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都市之修仙归来 2103.云为夫,韵为妻!!

    “这个死狗!”

    远处,楚云已经稳住身形,看着那先一步越入灵池之中的黑狗,却是气得暗骂。

    这黑狗,真是狡猾的很。

    不过楚云却是丝毫不怒,反而还摇头轻笑:“也好,就让这死狗先下去趟趟路。”

    楚云可不认为这灵池之中的宝物就在那放着让人去拿,这下面的凶险,估计不会比上面好多少。

    所以,黑狗即便先一步入灵湖,但是那宝物最后究竟会落于谁手,现在还不足以下决断。

    “不过这死狗,还真是贱的很。”

    “净使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活该狗毛都被人砍秃了。”

    楚云暗骂一声,随后也便越入湖中,朝着灵池之下游去了。

    来这之前,其实楚云他们便已经说好了,等到了灵湖之地,便分道扬镳。至于最后谁能得到宝物,那就各凭本事了。

    毕竟大家都是为了宝物而来的,即便楚云跟黑狗相互认识,但是他们也还没有无私到为了对方放弃宝物的地步。

    ————

    ————

    灵湖之下,冰寒一片。

    即便楚云有大日雷神体护体,但是那彻骨的寒意,依旧让楚云都有些难受。

    这种极致的冰寒之下,这灵湖之水竟然都没有结冰?不得不说此地的神奇了。

    灵湖之下,楚云不住的深入着。

    眉眼之前几乎混沌一片,根本看不清任何东西,只能隐约看到前方那耀眼的光亮。

    这期间,楚云试探着将神识释放出去。

    可是楚云随即便放弃了,因为在这种极致的寒冷之下,自己神识竟然只能辐射到周围几米而已。

    “这里到处都透着诡异。”

    “这灵湖之下,到底有什么?”

    楚云心中越发好奇,同时元府之中三千雷电决疯狂运转,一记八极崩当即打出。

    九道气劲顿时轰然爆响,那巨大的劲力的带起的反冲力道令楚云的身体瞬间加速,朝着那池水之下的光亮迅速席卷而去。

    哗~

    时空变幻,光影流转。

    那耀眼的光却是照的楚云近乎睁不开眼睛。

    直到过了良久,待楚云的双瞳渐渐适应了这里的光线之时,眼前的景象方才清晰。

    只见前方,芳草茵茵。

    有鸟轻语,有虫轻鸣。

    潺潺流水唱着清灵的歌,顺着溪流远去。

    四周绿树成荫,樱飞花舞。

    远处绿树环绕,青山高耸。

    九天之间,更有白云朵朵。

    云雾缭绕之间,却是有数条仙鹤振翅飞过。

    看着眼前这仿若世外桃源之景象,楚云却是瞬间便呆住了。

    他竟没想到,那灵池之底,竟然是这般世外桃源之景。

    “凡是世外桃源,必有高人居住。”

    “这里面,也怕是住着人的吧。”

    楚云暗暗想着,同时皱着眉头,心中带着戒备,迈着脚步在这绿茵茵的草地上行走着。

    四周都是虫鸟的低鸣,轻缓的风带着诱人的花香,却是轻拂着楚云的面颊。

    不得不说,在这种仙地生活,也却是让人惬意万分。

    “等我解决地球之危,寻到雨琪诺儿,所有事情尽皆了解之后,也倒是可以寻找个这种地方,修因种果,栽种善良。不管人间世事,不理是是非非。”

    “就这般平淡,相守。该是何其美好。”

    楚云并没有很大的梦想,他从没想过成那千古之帝,震颤三仙六域。更没想过永生轮回,不死不灭。

    他走到现在,心中的唯一的坚守,无非就是想让自己所爱的那些人,能够生活的好一些,能够活的幸福。

    包括雨琪,包括依诺,也包括自己的师尊,父母,亲人。

    楚云唯一的希望,便是所有他想要保护的人,都能一世安稳无忧。

    但是奈何,人生险恶,世事无常。在这危机四伏的世界之间,若没有强大的实力,楚云所要的这些,无疑都是奢望。

    所以,他没有选择。

    他必须变强!

    这次灵湖之行,本尊必须寻得宝物,一举踏入金丹之境。

    楚云心中出神之时,视线尽头,却是有一小屋,悄然出现。

    那房屋简单而又朴素,但是别具一方韵味。

    楚云远远看着,都只觉得那小屋有一种特殊的魅力,仿若心中的港湾,仅仅看着,便让人感到心安,平静。

    楚云几乎下意识的便朝那小屋走了过去。

    房屋似乎许久都未有人来了,门前的土地已经有绿草茵茵,楚云推门时,那房门更是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声音。

    小屋内的摆设也极为简单,只有一张床,一把椅子,一张桌子。

    窗口处还有花草盆栽,床头上似乎还挂着一张字画。

    从这简单的摆设,也足以看出,这房间的主人必定是位极有雅致的人。

    不过,楚云走进之后,那床头上的字,却是吸引了楚云的注意。

    “云韵之家。”

    “云为夫,云为父。”

    “韵为妻,韵为女。”

    楚云轻轻的念着,那淡淡的话语之声,却是有如清风,从这山间,缓缓吹过。

    而楚云,却是渐渐的陷入了沉思,嘴中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

    “云为夫,云为父?”

    “韵为妻,韵为女?”

    “云韵?”

    “嗯?难道云韵二字,就是夫妻两个人的名字?”

    “夫叫云,妻叫韵。”

    “可是那父跟女又是什么意思?”

    “难道那叫云的,不止是韵的丈夫,还是韵的父亲不成?”

    “这莫非是父女之恋不成?”

    想到这里,楚云脑海之中顿时便脑补了一段不为世人所容的禁忌之恋。

    “估计这对父女,就是因为忍受不了世人异样的目光,方才避世于此的吧。”

    楚云放下了字画,最后又看了一眼这间小屋。

    不知道为什么,楚云从一进入这里之后,至始至终都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萦绕不散。

    那种感觉很是玄妙,像是久违,又像是亲切,仿若有一个故人,在此地等他似得。

    可是楚云想遍了自己所认识的人,也想不出自己在东州域,究竟有什么故人?

    想不通楚云索性也就不想了,走出小屋,继续在外面胡乱走着。

    同时,楚云自然也在探查着周围,企图寻找出可能的藏宝之地。

    然而楚云终究还是失望了,任他走遍这里,楚云却是根本没有发现任何灵宝。

    “难道宝物并未在这里?”

    楚云顿时心生失望,准备再寻找一遍,若是还没有发现的话,便离开这里再回灵湖之中去搜寻一番。

    “嗯?这石上竟然有字?”

    然而,就在这时,楚云却是突然注意到,前方那处小山外的岩石上,竟然刻着字。

    .......

    何为喜欢?

    “脸红,心跳,不言语。”

    可否具体?

    “失眠,焦虑,常梦呓。”

    可否再具体?

    “余生全是你。”

    ......

    何为深情?

    “早春,夏日,暮秋中。”

    可否具体?

    “清晨,午后,深夜里。”

    可否再具体?

    “在想你。”

    ......

    似乎是一些情诗。

    看着这娟秀的字体,楚云眼前似乎随即浮现出一位绝色的佳人,带着忧愁,含着哀怨,在这青石之上诉说着对心上人满腔的情思。

    “真不知道是哪个走运的人,竟能得佳人如此倾心爱慕。”

    “有恋人如此,那人此生也怕是无憾矣。”

    看着那饱含着深情与爱恋的话语,楚云却是满心的感叹,顿时低头再看了下去。

    .....

    何为余生?

    “朝霞,落日,淡如水。”

    可否具体?

    “清晨,夜半,暖如光。”

    可否再具体?

    “一切皆是你。”

    ......

    何为孤寂。

    “清风,艳日,无笑意。”

    可否具体?

    “左拥,右抱,无情欲。”

    可否再具体?

    “不得你。”

    .......

    何为绝望?

    “日昏,月落,天地寂静。”

    可否具体?

    “晨风,夕照,万物无灵。”

    可否再具体?

    “不见你。”

    何为浮生?

    “三餐,四季,七八十载。”

    可否具体?

    “一屋,一人,孤独一生。”

    可否再具体?

    “无你皆浮生。”

    ......

    我在乎了,投入了,也沦陷了,楚云,我真的很喜欢你,像呼吸一样简单的事情。

    但奈何,你已陨落,我怎能独存?

    ......

    轰~

    当看到最后,那一刻,楚云只感觉浑身有如雷击。

    整个人,顿时呆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