意思是,这刘裕有如此将才,如果把他放在八万北府军之中,跟我们决战时碰上,也许会更麻烦,现在他陷在这寿春城中,给我们团团包围,借这机会把他给消灭了,不是有利于我们以后的作战吗?”

    梁成眉头一皱:“这刘裕真有这样的本事?一个幢主而以,临时守城都算是大大超升了,决战中又能起什么用?晋国这么多大将,哪轮得到这小子发号施令啊。”

    苻融收起了笑容,冷冷地摇了摇头:“阿成,自古英雄出少年,我们怎么能用年龄,职位这些庸俗的东西来看呢?就象那慕容家,慕容垂,慕容恪都是战神级别的人物,人家十三四岁的时候就名扬天下,可以指挥千军万马了,比起他们,刘裕算年龄大的了,再说,汉人一向有兵书,录公曾经说过,他年未弱冠时就可以胸中有百万甲兵,所以刘裕这么能打,我不奇怪。”

    梁成点了点头:“这点是我有些世俗了,好吧,就算这刘裕厉害,又是消灭他的好机会,可现在我们该怎么办?今天强攻未果,城中还有很强的反击力量和兵力,你是准备进一步攻击吗?”

    苻融看着远处的寿春城,平静地说道:“阿成,以你之见,现在该怎么办?是围城还是强攻?”

    梁成正色道:“敌军在我军到来之前,本有撤离之意,是这个刘裕强行留下他们的,本来是人心惶惶,但我军初攻不克,他们的士气这回正在高涨,如果我们不趁着兵力充足,士气还算不错时强攻,只怕以后会更难。昨天我攻城的时候,留了城南的门,想让他们逃走的,所谓围三阙一,可看来效果不好。刘裕既然铁了心要在这里坚守,那就只有不惜代价,强行攻克了,现在那胡彬所部五千人马已经到了洛涧,大军大概也随时可到,我们绝不能在这坚城之下消耗士气,拖得越久,对我们越不利。”

    苻融点了点头:“所以,你是要不顾伤亡,强行攻城?”

    梁成咬了咬牙:“就算用人命硬填,也要拿下。阿融,明天你我围困四门,同时强攻,我就不信,刘裕能分成四个人,面面俱到!”

    苻融的眼中闪过一丝冷芒:“阿成,你就没想到用什么办法智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