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二百九十一章 天师妖道树林谋

    檀凭之在一边哈哈笑道:“难道他因为犹豫就不来了吗,要不要我们再拿邵保的脑袋当球踢,来刺激他呢?”

    刘裕笑着摇了摇头:“这招现在已经不灵了,刚才敌军只有千余,可以诱过来一举消灭,故要辱尸,可现在敌军上万,我军援兵还没到,这会儿需要的是粘住他们,又不能让他们一下子全攻过来,你们说,有啥好办法呢?!”

    战场西侧,小树林上的树梢之上,几十个一身灰色的劲装,看起来与这松树一色的天师道教众,各个眉头深锁,刚才上树时那种兴灾乐祸的兴奋劲儿,已经荡然无存,所有人的脑子里都充满了问号,而这些疑问的情绪,已经变成了那种无助的眼神,齐齐地射向了孙恩。

    徐道覆恨恨地说道:“怎么搞的,不是说北方骑兵所向无敌吗,为什么在这平原之上,打刘裕的千余步兵,会打成这样?两千骑兵啊,正面冲击没有车阵,没有拒马的步兵阵线,居然打出了个全军覆没,这太不可思议了吧。卢师兄,你说是不是?”

    卢循的眉头同样深锁,若有所思地说道:“匈奴骑兵毕竟并不是以突击陷阵擅长,所以刘裕抓住了这点,大胆地诱敌,敌骑攻过来时就与之对射,而他们真的冲锋时,就用飞槊对之,这个飞槊确实厉害,上次演习的时候,听说就连鲜卑骑兵都给打得很惨呢,匈奴人没见过这东西,一下子吃亏,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说到这里,他勾了勾嘴角:“不过,刘裕实在是厉害,他有秘密武器不稀奇,但是对匈奴人的心理却是掌握得一清二楚,敌方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算计之内,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了刘寄奴,他那粗犷的外表之下,却是极为精明,也许,我们也是反过来给他利用了。”

    孙恩的脸色一变,转过头来:“卢师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刘裕一时得逞,用点手段打赢了匈奴骑兵的先头前军,这可以理解,但他总不可能托大到真以为这千余人马,能打赢这万余敌骑吧。现在就算敌军前军尽没,后面还有上万骑兵,刘裕已经没了秘密武器,他还能打出什么花样?”

    卢循叹了口气:“为将者,需要有料敌于先的本事,刘裕在这里有如此周密的布置,显然是作好了我们会把敌军大队人马引过来的准备,绝不是仅仅要对付千余敌军的游骑,大师兄,如果换成你我,处在刘裕的位置,会怎么办?”

    孙恩黯然道:“也许,会一边骂神教中人不安好心,故意害我,一边要布置疑兵,准备敌前撤退了吧,至少,这样漂亮的攻防战,我是打不出来的,就算我故作镇定,也不可能平复部下紧张的情绪。”

    卢循点了点头:“这就是了,刘裕并没有作什么特别的战前布置和演讲,不仅是他,就连他的部下们,都是个个镇定自若,显然是事前就有准备,他们料到了我们会把匈奴大队人马引来,却还在这里如此布阵,说明已经有了后手,也许,刘裕早就有别的援军了,他在这里,是要引诱匈奴人继续进攻,然后全歼掉这支骑兵。”

    徐道覆倒吸一口冷气:“还有援军?这怎么可能!我们来的时候,后面可没有派援军啊。”

    卢循的眼中闪过一道冷芒:“也许,是我们大意了,谢玄不可能对我们没有防备的,在让我们出发后,可能会有后手,老虎部队在组建之后,听说得到了那些鲜卑骑兵的加强,但这次突击却是刘裕的步兵在打先锋,这些骑兵却是不见踪影,我想,这就是刘裕的后手吧。”

    孙恩恨恨地一拳击出,打在身后的树干之上,一阵枝摇叶晃,几只停在树冠上的鸟儿惊鸣着腾起,直上云宵。

    卢循看向了孙恩:“大师兄,刘裕一定有后援,现在我们怎么办?这当面的匈奴万余骑兵,只怕并非他的对手,如果现在不撤,会全军覆没的。”

    孙恩咬了咬牙:“有没有办法能通知俱难,告诉他刘裕这里有埋伏,让他速撤呢?”

    徐道覆灵机一动:“要不我们现在杀出去,匈奴人不知道虚实,以为我们是伏兵,也许就会撤走了。”

    卢循摇了摇头:“不可,如此一来,也许可以吓退匈奴骑兵,但我们就暴露了,到时候要是谢玄和刘裕追问起我们为什么把大队匈奴人引了过来,然后又突然杀出去时,无法解释。”

    孙恩点了点头:“确实,这样做行不通,卢师弟,你有什么好办法?”

    卢循正色道:“这次我们害不了刘裕了,既然害不了他,就退而求其次,想办法给我们自己捞些功劳,如今之计,我们不如去主动投奔刘裕,就说我们诱敌时,敌军伏骑四起,大军全冲过来了,我们没办法只好走河道逃跑,转了一圈后挂念着刘裕,才回来帮忙,这样也许还能沾点光,混点军功。”

    孙恩的眼中光芒闪闪,开始权衡起得失起来,所有人都看着他的嘴,等待着他的命令。

    当孙恩脸上的表情变得坚毅和镇定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他已经作出了决定,只见孙恩环视四周,看着跟他一样骑在树梢之上的几个师弟,缓缓地说道:“我意已决,不出击,也不去找刘裕,继续在这里,静观其变!”

    卢循的脸色一变:“大师兄,不可意气用事啊。这时候不去找刘裕,以后很难解释得清楚!”

    孙恩摇了摇头:“没什么不好解释的,我们给敌军大队骑兵追击,给逼入河道,想把敌骑给引开,所以走得越远越河,但敌军的骑兵斥候发现了刘裕的兵马,所以全压向了这里,我们也没办法过来帮忙,这才是最合理的解释吧,就算是谢玄,也挑不出什么出来。”

    徐道覆哈哈一笑:“大师兄实在是高,这个回复可是绝了!”

    孙恩的眼中冷芒一闪:“我不想回去继续听刘裕的令,现在,我们就在这里,看看刘裕的后手是什么,也许,观察此人的用兵之法,以后才有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