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四十七章 京口法则禁刀兵

    擂台之上,刘裕看着不知所措的刁逵,沉声道:“刁刺史,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这些都是你的子民,真的要酿成流血的事件,想必对你的仕途,也是大大不利吧。”

    刁逵咬了咬牙,推开盾牌,走上前来:“本官是这京口的父母官,持节都督此地军事,你们在这里聚众作乱,必会受到朝廷的严厉惩罚!”

    刘裕哈哈一笑:“聚众作乱?刁刺史,我们真的聚众作乱了?京口这里的讲武大会,是几百年上千年的传统了,你一来就要禁止,然后还让胡虏上来打擂,激起民愤,这个胡人部曲在输了以后,还用武器偷袭,凡此种种,都足以酿成这样的事件,如果朝廷真的派员前来调查,你觉得你能躲得过去?”

    刁逵的眼中光芒闪闪,沉吟不语。

    刁弘高声道:“刘裕,你休得花言巧语,明明是你们这些刁民不服王法,对抗上官,怎么成了我们的错了?”

    “家兄就是有千般不是,也是由朝廷来调查,怎么能屈从于你们这些刁民的压迫?堂堂刺史,给你们京口人这样围攻,还有王法没有?”

    刘裕冷冷地说道:“王法?王法规定了各地的刺史,牧守要代天巡狩,劝课农桑,难道王法允许了你们欺压百姓,激起民变吗?”

    “刁弘,你一个无官身之人,擅自持节,假冒刺史,这笔账我还没跟你算呢,要是这次在这里事情闹大了,捅上去第一个就是你吃不了兜着走!”

    刁弘给说得额头又是一阵汗珠沁出,脸上的白粉都有不少随着他面部肌肉的跳动而抖落,哪还敢再开口。

    刁逵的瞳孔之中冷芒一闪:“刘裕,本官毕竟是刺史,你听好了,本官让刁球和你比武,是要你们公平对决,并没有什么违反朝廷法制的事情。之所以要取缔这个讲武大会,就是不想现在这样的事情发生!”

    “你不过是一个里正,不知刺史所想,这种大规模群体性的集结,很可能成为野心家和妖贼作乱的机会,就象以前的卢悚作乱,不就是这样集结的吗?”

    刘裕摇了摇头:“既然如此,刁刺史为何又允许昨天夜里天师道在城东南的蒋神庙那里布道集结呢?允许有过作乱前科的天师道搞这种大规模群体性的集结,却要禁止几百年来从未出过事的讲武大会,说得通吗?”

    刁逵咬了咬牙,扭头看向了一边的刘毅:“有这事吗?本官怎么怎么不知道?”

    刘毅明知刁逵是故意装傻,但也连忙点头道:“确有其事,卑职本打算向您汇报的,只是您还没有到任,于程序不合啊。”

    刁逵满意地点了点头:“以后这种事情,尔等不得擅自作主,一定要报告给上官,得到允许才能执行,听到了吗?”

    刘毅连连点头应诺,刁逵找了个台阶下之后,神色稍缓,对着刘裕说道:“刘里正,此事本官并不知晓!”

    “不过以后本官也会酌情考虑本地的民情,至于天师道在这里布道之事,本官知道是会稽王下了准许的命令,但是不是包括让他们组织几百人的大仪式,本官就不清楚了,稍后本官会查明此事,给京口百姓们一个交代。”

    刘裕微微一笑:“那今天的这个讲武大会,怎么算呢?”

    刁逵咬了咬牙,沉声道:“刁球输给了你,这点大家都看到了,他落败之后用武器伤人,有违擂台规则,事后本官一定会将其重重责罚。”

    刘裕哈哈一笑,看着面如死灰的刁球,说道:“刁刺史,有件事你可能忘了,那就是京口这里的规矩,几十年来的规矩,无人可以违背。这回你激起这么大的百姓愤怒,就是因为坏了这个规矩。”

    刁逵的脸色一变,沉声道:“我大晋自有法度,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有什么规矩,能凌驾在法度之上?本官从没有听说过!”

    刘裕扭头看向了刘毅,缓缓地说道:“刘从事,如果刁刺史之前没有给人提醒过,那你作为州中从事,有义务跟上官反映此事吧。”

    刘毅点了点头,说道:“刁刺史,京口这里,一向是北方侨人,流民的侨居之所,自永嘉以来就是如此,他们很多是拖家带口,携带武器南下的,非如此,也不可能活着来到这里。自从元皇帝以来,就有过诏令,京口侨郡内,严禁使用武器打斗,违者,交由京口父老处置!”

    刁逵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什么,在这里,难道连武器都不能用?那万一有人谋反怎么办?”

    刘毅正色道:“如果是有人谋反,京口的父老乡亲们会主动地交出反贼,上次卢悚反叛,也不敢在京口这里持兵器起事,而是跑到建康城后直入宫城,取武库里的兵甲,事败之后一些余党也是在京口被这里的百姓捕获。”

    “京口这里的民众的组织能力和战斗力,您今天也看到了,如果他们手上有了兵器,只怕就是朝廷的大军,也很难扼制了!”

    刁弘大叫道:“一派胡言!京口百姓一样要遵守王法!这个规矩,我们绝对不会承认!”

    刘裕不屑地勾了勾嘴角:“既然如此,为什么朝廷不在别的地方征兵,而是看中这京口呢?刁刺史,你是高门士族,应该知道忠臣出于孝子之门,锐卒出自悍民之地。”

    “如果这里的百姓连官府都怕,又怎么可能在战场上面对凶悍的胡人铁骑而面不改色呢?今天我们京口人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因为你除了前面说的那几条外,这刁球更是在京口动用这个什么扎心老铁,坏了规矩,所以,必须由我们来处置!”

    刁球咬了咬牙,大声道:“我是朝廷的军官,谁敢对我用私刑?!”

    刘裕冷笑道:“你脱了这身甲,走上这擂台,和我一对一的比斗时,就不再是军官,而是一个在京口讲武的武夫,男子汉大丈夫,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没毛病吗!”

    刁球的额头冷汗直冒:“你们,你们想要一拥而上,以多为胜吗?”

    刘裕的眼中冷芒一闪:“你还不配我们大家一起上,仍然是这个擂台,仍然是你我二人,你继续用你的扎心老铁,老子赤手空拳接着就是,这回不打你个千朵万朵桃花开,以后我也不在京口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