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丧尸不修仙 第五百九十六章 诱饵(三更)

    贴在耳边,轻声呢喃:“再看,废了你的神魂哟。”

    或者是看夜溪周身灵力波动只有筑基,所以这个金丹女子很放心的用神识大喇喇扫描她。

    你说你,看容貌看骨龄也就算了,非得一上来就看人家是不是处子还有没有那个,找废不是。

    美女脸色一白,迅速站直,眼中闪过忌惮。

    “客人请随我来。”

    明白了,这是个扮猪吃虎的,屁个筑基啊,修为分明比自己高。

    带到地方,美女悄无声息换了别人,心直噗通跳,那个女子,眼神太深了,深不可测,莫名恐惧。

    趁着她没翻脸,让别人去伺候吧。

    混了这么多年,怎么保住命还是知道的。

    小院虽小,可布置得颇有心意,应是加入阵法,一步一景,曲径幽深,让人很想一探究竟。

    屋子里也雅致,插着花,挂着画,画上淡墨山水有几分意境。

    夜溪看了看,回头道:“给我看这个?”

    负责屋里伺候的美人笑了笑:“请客人稍后。”

    双手击打三下,鱼贯而入四个美人,两男两女,皆是身着轻纱,容颜妍丽。

    又有乐声响起,四人就要往夜溪身上凑。

    夜溪笑了笑:“换人。”

    四人动作一停。

    美人面色平静,柔声问:“客人想要什么样的?”

    夜溪:“才艺双绝,艳绝天下。”

    “男,还是女?”

    “随便。”

    “人,魔,妖,还是鬼?”

    略一沉吟:“鬼。”

    美人不说话了,夜溪随手扔了块上品灵石在桌上:“有没有本事拿?”

    美人微笑颔首,看了四个美人一眼,四人退下。

    再击掌,掌声不同。

    一阵凉风,门口站了个修长的影子。

    又一阵风,影子进了屋,脸轻抬,漆黑的眉眼,苍白的脸。

    夜溪喝了一声:“好。”

    一边美人有些闷,好什么好呀,你该喊一声,美。

    “行了,这里没你事儿了,下去吧。”

    美人一愣,看看夜溪,再看看那男鬼,低头一礼,知趣的往外走,走了几步,听到身后那个面具女颇有兴致的声音。

    “重口味的,喜欢玩不?”

    脚步未停,想,幸好来的是个鬼,鬼体无形,随便怎么绑怎么抽都无所谓。那女的看着笑眯眯但绝不是好糊弄的,不定是个暴力婆。嗯,院子里有隔音阵法,随便折腾吧,把灵石给足就行。

    屋里男鬼显然应付客人得心应手,优雅缓步入座,才抬脸看夜溪,魅惑一笑:“你要怎样,我都可以。”

    那如血的薄唇还咬了咬。

    哎哟喂,夜溪想,我想吃掉你,你可就未必乐意了。

    看左右:“你们哥俩谁先上?”

    两人顿时惊恐,不由自主身子往后歪,开玩笑,我们还是小男生,再说了,为什么要上只鬼?还是男鬼。

    拼命摇头。

    夜溪可惜了声,问小鸡妖:“你来?”

    小鸡妖呆呆摇头:“我不吃鬼。我要吃人。你为什么不要个人?”

    “你着什么急啊。”夜溪看向男鬼,往自己身前席子上一拍:“来,坐这里。”

    男鬼微微一笑,依言坐了过去,跟夜溪距离一尺半。

    “抬头。”

    男鬼抬头,一双漆黑的凤眼里满是情愫,配着他精雕细琢的五官,眉间微微皱起的浅纹,似是一个落魄贵公子东山再起荣耀再披沧桑后还怀着一颗纯爱的心来见他的心爱之人。

    我爱的依然是你,永远只有你。

    嗯,不愧是牌子上的人,就凭这双眼睛就能让万千雌性脑补无数虐恋情深死心塌爱上他。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看得谁也不眨眼。

    金锋看着他们有些走神,怪不得他家姐姐对整个宗门的男的都不感兴趣,还以为是看惯了师兄的脸免疫了,原来竟是喜欢男鬼?

    低沉悦耳的声音响起,男鬼有些忍不住了,虽然这个女人在看自己,虽然她的眼睛里有些趣味,但她,并未动情。这种赤裸裸没有温度的打量,让他很不舒服,很没有自信。

    “你——想要我——怎样?”

    唇角慢慢勾起,暗色面具反射微微光芒,低低女声似黑夜里的水流:“带张申来见我。”

    金锋厨小二心头一跳,张申?竟是让这个男鬼引张申来吗?

    他会听吗?

    他会听。

    只见男鬼听到夜溪的话后并未有异样,甚至眼里的魅惑,嘴唇的弧度都没有变,优雅起身,优雅往外走,几个眨眼就消失不见了。

    厨小二目瞪口呆:“他,他,他,他真的去了?”

    金锋也怀疑:“他不会跑掉?”

    “不会。”夜溪拿起一只小小的酒杯把玩,漫不经心道:“我催眠了他,现在,是他要去找张申,要把他带来。至于这样做的动机,他自己会给自己解释。”

    金锋还是有些怀疑:“他不会发觉自己被催眠了,不会半路逃掉吗?”

    夜溪自得一笑:“没有人会比我更会催眠。”

    除非精神力胜于她,可别忘了,她玩的就是精神力。只是催眠一个人,哦,不,一个鬼去做一件小事,不要太简单。

    况且,鬼不是人,鬼是能量体,是意念,反而更容易被她控制。

    小鸡妖彩翎愣愣的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嗯,不懂。给她吃的人什么时候才到啊?

    等了许久,久到金锋和厨小二都怀疑男鬼是不是跑了,外头有了动静。

    “真的是一具根骨不错的美艳尸体?”

    是一道陌生的男声。

    男鬼声音响起:“是。本来想一起玩的,但——我记得你不是要炼新傀儡吗?正符合你的要求,但,你要给卖家足够好处。”略顿了顿:“那么美的身躯,若不是欠你一个人情,我还真不想放手。”

    令人恶心的笑声噗嗤噗嗤响起:“若真的很好,我炼成了,让你一用。”

    人到了门外边,张申停下了脚,警惕看着屋里。

    “货呢?”

    竟是看不到货再不往前走一步。

    男鬼自顾走了进来,立在门里边斜眼看他:“身份有些麻烦,要开结界。”

    张申略一迟疑,仔细看里头四个人,哦不,三个人,一只妖。

    最中间的女子带着面具什么也看不出来,左右两个男子有些紧张,吸了一口,阳气十足,怪不得进这个地方还紧张了。至于那只妖,怎么看上去是个傻子?

    “我要先看货。”

    男鬼看向夜溪。

    还挺谨慎。

    夜溪手一抬,哐当一个大玉箱落在地上,压着地毯,沉甸甸的。

    张申眸子一缩:“打开。”

    夜溪示意金锋。

    金锋只得起身走过去,心里直打鼓,来的路上才接的任务,他家姐姐哪里去搞的尸体?

    手按在盖子上,金锋一顿,看张申:“你灵石够吗?我们要价可高。”顺着男鬼之前的话头:“本来打算自己玩的,极品。”

    他想把张申激进来。

    可张申很沉得住气,并不激动,静静站着,甚至重心隐隐往一侧歪,方便跑路。

    金锋看夜溪,夜溪微微点头。

    硬着头皮打开,盖子一抽,里头的情景暴露在所有人眼皮子底下。

    一具完美的身体弯曲着侧对众人,虽然有薄薄衣料的遮挡,但不妨碍众人看到那完美的侧颜,尽管失去生机但还是水嫩的肌肤,以及,该细的地方不盈一握,该大的地方撑爆衣服,还有那折起来高过肩的大长腿,。

    咕嘟——

    某个小帐篷悄悄支起。

    张申一瞬间失去呼吸,这就是他想要的材料啊,每一寸完全是按照他的想法他的要求长的啊。

    这具身体,他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