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有妖气客栈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惊神阵

    “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余生看着司巫。

    司巫咽一口唾沫,干巴巴的说:“我,我可能真去青楼了,对,舒服去了。”

    “舒服你大爷。”余生把手里的鬼抡向司巫,“你觉的我相信吗?”

    司巫低头,躲过那一头鬼,犹自嘴硬,“余盟主,真的,你借我们三个胆儿,我们也不敢得罪你…”

    “这厮的嘴就不能相信。”胡母远打断司巫。

    “是不能相信。”余生说,“看来得把他抓回去,用酷刑把他的嘴巴撬开。”

    司巫后退一步,“你,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余生踩下鞋跟。

    司巫慌了,喊道:“诸巫祝听令,惊神阵准备!”

    “唰唰”,巫祝们行动迅速,瞬间把余生他们包围,同时把油纸伞打开。

    由空中看去,一朵鲜花以余生他们为中心,瞬间绽放。

    司巫站在最前面,手里的香一搓,瞬间点燃。

    这惊神阵摆开了,司巫心里有了底气。

    他说道:“余掌柜,客栈被毁一事与我们巫院无关,你若执意肆意妄为的话,我们巫院也不是好惹的。哼,不怕告诉你,这惊神阵当年在神圣之战中,弑神无数!”

    余生就看不惯他得意的样子,“有我爹弑神者弑神多吗?”

    “呃…”司巫犹豫一下,底气泄了三分,“没,没有。”

    “没有你还敢在我面前骄傲?也不知道谁给你的勇气。”余生说,“做人要上进,戒骄戒躁方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天天学习才能好好向上,不能妄自尊大,行事浮夸,不然你们会吃大亏的。”

    “是,是。”司巫虚心领教,不断点头,觉着余生说的真有道理。

    末了,觉出不对来。

    “不是,你怎么教训起我来了?”司巫莫名其妙,“你不是要抓我回去吗?”

    “哦,对。”余生恍然,“既然你这么想让我抓你,那我就勉为其难吧。”

    “谁想让你抓我了?”

    “不是你提醒我的?”

    “是我提醒你的,不过,那是,我…”司巫不知道说什么了。

    不过,他明白一件事,那便是一旦被余生抓走了,在他这么天马行空的问话中,自己撑不过三天就得招。

    “戒备。”他只能让手下提起精神。

    胡母远走到余生身边,“掌柜的,你怎么不先发制人,还等他们把阵势摆起来?”

    “不怕。”余生摆手,这老头明显是阵眼,只要打败这老头就可以了。

    他左腿前伸,笑道:“老头,你小心你胯下!”

    “什么?”司巫一个机灵,并住双腿,左手还若有若无的挡住,“你,你想干什么?”

    “打架呀,别怪我没提醒你,我要出手了。”余生说。

    “你…”老头还要说,见余生后退往前一抡,鞋子瞬间飞出。

    方才中的那一脚,老头还隐隐作痛。

    他真怕了,双腿并住,手挡住还不放心,在鞋子出脚刹那间,老头瞬间转身,把屁股对住余生。

    司巫等着屁股被鞋击中,但疼迟迟不来,不禁有些疑惑。

    “我去!”

    司巫面前,正对着余生的那些巫祝们惊呼。

    这让司巫有些好奇,他小心翼翼的回头看,不见鞋子,所有人仰着头,看着屋檐上。

    “呼。”司巫松口气,以为鞋子飞出墙外了。

    他身边一个巫祝也是这么提醒他的。

    他双手马上收起,结束捂裆的不雅动作。

    刚要转过身,司巫眼角瞥见旁边闪过一道黑影,不等他明白,“啪”,鞋子狠狠抽在他胯下。

    “嗷呜!”

    司巫大叫,手里香丢了,直接蹲在地上,痛的脸上肌肉都扭曲了。

    “我去!”叶子高说,“掌柜的,你这断子绝孙脚进化了?”

    “什么进化,我自己悟出来的圆月弯刀。在鞋子出脚的一瞬间,脚腕极速抖动,这个抖动会给鞋子一个水平的加速,从而形成一个弧度,这就是我余生的独门绝技‘鞋斗术’。”余生说。

    “什么乱七八糟的?”叶子高三人一头雾水。

    “算了,你们不会懂的。”余生摆摆手,高深莫测,“谁让你们没经受过神剧的沐浴呢。”

    “神剧,那是什么?”富难问,听名字很厉害的样子。

    “等以后蜃妖放给你看,我觉着你很有手撕鬼子的天赋。”余生说。

    “撕鬼?”富难比划一下,惊讶道:“有点厉害。”

    他平常鬼都看不见,遑论撕了。

    那些从巫祝优质伞里冒出来的鬼则打了个哆嗦。

    余生向司巫走过去,“我都提醒你了,你还中招,这就不是我不道德了。”

    “保护司巫!”巫祝们大喊。

    他们催动手里上香线,引领恶鬼向余生扑来。

    余生根本不在意。

    挡住他视线的,他或许还拨一下,其余的任由他们啃噬,冲撞自己。

    见他这么托大,巫祝们先是一喜,接着惊叫出声。

    啃噬、冲撞的恶鬼奈何不得余生分毫,他们反而像被啃,被撞的一方,痛的惨叫。

    “这,这,恶鬼对他无效!”巫祝们呆在原地,束手无策。

    一直到余生快抓住司巫时,巫祝们才反应过来,弃了油纸伞,一拥而上,向余生抓过去。

    “我去!”

    见余生被人潮淹没,叶子高有点担心,“掌柜的会不会…”

    话说半截,那些出手的巫祝,自己被打了似的,跌飞出来。

    “当我没说。”叶子高说。

    他招呼俩人,趁巫祝们注意力在余生身上,他们走到照壁前,准备撤。

    不久,余生拎着司巫从巫祝群中走出来。

    富难亲眼看见,一妖怪打余生鼻子一拳,然后自己喷着鼻血,不省人事。

    还有的踹余生脚,“嘎啦”,自己腿折了。

    “这神技,无敌呀。”富难惊叹。

    “走了。”余生站到他们面前说。

    在他身后,巫祝们倒了一地,在地上呻吟。

    余下的巫祝不敢上前,战战兢兢,喃喃自语:“妖,妖怪!”

    余生转过身,他们吓的齐齐往后退,至于那些倒下的,爬着往后退。

    “想要你们司巫活命的话,把客栈给我修好了。”

    余生说罢,穿上自己的鞋,拖着司巫往外走,叶子高他们忙跟上去。

    司巫捂着裆下,只顾着呻吟,毫无反抗之力,他的油纸伞也不知道丢哪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