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二百零六章 精铁打造甲片高

    刘裕笑道:“如果百炼钢刀真的成了绕指柔,那岂不是即有百炼钢的强硬,又有熟铁的柔软,可软可硬,天下无敌了么?”

    孔靖微微一笑,眼中闪过一丝耐人寻味的光芒:“这正是每一个铸剑师的毕生追求,也许,我们可以做出这样的神兵利器呢!”

    刘裕点了点头:“那这甲片,不需要用百炼钢打制吧。”

    孔靖说道:“是的,百炼钢虽然是夸张说法,但是起码也是要反复锤打六七十次的,直到重量不减,无论是对于材料的消耗还是人工,都是耗费极大。五十斤的铁矿石和铁精粉,木炭粉,大概才能出一斤百炼钢,要是连普通士兵的甲片都要百炼钢来装备,那国家大概只能养个几千军队了。”

    刘裕哈哈一笑:“所以说,这东西只能弄个几件,给大将们装备,其他的军士,还是只能穿普通铁甲了?”

    孔靖摇了摇头:“一般的军队,有皮甲穿就不错了,按大晋的军制,只有六成的战斗军士着皮甲,象弓箭手们只能穿布甲,甚至不穿甲,只穿粗布衣。北府军已经是甲兵犀利,所以,我们会保证所有的一线战斗部队有甲可穿,而老虎部队,则是要装备精钢札甲。”

    刘裕的眉头一皱:“精钢札甲?这精钢如何定义?”

    孔靖走到一边的一个红色的,看着特别醒目的小筐之中,筐里放着密密麻麻的甲片,他从中拿出了一枚,递给刘裕:“你看,这片甲叶,跟你刚才所见的有何区别?”

    刘裕接过了这块甲片,仔细地放在手里一边摩擦,一边观察,只觉得这片甲叶触手光滑,不似刚才的那片,摸上去还有些粗糙,而这重量比起刚才那半钱左右的甲片,又略轻了一些,大约只有八铢左右。(一两二十四铢,每株为十个麦粒的重量,大约是0.65克)

    刘裕一边掂量着这块甲片,一边说道:“看起来,这块甲片比刚才要轻一些,光滑一些,也要…………”他说着,两指一用力,折了一下这个甲片,刚才的那片铁甲,他这样手上用了三分力,折了后,是可以把甲片一下子掰弯的,但是这个甲片,他用了刚才的力量,却是纹丝不动,直到他第二次加到了五成的手劲,这块甲片才开始微有弯曲。

    刘裕笑道:“比上一片来不止可以防箭,普通军士的近距离刀砍槊刺,也能防住了。这就是精钢吗?”

    孔靖点了点头,拿过了这片甲叶,丢回到那个红筐里,说道:“不错,这就是精钢,是要反复锻造十五次之后,最后得到的产物。虽然比不上百炼钢,但也是极为出色的钢材了,造出来的铠甲战具,一般是装备中军精锐,或者是大将的子侄部曲,尤其是装备给作为全军突击力量的骑兵使用的。”

    刘裕的脑海里一下子浮现出慕容南的模样,追问道:“北方的鲜卑人有甲骑俱装,这些披甲战马,就是披这些精钢铠甲吗?”

    孔靖的眉头一皱:“慕容家久在辽东,冶铁的技术很高,他们用的造甲办法和我们并不完全一样,打造出来的东西,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定义,但在我看来,其强度甚至要在百炼钢之上!”

    刘裕睁大了眼睛:“有这么厉害?”

    孔靖叹了口气:“慕容家的披甲战马天下无敌,可不是吹的,当然,只有他们本族本部,会有秘法打造精甲,而仆从部落是无权装备精甲的,只能配备普通铁甲,说起来他慕容氏十万铁骑,但真正厉害的,只有三千本部甲骑俱装。”

    刘裕点了点头:“可要是这三千铁骑,刀枪不入,穿着比百炼钢都要厉害的盔甲,可就麻烦了。还真得想个好办法来对付。”

    孔靖微微一笑:“如果知道慕容氏的铁甲是如何打造的,也许有机会破解。不过,现在我们还是想想如何给自己的部队打造出精钢甲片吧。刘裕,这些钢材是由奴役们来制备,你力气大,要做的就是锻打甲片。”

    刘裕的眉头一皱:“锻打甲片?什么意思?”

    一边的毛球说道:“甲片是用造好的精钢块冷锻打造的,跟那些要烧红后变形,再重新打造成我们所要形状的那种热煅不一样。所以,完全是要靠力量来打这些已经成形的铁块,变成甲片。”

    他说着,一指边上的一个大筐,里面尽是这种一小块一小块的精钢疙瘩块,说道:“这些就是甲片的原坯块,你要做的事,就是把这种原坯块,打成你刚才见的那种精钢甲片。”

    刘裕点了点头:“明白了,我看这些甲片的面都很光滑,这可不是光靠锤子砸可以的,需要打磨是吧。”

    孔靖正色道:“不错,这些小精钢块,都是在成为钢水状态的时候,工匠们凭借经验,一点点地倒出来的,形状是五花八门,需要大力之士,用铁锤猛砸,砸到这种甲片的样子,然后再有专人处理表面,打磨光滑,钻空等等。刘队正,你只需要锤打即可。”

    他说着,拎起边上的一杆足有三四十斤重的大铁锤,递给了刘裕:“刘队正,看你的了。”

    刘裕点了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道:“我看这些甲片打造的时候,都是需要有点弧度的,并不是完全的平板,这么说来,需要特制的铁砧来打造了?”

    孔靖微微一愣,转而笑道:“不,那个是用小铁锤慢慢敲的,当然,这并不需要你来做,还是给打磨和钻孔的工匠。你只需要把这些钢块,砸成这种大致长方的形状即可。这是个力气活。”

    刘裕突然摇了摇头:“孔幢主,也许,我们有更好的办法,直接把甲片成形!”

    孔靖奇道:“更好的办法?难道你有什么祖传秘术?”

    刘裕“嘿嘿”一笑:“我认识一个胖子,他读过许多书,说到打铁时,曾经讲过,与其冷锻,不如在铁水状态的时候,就让其成形,只需要有足够好的模具,即可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