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797章 给我个反应嘛

    容榕自从在学校里帮过安娜一回之后,在学校里的同学就对安娜客气很多了,怎么说她也是公爵夫人身边的红人嘛。

    之前还觉得安娜也不过是公爵夫人一时兴起,或者是无聊才找来的‘玩物’,谁知道夫人还是认真跟人家交朋友的,这下好了,安娜这算是咸鱼翻身了!

    “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突然有很多人找我说话呢。”安娜觉得有些奇怪,平时大家可都很少找自己说话的。

    说‘很少’都还是客气的了,基本上她每天都是独自一人上课的,没想到今天竟然有人主动找她说话,还说要给她借笔记呢!

    “这是好事不是吗?”

    “好事是好事……”但是也还是会觉得有些困扰的,本来嘛,一个人缘不好的人,突然之间有这么多人争着抢着要跟自己上课、吃饭……还真是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怎么了?”容榕见她有种欲言又止的感觉,奇怪额的问道。

    “其实我知道这其实是因为夫人的缘故啦。”安娜耸耸肩,“若不是您,她们也根本不会理我。”

    容榕笑了下,“安娜,如果别人跟你相处久了,自然会知道你的优点的,也自然而然会真心跟你交朋友啊。”

    容榕就觉得安娜的性格挺好的,至少不是那种娇娇小姐似的,很适合做朋友啊!

    “不……”安娜有些黯然的摇摇头,“因为我的身份,他们不会愿意跟我做朋友的。”就算她的性格再怎么好,那些体内真正流淌着贵族血液的少爷小姐们,也是不会跟她做朋友的。

    容榕轻叹了一口气,“对呀,如果我不是公爵夫人的话,他们也不会理我的吧?”

    “可是……话不能这么说呀,您就是公爵夫人啊!”这哪有什么‘如果’这个假设呢?

    “可以的话,我也不想做公爵夫人啊。”

    “啊?”安娜闻言,突然轻呼了一声,“您……您难道不是自愿跟公爵大人结婚的吗?”

    难道……只是公爵大人的一厢情愿?

    “你想什么呢?”容榕翻了个白眼,“我们当然是相爱的。”

    “那您刚刚说……”那是什么意思?

    “我们本来就在银城过的好好的,没有意外的话,我大学毕业之后会跟他结婚,然后生宝宝……”要不是明威把她抓来,她现在还不是过着平凡的生活?

    安娜倒是有些奇怪了,“夫人,难道贵族的权势不好吗?”对华国人来说,权利就代表一切,难道做公爵还不比做一个平凡的总裁要来的好吗?

    “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想,左寒其实也并不想做公爵啊。”

    “不想做公爵?”安娜不敢置信的惊呼了一声。

    “安娜……你的声音还可以再大一点。”这样整个华国都会知道了,有个不想做公爵的男人是她老公吗?

    “啊,抱歉抱歉!”安娜立马捂嘴道歉,然后讪讪一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太惊讶了。”虽然她是不清楚陆左寒是怎么上位的,但是没想到不是自愿的。

    安娜纵然心里万般的好奇,但也不敢再问了,毕竟这可是人家公爵的家事,再问下去她怕是真的小命不保了!

    ……

    两个女孩就在华尔街大道上闲逛,只是逛着逛着,突然就看见了对面一男一女正在购物,容榕‘咦’了一声,然后默默的跟在了他们身后。

    “夫人,怎么了?”安娜问道,是看见熟人了么?

    “我看见我家的执事了。”容榕指了指前面两个手牵着手的男女,看起来好像是在牵手,但实际上……是尤金强行牵着卡莲而已。

    “执事?”安娜有些意外,“你是说,那两个手牵手的……是你家的执事?”

    “嗯。”

    “你们家真开放,执事之间还可以谈恋爱哦。”安娜说道,执事在华国的贵族中其实是一个很严肃的职业,谈恋爱什么的,当然要等到退休或者辞职才行。

    容榕‘嘿嘿’一笑,“那人家看对眼了,也不能不同意啊!”

    这个安娜不予置评,因为她家只有一个执事而已。

    “嘿,尤金,卡莲!”就在安娜想事情的时候,就见旁边的容榕已经‘哒哒哒’的蹦跳上前,一巴掌拍在了尤金和卡莲的肩膀上。

    “夫人!”卡莲和尤金两人很镇定的回过头来,在看见是容榕的时候,两个人同时开口道。

    “切,没意思,你们好歹给我一个偷情被抓包的反应吧?”容榕摆摆手,本来就是想吓吓他们的,谁知道这两个人居然都这么淡定!

    这就很没意思了哦!

    “……”尤金一脸的无语,“夫人,我跟卡莲是光明正大……”

    唰——

    尤金的话还没说完,卡莲突然就抽出了自己的手来。

    “???”尤金一副黑人问号脸的看向卡莲,“你这么配合夫人的吗?”

    夫人说让给反应她就给反应?难道这也是执事的修养吗?

    卡莲甩都没甩尤金一眼,“夫人有什么吩咐?”

    “我倒是没有什么事,你们在约会吗?”容榕好玩的看着卡莲的反应,她的这个反应不会真的是自己说了那句话吧?

    “没有,我们在买东西。”卡莲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需要两个人买吗?”

    “买东西顺便约个会。”尤金在旁边说道,“夫人呢?”说着,他又准备去牵卡莲的手,这都在外面了,也不用伺候主子,牵个手没问题的吧?

    但是卡莲还是没理他,手往背后一背,不让尤金碰到。

    “我和朋友在这里逛街。”容榕指了指身后的安娜。

    “夫人,需要我跟随吗?”卡莲立刻问道。

    “不用了,你们还是好好‘约会’吧。”容榕摆摆手说道,“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看着容榕走回安娜那边,尤金一把扯住卡莲的手,“夫人慢走。”

    “拜拜。”

    卡莲倒是有些不赞同,“不管夫人吗?”不关心主人的安危,这还算是个好执事吗?

    “你觉得公爵大人会这么大意吗?”尤金反问道,“夫人很安全,倒是你……刚才干嘛甩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