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三百零一章 寄奴神槊毙强敌

    魏咏之的兔唇动了动,槊尖指向了俱伏利都,所有人都看得清楚,这个一马当先的匈奴将军,就是这些冲阵匈奴骑兵的领头者,一如头狼。

    突然,一阵劲风从魏咏之的脑后传来,他的脸色一变,本能地一缩头,只觉得一道强烈的气流从头顶飞过,甚至连盔缨都被带得飞起,再看前方,那俱伏利都突然从马上飞了出去,他的胸前多出了一杆槊柄,眼中尽是惊惧之色,甚至当他连人带槊给打飞十余步,钉到地上的时候,才喃喃道:“好快的槊!”

    北府军中响起了阵阵欢呼之声:“寄奴哥威武,寄奴哥威武。”

    小岗之上,刘裕的嘴角边带着一丝不屑的笑容,抡了抡手臂:“这等武艺,也敢冲阵?!”

    孙处在一边笑道:“寄奴哥,你太厉害了,这百余步的距离,一槊直接击中,是怎么做到的?!”

    刘裕咧嘴一笑:“三蛋子,把你每天练石锁的时间象我一样去小林子里练飞槊,你也可以的。”

    俱难在后面看得眼睚欲裂,大吼了一声:“伏利都!”几乎要跌下马来,身后的几个护卫连忙策马过来扶住了他,才让他没有落马。

    俱难狠狠地一下甩开了身边的人,咬牙切齿地吼道:“给我冲,我看到了,那个站在小岗之上的,就是杀我儿的仇人,千万要生擒了他,我要活挖了他的心肝,祭奠我儿!”

    随着俱伏利都给刘裕一槊毙命,前方正在冲锋的匈奴骑兵们,那种刚才一往无前的气势,有了一点小小的下降,地上因为遍布尸体,所以他们冲击的时候本就不能加到全速,当俱伏利都落马之时,身后的不少人怕踩到他,都绕着他的尸体走,更是有十余骑奔到他的身边,下马想要扶起他,看看有没有救,这让正在冲锋的匈奴骑兵阵,有了一点小小的混乱,至于那种全速,更是无从谈起了。

    刘裕看得真切,大声道:“放箭,放箭,给我狠狠地射!”

    他的命令很快就给孙处以旗语和号角的方式传到了一线,一阵响亮的军号响过,盾墙槊林之后的方阵之中,腾起了阵阵乌云般的箭雨,无情地倾泻在百步以内,无差别地覆盖射击,让那些骑马挥槊,正在试图加速的匈奴骑兵们,纷纷中箭落马。

    但是这些匈奴骑兵们都是俱难本部的精锐部曲,不是前面那些心中有小九九,怕死畏难的仆从骑兵,即使失去了自己的领头大将,即使遭受了惨重的伤亡,即使面前是一片盾墙槊林,仍然是绝不退缩,活着的人呼啸着就往北府军的前方阵列上冲,因为他们相信,只要冲上去,撞上去,就能铁蹄踏碎这些晋军!

    北府军这里,后面的驻队已经顶上了前方,与战锋队一个层面,这让原来相错相间的阵列,变成了一条整齐的水平线,前面三排是盾牌与长槊手,与他们相隔五步左右的后方,两排弓箭手们正以最快的速度向天空吊射,放箭,打击前方的敌军,而在盾墙之后,则是各队的队正们在声嘶力竭地吼叫着:“顶住,顶住,准备防敌骑冲击!”

    后排的战士们喊着整齐的口号:“顶住,顶住,顶住!”一边喊着,一边向子前倾,手使劲地顶在前方同伴的腰与背上,增加其防止冲击时的定力,而一线的步兵们,则从地上站了起来,扎起马步,下盘牢牢地撑在地上,身子向前稍倾,手中的长槊握得紧紧的,眼中闪出冷冷的光芒,直刺对面冲过来的匈奴骑兵。

    “彭啪”,终于,几十骑匈奴骑兵,冲过了前方的箭雨阵,他们很多人的身上,已经插了不少箭杆,浑身是血,但仍然成功地撞上了北府军的步兵方阵,即使不是全力冲击,那时速几十里的冲力,那边人带马四五百斤的重量,仍然是一股巨大的冲击波,冲得被撞上的北府军方阵上,顿时就出现了不少小的缺口,而那些顶在一起的士兵们,则是给生生地撞地腿下在地上划出一道道深深的痕迹,整个三排人,都往后退去。

    檀凭之的手中持着大盾,他没有持槊,双手都死死地扣住了盾背面的把手,一个面目狰狞的匈奴骑兵,直接撞向了他的正面,手中的狼牙棒高高地举起,然后重重地砸向了檀凭之面前的大盾。

    “啪”地一声,一股巨大的冲力从檀凭之的手上传来,他感觉两臂象是给什么东西狠狠地绞了一下,顿时发麻,紧接着,匈奴骑手连人带马,撞在了他的盾面之上,檀凭之连忙闭上了嘴,两只腮帮子鼓满了气,双眼圆睁,他的脚下本来稳稳地扎在地上,但给这巨大的冲力,冲得不由自主地往后,幸亏了身后的侄子檀韶,顶在他的腰上的手足够给力,这才让他不至于倒下。

    那匈奴骑兵狰狞的脸清晰地展现在檀凭之的面前,遍是刀痕,檀凭之知道,这是匈奴人的习俗,当亲友死时,要在葬礼之上往脸上划出一道道的血痕,以示哀思,这也让多数匈奴人看起来如同恶鬼一样,甚至都不用戴面具吓人。

    檀凭之给这一撞,顶得生生退出去了七步之多,他的脏腑在剧烈地震动着,但是那巨大的冲力,却是渐渐地变小,当檀凭之感觉自己的双腿,给顶出第七步时,他终于意识到,这一下是给顶住了。

    檀凭之哈哈大笑起来:“胡狗,你就这点力气了吗?!不过如此!给我刺!”

    那匈奴人在冲上盾牌的那一刻,因为冲击的速度不是太快,没有直接给顶得从马上飞出来,他的双脚牢牢地绞在马镫之中,而手中的狼牙棒则是左右挥舞,想要去砸他周围一切能够得到的晋军士兵,当然,他最想砸的还是檀凭之,这个躲在盾牌之后的铁甲大汉,是他早就看上的目标,只是他的狼牙棒多次击出,打得这盾牌的表面木屑四飞,都不能如他所愿。

    檀凭之双眼圆睁,一把抄起地上插着的一杆长槊,厉声吼道:“刺啊,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