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大明春色 第四百八十三章 奇耻大辱

    烟雾弥漫的菜地上,成排的官军人挨着人,列队向前推进。对面不到十步外的敌兵,那些脸庞已经很清晰了,表情似乎都有些扭曲。人们张着嘴大喊大叫着,仿若愤怒异常、又好像充斥着恐惧。

    “汉王才是咱们的王……”叛军喊叫着。这词儿连官军将士也背得了!因为大伙儿不知一次听见。

    人群里的杀声、喊叫声非常大,简直震耳欲聋。便如同每个人都在竭力大喊一样。

    没一会儿,两军的第一排便短兵相接!周围立刻就响起了各种惨叫声,以及长枪击打在盾牌上的“哐哐当当”撞击声。

    人们根本停不下来,后面的盾牌、几乎贴到了前排士卒的背了,不管前方的人愿意不愿意,人群直接推攘着往前继续推进!有人跌跌撞撞地摔倒在地上,便再也爬不起来,身上立刻被脚反复踩踏。地上的士卒一时也死不了,简直叫唤得嘶声裂肺。

    “砰!砰……”盾牌与盾牌直接撞到了一起。后排的长枪从人缝里往前刺,有人的侧胸被长枪扎|中了,手里的枪掉到地上,正在大声呼叫。前排的枪盾兵,长枪已刺不到人,一些士卒径直丢弃了长兵器,拔出腰刀、铁钩等短刃,隔着盾牌对前方乱砍乱劈。

    空中的箭矢“嗖嗖”飞舞,仿若蝗虫肆掠,都是后面抛射出来的重箭。前方的士卒们动惮不得,中不中箭全靠运气。

    两军短兵相接的地方越来越挤、越来越混乱,人们在血泊中挣扎呼喊着。这股步兵的侧面是一块水稻田,一些官军士卒被挤到水田里去了。叛军阵营边缘的弓|弩手放弃了抛射,直接对着水田里的人放箭!

    “啊!”水田里一声惨叫十分尖,一名军士的背心中箭,向前扑倒。他的身体带着沉重的甲胄直挺挺地扑在水里,“扑通”一声,浑浊的泥水向四面溅起。

    水面之下,全是淤泥,披甲的官军军士扔掉了兵器,陷在泥里挣扎往后走。前侧是成队列的密集叛军敌兵,田里的官军军士行动缓慢不愿意往前冲,无一例外都往后面走。

    水里被射|死了不少人,尸体混在泥浆里,但也有很多人从田里退走。更多的官军军士,便跳进了田里往后退。

    后面的队列被前面的乱兵往后挤压,过了一会儿,整个方阵都崩溃了!一些人率先往后走,接着大量士卒直接逃跑溃散!

    叛军人群里发出了一阵庆贺的呐喊声,人们张口“啊”地齐声喊叫时,尾音上扬,顿时仿佛一声高亢的歌谣一般。

    叛军人群从旱地上追过了稻田。这时西边官军的一股几百人权勇队迎面推进,增援了上来。

    “砰砰砰……”官军不由分说便是一排神枪齐|射,硝烟弥漫,火光闪烁。冲在前面的一个叛军军士浑身直抖,胸口被神枪发出的箭簇击中,从皮甲下面溅出了两三道血花,盾和枪都掉到了地上,他惨叫着扑倒下去。

    但是叛军将士发疯似的往前冲,甚至有的人完全不顾队列了,大叫着迎着神枪火铳奔跑上去。刚放完神枪的官军军士,根本来不及换火器第二轮齐|射,他们直接意图从两侧撤走。

    叛军前方一些乱兵顷刻间便冲到了面前!拿着神枪火器的官兵就像拿着烧火棍,几乎无法抵挡步兵的冲锋,被杀得哭爹喊娘。

    这时后排的官军枪盾兵、长枪兵齐步逼上来,一时间两军杀声震天。最前面混乱的叛军士卒,被密集的长|枪刺得鲜血飞溅,一些人倒在地上,还被无数刀枪乱捅,死得血肉模糊。

    东边传来了几声锣响,叛军这股步兵在武将的吆喝叫骂声中,纷纷往后退。

    官军步阵列队进逼。没一会儿,叛军队列变成了纵队、还有一些不成队列的乱兵跟着,大群人直接往后面的方阵之间跑进去。新上来的叛军方阵停了下来,前面一排拿着火铳的将士蹲在了地上、后面第二排的人站着,在十余步外,叛军两排铜铳齐|射!

    像炸豆一样密集的铳声响了一通,官军前面顿时倒下了许多人,一些人的盾掉在了地上,惨叫不已。硝烟中飞来的铅|弹把一些木盾也击穿了。

    ……从漓江江畔,到南面的山谷,整条战线的战斗仍在继续,会战已从上午持续到了下午。但其实不到中午的时候,吴高就已经得出了判断、一个让他手脚发冷的结论:这场会战已经战败了!

    吴高一直在战场上四处走动,关注着战役的发展。

    他发现了一些迹象,官军的权勇队和后方的援兵,一直在不断地上前增援,兵力消耗的速度比叛军快很多!除了之外,另一个迹象是战线缓慢地向西面移动了。

    这些现象,都能促使江阴侯凭借经验、得出清楚的判断:战败已不可逆转!

    虽然大军崩溃的时刻,还远没有到来;但若等到那个时候,全军会面临溃散、被追杀、毫无抵抗之力的灾难性局面。

    去年阳武侯薛禄在成都府会战,战役的结果十分惨烈,官军十万大军伤亡、逃跑、投降,几乎全军覆没!薛禄就是等到了最后、到了全军崩溃的时刻也没有放弃……但吴高认为,去年那次大战,官军在彻底崩溃之前,战败的迹象肯定提前就出现了。

    也许,薛禄经验不足没有提前发现那种迹象;也许,薛禄是舍不得认输,一直在等待反败为胜的机遇。但结果就是,薛禄投入了所有兵力维持战线,最后全线崩溃。

    吴高也不想面对战败的结局;没有任何将帅,愿意去接受战败的屈|辱和不甘!

    败军之将,一想到今后会被军中将士们肆意地嘲|笑,被同僚瞧不起,甚至担心着朝廷的治罪,都不堪忍受。

    而吴高是更加难以忍受,因为他想到世人的评价是:江阴侯将才平庸、难堪大任,率十万大军,兵力几乎倍数于叛军,大败!

    打了一辈子仗的江阴侯,老来得到这样的盖棺定论,岂不是奇耻大辱?!

    坐在马背上,江阴侯久久地沉默着,他两鬓的白发似乎在一天之间又多了许多。

    但他不得不面对现实:几乎在方圆千里之内,也难以有官军援兵出现。而叛军只要耗到明日,从平乐府赶来的援兵就能到达,叛军会再次增兵一万多人!

    吴高的探马也探到了另一个军情:南边的叛军盛庸部,一股骑兵已单独北上、正在向汉王叛军靠拢,只剩数日行程。

    因此,阳朔之战陷入不利局面后,吴高已看不到任何反败为胜的契机。

    他还在犹豫,因为不管战役的结果如何、是不是全军覆没,其实他自己的处境是一样。这次以多击少的失败之后,吴高的统兵生涯,估计要走到头了。

    但吴高不能做到,只在意自己的安危;九万多弟兄的性命,更加沉重、更让他牵挂,那些都是吴高麾下的将士,如何叫他释怀?

    此时此刻,作为大将最明智的做法是,先逐渐收缩防线、挨到天黑,然后趁着夜色撤军,有组织地缓慢退却……今后真正有见识的同僚,或许会理解他江阴侯的决策吧?会懂得此乃战败之后,一个主将最好的选择!

    ……天色终于渐渐暗淡了,四周的景色越来越模糊。黑夜,对于战败的一方,总是十分有利的因素。

    远处的火器声音和嘈杂声仍在持续,叛军那边,必定也感受到了会战优势。他们不会因为夜色降临就停止进攻,而会选择连夜作战!

    因为停战休息一晚之后,失利的一方能把那些溃散的人马重新整顿成军,军队组织得到恢复,各部将士的体力也能得到休息,从而找回一些战斗力;于是第二天会变成一场新的战役。这显然不是眼看能获胜的叛军、愿意看到的结果。

    吴高召集了大部分大将,慎重地开口道:“咱们已经战败了。”

    果然众将顿时哗然,很快就有人反对,主张继续作战!因为官军还没有彻底崩溃,似乎仍有获胜的希望。

    吴高神色一冷,说道:“本帅乃大军主将!此战已不能继续下去,咱们应该先向桂林府方向缓慢退却;然后凭借桂林城的城墙,修整人马、恢复战力,才能再次大战。”

    “大帅……”一员武将的眼睛瞪圆了,闪烁着火光的眼神里带着不甘的恳求。

    吴高却断然抬起手、往下一按,制止了他的请求,斩钉截铁地说道:“除非你们发动兵变!否则,必须听从本帅的军令,准备撤军!”

    他强硬地说完,又稍缓语气,用劝说的口气道:“桂林府城四面环水环山,易守难攻。咱们不能等到输光了才走,得留点力气,坚持退到桂林府。那时,咱们这支大军才算活了!”

    众将终于陆续抱拳道:“末将等得令!”

    吴高不禁转过头,看着北方。那边一片漆黑,正如战败的逃亡之路,绝不会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