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有妖气客栈 第四百九十二章 我是你哥

    在俩人说话时,倒在禅房的方丈师弟悄悄地爬着移动。

    一把浮在空中的剑呼啸而过,穿过裤腿把他钉在地上。

    红衣女子道:“现在是你赢了,进去吧。”

    “算你有自知之明。”余生挥手让田十领人进去搜。

    他同时不忘吹嘘自己,“方才还是我留手了,饕餮知不知道?”

    红衣女子翻了个白眼,“知道。”

    “那是本公子杀死的,知道我娘是谁不,东荒王!”

    红衣女子扶额,这毛病应该不是遗传自老余。

    万幸,她与他不是同一个娘。

    不过余生平时倒也不是十分纨绔和轻易得意忘形的人。

    他吹嘘这些只为了达到一个目的,“怎么样,要不要跟我混,以后带你吃香的喝辣的。”

    若在往日,余生拉拢人不是这么赤裸裸的。

    但因为远古神日益逼近,总得找些得力的助手不是?

    毕竟客栈里叶子高几个全是打酱油的,仔细算下来也就独孤黑妞和狗子有一个半战斗力。

    黑妞算半个,狗子一个。

    这倒不是余生高看狗子,狗子厉害在于精神攻击,远古神也不能免疫,除非遇见更丑的。

    思虑到此处时,余生还曾犹豫过,毕竟那猰窳是组装成的,指不定比狗子更丑。

    就是没有狗子丑知道了丑的好处,抢了狗子的头怎办?

    不过那是后话了,余生见这位姑娘不错,有心拉拢她。

    在饕餮之后,余生还是第一次遇见逼着他使出“剑”字的人。

    要知道,这“剑”字可是余生从他娘在一页书上留下的“剑”字偷师来的,非常了不得。

    红衣女子见余生直直的看着她,双目之中有热切,不免有些理解错了。

    “胡说些什么!”红衣女子喝止余生,避免他再说,“我是你姐。”

    余生怔住了,看着女子脸上恶心的表情,心中纳罕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这是这女子家乡骂人的话,譬如我是你娘,我是你爹之类的?

    那这地方骂人还挺有礼貌的,毕竟祸不及父母。

    但余生不是骂不还口的人,张口就道:“我还是你哥呢,凭什么骂人。”

    “我!”红衣女子抬起手,最后还是放下了,真不知道老余是把什么养大了。

    “算了,算了,我不与你一般见识。”红衣女子摆了摆手。

    为避免余生打她认为的歪主意,她转身一跃在雪幕中飞离禅院。

    “哎,我可以给你发工钱。”余生朝着她的背影喊,这已经是余生最大的诚意了。

    奈何红衣女子头也不回,余生不免有些失望,不过田十那儿有了好消息。

    “掌柜的,竹夫人找到了,就在这和尚的被窝里。”田十在里面喊。

    “松手,你们放开,不要动它,它就是个竹子。”被剑钉在地上的方丈师弟喊道。

    “竹子。我看你当夫人用的吧?”田十用剑把竹夫人挑出来。

    那是个圆柱形的竹夫人大约半个人高的,有个小细腰,倒方便腿夹住。

    田十之所以不用手提,是因为上面有着一股味道,身为男人,他对此很熟悉。

    田十刚踏出门槛,身后的和尚就挣脱了束缚,从身后向田十抱去,“还给我!”

    这时的和尚面部凶狠,不复方才出家人的模样,倒像一头发情的野兽。

    猝不及防被抱住的田十仰头要栽倒,见一条雪龙又袭来,把和尚给打退后直接冰冻了。

    “若无猫腻,这竹夫人自然还你,着什么急。”余生说。

    他的双眼已经看出了这个竹夫人的不同。

    在竹夫人上面有一鬼魂,面貌与余生在文府上见到的姑娘无异。

    她在见到余生身后的文氏夫妇后挣扎着要跑出来,奈何被牢牢的束缚在了竹夫人身上。

    余生上前几步,仔细寻找着束缚的符咒所在,然后一股味道扑鼻而来。

    “你大爷。”余生掩住口鼻,随手招来一团雪,对这竹夫人好好清理了一遍。

    接着眼力甚强的余生在寻找一圈后,终于在一根编织竹夫人的竹子上发现了不同。

    上面有红色小字,余生稍加细看就知道是鬼文,想来就是它困住了文姑娘。

    “你女儿找到了,这一年一直被困在竹夫人身上。”余生对文氏夫妇说。

    不过余生一时还解救不出这姑娘,因为余生只会用血破除符咒。

    但这样一来,被封印在竹夫人身上的魂也会遭殃的。

    “救人得回去再说,现在咱们先审审这和尚。”余生指了指依旧在地上挣扎的和尚。

    文老爷子却不答应,他救女心切,恳求余生下山救出女儿后再做处置和尚。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正缺钱的余生自无不答应的道理,只是刚转身方丈就站了出来。

    他看着被锦衣卫押解的,冻住身子的师弟,不解的问:“大,大人,这究竟怎么回事?”

    “那得问问你的好师弟了,思凡也不走寻常路,居然把一姑娘的魂困在这竹夫人上。”

    说实话,余生很好奇这魂附竹夫人用起来有什么奇特之处。

    不过未来怎么也用不到,于是余生压制住了这份好奇心。

    “困住生魂!?”方丈惊讶无比,看师弟的眼神充满不可思议,“你居然会这等法术?”

    余生把封住和尚嘴巴的冰解开,他不答反吼道:“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余生被吓一跳,见女魂摆头,“爱你个大光头”,挥手又封住了他的嘴。

    “人赃俱获,下山后我还会请巫院,捉鬼司一同来审,方丈不如来做个见证。”余生说。

    方丈见不到女魂,只能这样答应下来。

    他知道,不管如何,禅院的名声算是坏了。

    趁着天还没黑,余生领人带着和尚,扶持着文氏夫妇下了山,出乎意料的又遇见了那车夫。

    “哟,你还没走呢?”余生有些感动。

    “这山上有许多香客在下来,给的钱还多,生意挺好做的。”车夫嘿嘿地说。

    他已经跑了四五趟了。

    “那你别用马车,整个爬犁,比这省力和方便多了。”余生说。

    “爬犁?”经余生一解释,车夫一拍脑门,“哎呦,这个法子好,大人就是聪明。”

    继高人后,余生最喜欢“聪明”这两个字。

    “哪里,哪里。”他客气道,“我这也就是不一般的聪明。”

    刚坐上马车,天已经擦黑,待到了南城门时,城门已经紧闭。

    平时这时辰已经不许出入了,即使有田十也不成。

    然而谁让余生是城主外甥呢,一句“小姨妈喊我回家吃饭”就叫开了。

    车夫家在城外城墙根,余生他们在城门下车。

    刚进城,一股热闹扑面而来。

    摊贩,酒楼,食肆,茶馆的生意正是火热的时候,喧哗不绝于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