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一百八十五章 死生搏命沙场求

    檀凭之一下子跳了起来,双眼光芒闪闪:“什么,飞槊?这是什么意思,要把我们手上的长槊扔出去吗?”

    魏咏之摇了摇头:“这怎么可能,一丈五六尺的步槊,端着都不容易,怎么可能扔出去呢,寄奴哥,你是不是再想想?”

    刘裕哈哈一笑:“我说了要扔手上的步槊了吗?一丈四五尺的不能扔,两尺的可不可以?”

    向靖抓了抓脑袋,不解地问道:“可我们手上没有二尺的长槊啊。”

    刘裕“嘿嘿”一笑,拍了拍向靖的肩膀:“铁牛啊,用脑子想想,后排的步兵反正派不上用场,他们的槊举着又有何用?与其在那里当摆设,不如…………”

    何无忌哈哈一笑,直接接道:“不如截断槊头至二尺左右,直接飞出去!”

    刘裕笑着点了点头,抄起一杆身边的长长步槊,抽出腰间佩刀,一刀砍去,二尺左右的前端槊杆,带着一尺余长的槊头,应手而落,他把这三尺断槊抄在手上,如同后世的标枪运动员一样,向是向后一拉一引,再猛地一吼,飞手掷出,这半截断槊在空中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弧线,直向树林钻去,“叭”地一声,直接就盯在了大约百步之外的一棵大树之上,入木尺余,从另一头钻出,从槊尾仍然是摇晃不已。

    刘裕笑着环视四周:“各位,咱们的弟兄,都是精兵锐士,力气都不小,我能一下掷出百步,大家也起码能扔七十步以上,这槊头重,在五十步以内,两层铁甲也无法抵挡,骑兵如果站在马镫之上冲锋,那是中者必死啊。”

    魏咏之乐得三片兔唇在不停地抖动着:“寄奴哥,你太有才了,这都能想得到。这种飞槊攻击,怕是真的没有办法能挡耶。”

    刘裕的心中得意,脸上却是一副平静的表情,环视众人,说道:“今天召集大家一起来议事,也是是群策群力,大家再想想,这样有什么不当之处?”

    众人互相看来看去,倒是没有人提出异议,刘裕正要开口,却听只到坡下刘穆之的声音缓缓响起:“寄奴,你这办法虽然好,但是身上穿多了甲胄,还能把这槊扔多远?”

    刘裕的脸色一变,看向了小坡之下,只见刘穆之翘着二郎腿,嘴里咬着一根草,露着半个白花花的大肚子,正躺在下面呢。

    刘裕没好气地说道:“好你个刘胖子,叫你来帮忙想办法,你说有事不过来,却是跑在这里偷听,这算什么?”

    刘穆之站起了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微微一笑:“你来找我的时候,正好我这里有军务要处理,实在是没有空,这不,惦记着你这事儿,事一办完就过来了,来的时候你们正好在那里看断树,我就顺便在这里歇会儿,这一歇,你们就说到关键之处了啊。”

    刘裕笑着把刘穆之拉上了小坡:“好了好了,不管你是怎么来的,你这个智多星,来说说我这个办法究竟怎么样!”

    刘穆之收起了笑容,点了点头:“办法是很好,就是这个小细节在这里,你要防箭,就得穿重甲,身上的负担一多,这槊就扔不远,你现在一身皮甲,可以扔上百步之外,但要是两层铁甲一穿,且不说军需官会不会给你这么多铁甲,就算给了,你们原来能扔百步的,只怕也最多五十步了。”

    刘裕咬了咬牙:“就算只能扔四五十步,也是足够,足以打乱骑兵的冲击阵形了,只要他们的马一倒,就会自然地在我军阵前形成一道阻碍,挡住后面骑兵的冲击路线,他们这个重骑突击的打法,就怕速度起不来,如果是原地跟我们对打,我相信我们是有优势的。”

    刘穆之叹了口气:“还是太危险了一点,三四十步,对于骑兵来说,一眨眼的功夫就到,再说了,后排的士兵飞槊,也容易伤到前方同位,如果要散开阵形,那就是前面最多留一两排的士兵,这个阵太薄了,万一飞槊挡不住敌骑的冲击,我们是有给一冲就垮掉的危险。”

    刘裕沉吟了一下,正色道:“是要考虑到有敌军冲进来的可能,关键就在于前两排的将士必须要牢牢地守住,到时候不能站着硬顶,人要蹲下来,槊斜上举,就象我们营寨前沟渠里的那些尖木桩一样,减缓敌军正面的冲击,就算身边的同伴给骑兵冲飞,也不要慌,后面安排持槊散兵上前与进阵的骑兵搏斗,打仗嘛,总是要有伤亡,不死人怎么可能?”

    刘穆之点了点头:“如果是战场之上这样打,问题不大,但明天毕竟是训练演习,你这么搞,恐怕会死人的,飞槊砸骑兵,只怕他们的战马会控制不住,到时候如果不能在二十步的距离停下,就有可能会冲撞到我方的士兵了。”

    刘裕眨了眨眼睛,环视身后的同伴们,沉声道:“兄弟们,胖子说的,你们都听到了吧,现在不是我刘裕强求大家按这样打,我只是一个幢主,你们不是幢主,就是队正,这样的打法,是有危险的,甚至可能送命,但如果打好了,我们飞豹军就可能成为所有部队中,第一个打赢胡骑的队伍!”

    “到目前为止,何将军败了,诸葛将军败了,高将军也败了,本来气势比天高的北府军各队,现在都是士气低落,以这样的状态上战场,只怕看到秦军,我们就会发抖的,我刘裕愿意用自己的性命搏一个胜利的机会,你们如果愿意跟我一起来的,可以加入,如果不愿意,那我绝不勉强!”

    刘敬宣哈哈一笑:“这还要想吗?富贵从来就是险中求,训练都不敢玩儿命,那上了战场还不得尿啊。寄奴,我跟你!”

    檀凭之和魏咏之不假思索地回道:“寄奴哥,我们跟你,死生无怨!”

    其他众人也都纷纷请缨,刘裕满意地看着众人,最后目光落在了谢停风的身上:“水生,你就算了吧,你还要攒钱买田娶媳妇呢,这次就不要勉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