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二百零二章 千年箭头今何在

    小半个时辰之后,刘裕和孔爷并肩站在铁匠营外的一处小坡之上,孔爷名叫孔靖,闽地山阴人,与来自两淮之地的北府军主要兵源不同,他是当地的一个小豪强,庄园主,带了四五百族中子弟,僮仆前来从军。

    因为孔家祖上靠着打铁发家,有不少锻造秘法,因此他们这一族人,就成了辎重营中铁匠幢的主力,除了这五百多人外,谢玄还特地拨了各军给淘汰下来的军士中,身强力壮的两千余人,加入这铁匠营,为数万大军提供军备。

    秋风吹着孔靖的脸,孔靖换了一身军官的装束,皮盔皮甲,看着营外流淌着的河水,叹了口气:“刘裕,我本以为,这回你来这里,应该支持我的行为才是。难道,追求武器铠甲精益求精,不应该吗?”

    刘裕勾了勾嘴角:“那人只不过是取错了水,就算犯了军规,惩罚一下也就行了,为何要残人肢体呢?他这样断了一指,以后还能做什么?”

    孔靖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他的嘴角勾了勾:“刘裕啊,你可知道,自古以来,哪朝哪代的武器铠甲,是最好的?”

    刘裕倒是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一下子给问住了,许久,才摇了摇头:“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历代的武器应该都不差吧,不都是放在武库里么?就跟我们的装备一样,真要说的话,也许汉军的装备最好吧。”

    孔靖摇了摇头,笑道:“刘裕啊刘裕,虽然你的兵法和武功出众,但对这军械之事,还真是不知道呢。武库里的装备,只够用个十几年,铁甲和刀剑是会生锈的,就算是皮甲,也不会超过百年,所以,只有时不时地修缮,维护,才能让你们身上的甲胄防刀剑箭矢,手中的武器能破敌盔甲。”

    说到这里,他取下了戴着的一顶皮盔,递给了刘裕:“这回你犯事就是因为拿下了同伴的头盔,对吧。”

    刘裕想到水生的死,心中就是一痛,黯然道:“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在明知那兄弟耳背的情况下,还在战场上脱他的头盔。”

    孔靖正色道:“如果要我说,你的责任只有一半,另一半,却是这制盔的工匠应该付的。”

    刘裕奇道:“那头盔没啥问题啊,防护性很好,里面还有皮革内衬,寻常箭矢不能透入的,怎么是他的责任了?”

    孔靖微微一笑:“你先戴戴这个再说。”

    刘裕拿起孔靖的头盔,仔细看了看,这是一顶铁盔,里面也衬托了一些兽皮,看起来跟寻常的头盔没啥区别,他戴上了脑袋,正要说话,却清清楚楚地听到了孔靖的声音:“怎么样,能听到我说话吗?”

    刘裕的脸色一变,一把拿下了这个头盔,之前他戴过的所有头盔,只要戴上之后,外面人说话的声音,就很难听清楚了,即使是孙无终这个大嗓门在自己面前十步说话,也是细如蚊蚋,所以,军中在训话的时候,全都要免盔在手的,至于谢停风这样本身就比较耳背的人,戴上头盔之后,几乎就成了聋子了。

    孔靖指了指头盔的侧面:“看到没有,奥秘在这里!”

    刘裕仔细一看,只见头盔的侧面,双耳的位置,却是钻了百余个针眼大的气孔,这才是这个头盔戴上之后,还能听到别人说话的根本原因,这些气孔不至于降低整个头盔的防护能力,却能让人能听到别人说话,不得不说,小小改动,独具匠心!

    刘裕叹了口气:“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何那些制盔匠没有想到呢?要是有这个,水生兄弟也许就不会死了。”

    孔靖冷笑道:“因为大凡制盔和制甲,以及制军械的工匠,他们不用自己穿着这些甲胄,拿着这些武器上战场搏命,做这些事情,只不过是完成任务而已。又怎么可能尽心尽力呢?”

    刘裕有点明白了,若有所思地点着头:“所以,你就要立这样的规矩,来逼着每个工匠都不能偷懒?”

    孔靖正色道:“这只是第一步,我家祖上就是工匠出身,深知这一行很难象军士打仗那样靠着斩首和军功出头,所以,既然不能给出足够的好处来吸引人好好干,就只有先立威,让人不敢偷奸耍滑了。毕竟,自古以来,这种制甲制械的工匠,不是战俘就是奴隶,调动他们的积极性,首先要的,只有鞭子。”

    刘裕不屑地勾了勾嘴角:“可是我们北府兵,即使是工匠,也是从军应募来的百姓,良民,不是什么奴隶!”

    孔靖微微一笑:“没什么区别,他们是各军淘汰下来的人,要让他们干活,先得立规矩,刚才问你的问题,我现在告诉你答案,自古以来,军械甲胄做得最好的,不是汉军,而是秦军!”

    刘裕奇道:“秦军虎狼之师,不是经常赤膊上阵,逢人便杀吗?要论军械武器,他们未必很强吧。”

    孔靖笑着从怀里摸出了一个箭头,递向了刘裕:“你看看这是什么?”

    刘裕拿过这个箭头,放手里看了两眼,这是一个典型的三棱青铜箭头,开有血槽,即使是经过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上面已经是锈迹斑斑,但仍然触手很锐利,刘裕点了点头:“是个不错的箭头,放到今天也能杀人,孔幢主,你意思是说,秦军的武器质量极高,几百年后还能用吗?”

    孔靖摇了摇头:“你再仔细看看箭头上面。”

    刘裕的脸色一变,用手撮了撮箭头,青铜锈斑应手而落,一个细如蚂蚁的小字,映入了他的眼帘。

    刘裕吃惊地张大了嘴,没想到这个只有两寸长的箭头之上,居然还刻了字,他并不是太认识这种秦时小篆,但依稀可以看到,是个庆字。

    “这,这是个庆字?什么意思?”

    孔靖正色道:“庆,是制作这个箭头的工匠的名字,也是我的先祖。秦军军制,所有工匠做的武器盔甲,每一个箭头,每一片甲叶,都要刻上工匠的名字,战后打扫战场时需要检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