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奔跑的高跟鞋 第三百四十五章 麻烦你了

    拿起画笔,沈深很快沉浸其中,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快七点了。活动活动脖子,扭扭腰,发现Maggie还在旁边。

    “你不会一直坐到现在吧?”

    Maggie抬头看看沈深,点点头。

    “晕,你也太刻苦了,起来动动吧。”

    “刚开始是怕打扰,不敢动,后来是看入了神,忘了动,现在是腿麻了,动不了。”

    沈深赶忙上前,帮Maggie站起来。

    Maggie僵硬着腿脚往前走了两步,慢慢活血。

    “你画的真好!”Maggie似乎才缓过神来,“我感觉那支笔在你手里,仿佛有了灵性。”

    “过奖了,现在画得比较多,熟练度高了而已。”

    “不不,这是天赋。”

    “好啦好啦,你这么一脸崇拜,我都不好意思了。”

    “那不说了。走,我们去吃晚饭,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附近有一家泰国餐厅,味道不错。”沈深说。

    她们到的时候,已经八点多了,还有人在等位,好在并不多。

    两人边等边聊天,感觉时间过得很快。

    沈深和Maggie进门的时候,有一男一女正好出来,女的眼生,男的居然是她们认识的,佟文。

    Maggie明显身子一僵,沈深挽着她往旁边走了两步,两对人错开,各自通过。

    沈深注意到佟文看她们的眼神一顿,很快恢复自然,跟那女的走出去了。

    “没事吧?”坐到椅子上,沈深问。

    “没事没事,他又没死,同一个城市碰到也不奇怪,只是……”

    “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又碰面,哎,早知就不来这里了。”

    “没事,只是我没做好心理准备,没事的,我也想吃泰国菜。”

    美味的菜肴、舒心的谈话,很快,Maggie放下了刚才的不愉快。

    “真好奇,你画画这么好,为什么在外资企业里工作?”

    “嗯,我觉得两者不冲突,上班压力大,画画正好缓解。”

    “两份工作,会不会累?”

    “没觉得,一份是兴趣,所以不会累。”

    沈深问了问Maggie的情况,她结婚了,没有孩子。

    “我做过一次手术,出了状况,所以没法有孩子了。”

    “对不起。”

    “不用,很多年了,其实现在说起来也没什么感觉。”

    “有没有可能看好啊?”沈深想起莫一囡。

    Maggie摇头,沈深就赶紧转了话题,聊起画展。

    “大山的想法很多。”Maggie就一一告诉沈深。

    “嗯,是很多,他就是发散型的思维方式,不过不会计划,有你在相信这次画展会更好。”

    “我这是第一次,感觉有点压力的。”

    “哈哈,我本想鼓励你,没事啦,放轻松。”

    沈深就介绍自己要准备的画,谈灵感来源,讨论这个系列的命名。

    两人一起想了几个,都不满意。

    “算了,回头你告诉大山,这么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他了。”

    Maggie手机响起,被她按掉。

    沈深这才留意到时间,快十点了。

    “不早了,走吧,这么晚打车不方便,我送你。”沈深说。

    “没事,你也累了,早些回去休息。”

    “哎呀,别没事、没事的,这么晚了,你一个人,我肯定要送的。”

    “可你也是一个人,回头我再送你吗?”

    “我有车啊。”

    “或者、或者我可以去你家。”

    “这也是个好主意。

    ”

    “那、那你等下,我打个电话给我老公,跟他说一声。”

    Maggie到旁边打电话,不一会儿,一脸歉意的过来:“不行,我老公明早有事,需要我回去,我在这里等他来接。”

    “那我陪着你,等他到了我再走。”

    “这样啊。哎,你要不要打个电话给男朋友,让他来接你啊?”

    “他来不了,在外地呢。”

    “哦。”Maggie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

    很快,一辆银色的奥迪停在路边。

    “赶紧的,去吧,再见。”沈深说。

    “你,稍等一下。”Maggie小跑过去。

    Maggie站在车边,车窗落下,她跟里面的人说了什么,然后又跑回来:“我跟他说了,我们车跟着你,送你到家。”

    “没事的,我挺近。”

    “要的,你陪我等了这么久,现在真的很晚了。”

    盛情难却,沈深便从停车场把车开出来,按喇叭示意,然后那辆奥迪就跟在后面,一直送到小区门口。

    进小区前,沈深打电话给Maggie:“我到了,谢谢啊。”

    “谢谢你,再见。”

    Maggie放下电话,跟旁边说:“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她觉得该送送沈深,但犹犹豫豫不敢开口,就是怕添麻烦。

    男子沉默了一会儿,说:“没什么好谢的,我是你老公。”

    “我们说好的,相互不打扰,这么晚了还让你出来……对了,孩子睡了吧?”

    “睡了,放心。”

    “那我们赶紧回去。”

    “今天阿姨在的。”

    “哦对,你早上跟阿姨说过,我把这给忘了。”

    “没事,你也是担心孩子。”

    Maggie再次道谢,结婚这几年,黄靖嵩对她是照顾的,她很感激,在家里,她尽量做好妻子和母亲的角色。女儿黄晴晴九岁了,虽然只喊她“阿姨”,但倒也是听话懂事的。

    两人一时无语。

    “刚才那女的,是你同事?”黄靖嵩问。

    “是以前同事,现在是我们画廊代理作品的画家之一,她人很好,画画也很好,这次画展你要是有时间,可以来看看,她的画真的很好。”

    “你把时间告诉我,我一定去。”

    Maggie想到画就有点忘我,这会儿意识到,赶忙改口:“哦,你要是忙就算了,没关系的。”

    黄靖嵩看了她一眼,说:“不忙,有合适的准备买两幅。”

    “好的。”Maggie想,等过几天他自然就忘记了。

    沈深把车停进地下车库,准备从电梯直接上去。电梯门开,里面有个人,吓了沈深一跳。

    “别怕,是我。”董禧山按住电梯门。

    “哦,没事没事!不怕不怕。”沈深拍拍胸口。

    “怎么了,我很吓人吗?”

    “不是,这么晚了,我没想到电梯里有人。”

    “你也知道这么晚了,进来,我送你上去。”

    董禧山口气不好,沈深问:“怎么了?”

    “你电话怎么不接?”

    “啊?没有电话啊。”沈深掏出手机,原来是静音了,画画的时候关了声音,后来一直没开。

    翻了翻,桑奇打了十几通电话,还有好多微信消息。

    这时候,董禧山的手机响了,他接听,哼了一句,然后递给沈深。

    “你怎么搞得!”桑奇火气很大,“消息不回,电话不接,你知道我多着急吗?”

    “我、我没听见,你凶什么凶?我刚才被董禧山吓了一跳,你、你还又凶我……”

    董禧

    山都愣了,沈深这带着哭腔的声音,装的也太像了吧。

    果然,桑奇的气儿顿时消了一半,赶忙安慰起来,最后嘱咐沈深回家赶紧锁好门,好好休息。

    “知道了。”沈深把手机递给董禧山。

    “你把人送到家。”桑奇要求。

    “哦。”董禧山说。

    怎么突然这么好说话?桑奇还没弄明白,董禧山挂了电话。

    到了,沈深开门,进去后摸亮灯光,转身对董禧山说:“谢谢你,太晚了,就不请你进去坐了,改日吧。”

    “那说好了,改日我来喝茶,桑奇一直吹你的茶泡得好,我不信,眼见为实,尝过才知道。”

    “好。”

    沈深要关门,董禧山又喊住,想了想,问:“你刚才是真的要哭?”

    “没有啊,只是困,憋着哈欠。”

    原来如此。

    董禧山不由有些同情桑奇,这女朋友太聪明,真的不是一件好事。

    “对了,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沈深问。

    “你男人着急你,告诉我,让我来看看。”

    其实沈深想问,桑奇为什么找你董禧山,而不是秦望川?不过无所谓了,人家好歹是来关心自己的,不用分亲疏远近。

    其实是董禧山先发现沈深很晚都没有回来的,他让两个手下在附近留意,手下说看到沈深上午出门,一直没见回来,于是董禧山问了桑奇。

    桑奇大约知道沈深的安排,但晚饭后仍然联系不上,让他紧张起来。

    第二天,桑奇算着时间打电话给沈深,小心避开人家的起床气。

    沈深正巧梳洗完毕。

    “睡得好吗?”桑奇问。

    “嗯,挺好的,准备吃点东西出门了。”

    “这算早午饭吧,吃好一点。”

    “嗯,我知道了。昨天让你担心了,今天我把手机放手边。”

    “嗯,乖。今天别画太晚。”

    “不会的,今天回来吃晚饭,准备五点收手,早点休息,明天上班。”

    “那我给你叫六点的外卖。”

    “想吃清淡的,回头我自己做。”

    “也行。对了,我让董禧山接送你。”

    “不用麻烦人家了,对了,你不是跟秦望川最好吗,怎么拜托董禧山?”

    “老秦那家伙不在啊,不过最近还是老董更靠得住。”

    “是不是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你不是担心那个仇总吗,所以我找老董。”

    沈深没办法,桑奇说都安排好了。

    在电梯旁看到董禧山等着,沈深有点抱歉,她觉得桑奇反应过度了。

    “没事,我自己可以的。”

    “那你得跟桑奇说。”

    “那算了吧,麻烦你了。”

    坐到车上,董禧山又摸出两盒奶,给了一盒沈深。

    “你为什么这么喜欢喝牛奶?”沈深问。

    “你呢?”

    “年纪大了,补钙啊。”

    “我也一样啊。”

    董禧山学她的口气,沈深瞪了他一眼,又憋着笑扭过头去。

    董禧山一直跟到画室,沈深画画儿的时候,他就在旁边看着,看着看着,就入了迷。

    他自知不是艺术人,让他着迷的不是画,而是画画的人。

    突然有些烦躁,董禧山掏出烟想抽,看到沈深的背影,又放了回去。

    结束后,沈深拒绝了董禧山请吃饭,坚持回家。

    “怎么,怕我要茶喝?”

    “不是,有些累了,想一个人呆一呆,好迎接忙碌的一周。你放心,等桑奇回来,我一定请你喝茶。”

    董禧山就不再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