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傍晚,咖啡厅,透过玻璃窗子,可以看见那海面上将要落下去的太阳,红彤彤的,圆圆的,染得周围的云彩都成了火红色。

    海浪不停的冲击着沙滩,然后又落了下去,在沙滩上留下了不少的东西,有各种模样的贝壳,海螺,甚至还有海星,好看的圆润的石头……

    日头落了下去,天气也不再那么的热了,从海平面上吹来的海风带着湿乎乎的海的味道,带着清凉的感觉,迎风而战,人们会感觉凉爽很多。

    “宁宁,你现在富贵了,你就不顾念我们对你的养育之恩了么?”

    苏母盯着简宁看着,这个所谓的“女儿”,收养她的时候,原本就是有企图的,只是后来,自己没有孩子,倒是很喜欢她可爱的模样,于是也心疼的好好照顾了一段时间,但事后来,她有了自己的孩子了,那么所有的注意力和精力自然是都放在了自己的孩子身上。

    自己的苏苏,才是自己的心肝宝贝,苏家的一切都应该是是她的,她应该是高高在上的,受尽万千宠爱,享受光芒的公主。

    可是现在,呵呵,没有想到,这个被自己忽视的人,如今却是如此的高高在上,气质高雅,而她的身份地位,同样也不是她们可以在随意的欺辱的了。

    在嫉恨的同时,苏母还非常的埋怨,不管怎么样,如果不是自己一家收养了她,那么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模样呢?将她养了二十多年,可是她呢?如今这一朝富贵了,就将他们抛在了脑后了……

    “是啊,宁宁,我们将你养大,不管怎么样都对你有着二十多年的养育之恩,你怎么能这么对待我们呢?”

    苏父苏志文也一脸悲伤,好像是一个被自己亲手养大的女儿伤了心的慈父,哪里还是曾经那个好像是简宁不存在一样的苏志文?

    养育之恩?简宁看着对面的这两人,曾经,她以为他们就是自己的父母,她以为他们都是爱她的,可是直到了后来,她知道,他们不是自己的亲生父母,他们也不是爱自己的,自己对于他们来说,是累赘,是工具……

    收养她,是为了她身上的玉佩,养着她,是为了在必要的时候将她当做换取利益的工具……

    对于自己,他们或许有过真心,但是当这份真心与他们自身的利益有了冲突的时候,这份原本就不多的真心早已经磨灭的干干净净了……

    毕竟,自己曾经将他们当做过自己的亲生父母,不管他们对自己好与坏,也是他们将自己养大的,给了自己一个还算安稳的生活,所以,也算是有养育之恩了。

    既然是如此,那么他们既然提起了养育之恩,那么自己听一听,他们到底是有什么目的又有何妨呢?

    “养育之恩?我当然记得……”

    简宁淡淡的说道,她虽然是在笑着,但是语气却是极为疏离和冷淡,一看,就知道她的情绪丝毫不为所动。

    简宁悠然自得的拿起了桌子上的一杯咖啡,当咖啡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的时候,简宁却是皱了皱眉头,不对,不全是咖啡的味道,里面似乎……

    伴随着皱起来的眉头,简宁的眸色也深了几许,拿着杯子的动作并没有任何改变,浅浅的啄了一口咖啡……

    而对面坐着的苏父苏母二人,见到了简宁拿起来咖啡的动作心中都跟随着紧了紧,虽然在极力的控制着不表现出来一样,但是简宁还是发现了他们的绷紧的身体,所以,简宁微微一笑,面上丝毫没有破绽……

    看到简宁将咖啡喝了下去,没有任何异样的反应,苏父和苏母两人都悄悄的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就是一种兴奋,异样的兴奋……

    不过,为了将事情继续下去,两人压抑住了激动的心情,

    苏母和苏父两人眸光闪了闪,继续着眼前的事情。

    再有了自己的女儿之后,他们虽然在不曾在意过简宁,但是却也知道的,她的性子柔和,心性善良,所以,应该很容易心软的。

    但是,现在的她,嘴角含笑,面色不变,让他们再也无法感觉出来她的情绪的变化,而最重要的是,他们用养育之恩来说话,而她,仍然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看来,这不见面的几年,她的确是改了好多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今天,他们将她约出来,也是有其他的目的的,所以,两人面对着看不透的简宁,他们的心里面突然变得非常的忐忑,原来以为只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是现在想来,心里面却有些恐慌。

    “宁宁,我们苏家倒闭了,苏苏和范志远也离婚了,范家和苏家也成了陌路了,你现在日子过得好,我知道我们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但是你能不能看在我们养育你多年的份上,帮帮我们,帮我们苏家重新站起来?”

    苏母有些期待的说道,如今,他们的日子过得真的非常的落魄,而最重要的是,她以为身边的这个男人是爱她的,但是没有想到,他却是都有了一对那么的大的龙凤胎,早就和其他的女人有了一腿了。

    他们去了京城之后,看在他说的,那个女人可以帮到他们的份上,自己没有计较,任由他和那个女人继续勾当着,可是到了最后,没有想到他们不仅仅什么都没有得到,最后她还知道了,他和那个女人居然还有了孩子……

    可是,尽管是她在愤怒也好,也只能忍受着,不过好在,那一对儿女对于苏志文这个父亲,不仅仅是没有感情,更重要的是,非常的鄙视,看不起,一点都不想认他做父亲。

    呵呵……也对,毕竟,人家可是夏家的儿女,虽然他们的母亲是小三,但是不顾那如何,至少他们也是夏家人,可是突然变成了一个一无所有的男人的孩子,这样的变化,任是何人,都没有办法能接受吧?

    可是,即使是她忍受着,到最后,他们不仅仅是一分没有得到,还惹了满身腥,苏梅那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再也找不到行踪了,而他们最后不仅仅没能再过上从前的那种富贵的生活,还被驱逐出了京城,只能四处流浪,靠着苏苏赚的钱去生活。

    如今,他们好不容易有了翻身的机会了。

    苏家垮了?简宁挑挑眉,不过并没有太大的惊讶,她知道,对于自己曾经经历的那些事情,家里面人定然是都知道的,而不管是她的家人,还是夏云朗,再知道了那些事情以后,定然不会轻易放过苏家的……

    “哦……你们想我怎么帮你?”

    听到了简宁的回应,苏父和苏母两人一下子来了精神了,他们好像是看到了希望,以为简宁这样问,那么就代表着,她会答应他们的要求了。

    两人此时非常的激动,过了这么久的苦日子,终于看到了希望,以后,他们还可以光鲜亮丽的活着,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的狼狈。

    “宁宁,我就知道,就知道你是个善良的,是个知恩图报的,这样,你……你给我们一千万,五千万让我们重新站起来的。”

    苏母眼睛闪亮的说道,五千万,不仅仅可以不让他们在继续过那种苦日子,还能够让他们重新开始,在将公司建设起来。

    而且,她相信,五千万,对于如今的简宁来说,绝对不是什么问题,她可以轻易的拿出来,他们这也不算是贪心不是么?毕竟是当初自己收养了她简宁不是么?就连她简宁能够有如今的地位,不也是因为他们的缘故么?

    苏志文皱了皱眉,五千万,这是他们之前商量的结果,原本他是想着要一亿的,但是后来想一想,还是只有五千万就好了,有的时候,太过贪心,万一惹急了简宁,他们不就是什么都得不到了么?

    而简宁,眉毛一挑,五千万?的确,现在五千万对于自己来说不是任何的问题,但是自己手中的收入,就要比这多了不知道多少,更何况还有夏云朗送她的,简家送她的,虽然自己不知道自己手中到底有多少,但是五千万,绝对是小数目。

    只是,五千万,他们是不是太过贪心了?虽然当初,他们并没有让自己介入到苏家的企业当中去,但是自己还是知道的,就算是以前的苏家企业很有名望,但是最近几年已经差了很多,内部亏空,营收锐减,如果不是因为和范氏的合作的几个大项目支撑着,不用简家和夏云朗动手,恐怕早就已经破产了吧。

    见简宁半天米有反应,苏母脸上的笑容僵硬了起来,脸色也变得不怎么好看,不过确实隐忍不发的模样。

    “宁宁,你不会认为五千万还多吧?对于现在的你来说,五千万完全不是问题,而且看在我们的养育你那么多年的份上,这五千万也值得吧……”

    呵呵……养育之恩,五千万,好啊,好……

    他们养大了自己的确是事实,既然如此,就将这份养育之恩报了吧,只是五千万,自己虽然不曾看在眼中,但是用来给他们,绝对是不值得,一千万,已经是自己的极限了。

    “知恩图报,你们的这份养育之恩我自然是要报答的,五千万我没有,只有一千万,你们想一下吧,如果可以,今天我就可以将支票可你们&……”

    看着这两人,简宁不愿意在同他们浪费时间了,其实今天之所以会应他们所求见一面,也只不过是想将曾经的一切了解罢了,以后,他们就是彻底的陌路人了。

    一千万?苏母和苏父两人相视了一眼,都非常的不满,只有一千万,这是打发叫花子呢?这可是比五千万少了太多了……

    “宁宁,这一千万,是不是太少了……”

    少……?少么?自己并不认为少了,一千万足够自己二十多年生活所需了吧,而且还要远远的超过了生活所需,一千万,也足够他们两人后半辈子可以生活无忧了。

    而且,自己随身携带的那块玉佩,他们可是将玉佩占为己有,有玉佩换的的利益白手起家,所以才有了后来的生活,如果不是自己的那块玉佩,他们两人……这么多年也许就过着贫苦的生活罢了……

    养育之恩,那块玉佩,也足以抵消了,而如今再给他们一千万,也是看在情分上罢了,看着他们如今年老的份上而已。、

    “一千万,足够了不是么?”

    苏母和苏父两人对视了一眼,虽然非常的不甘心,但是他们此时却不敢太过,因为他们害怕会破坏更大的事情,一千万就一千万,有总比没有好的,而且,做好了那件事情,他们还是可以得到很多的,得到的不仅仅是钱,还有就是李威这个依靠,到时候,他们才会得到更多……

    两人暗自点了点头,然后苏母勾起了一抹她自认为非常亲切的笑容说道:“宁宁,既然如此那就一千万好了,我知道,这也是你的一份心意,你能记得我们两老,我和你爸爸就满足了……”

    简宁不为所动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在表演着,如果说,在喝咖啡之前,对于这对“养父母”心中至少还有着几分感谢,感谢他们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至少是养大了自己,这样自己才能再和自己的亲人们相见,才能有幸运遇到了夏云朗。

    但是,在得知了咖啡中有蹊跷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消失的干干净净的……

    “那个,苏苏,既然如此,你就把钱先给我们吧,我和你爸爸我们两人,现在是一点钱都没有了……”

    呵呵,这么迫不及待么?怕她昏倒了什么都得不到?

    不过,既然答应了给他们一千万,那么自然是不会反悔的,于是直接从包中拿出来一张支票签了下去交给了苏母。

    而得到了支票的两人,立马是喜笑颜开的模样,两人都有多久没有看到了这么多的钱了?

    看了看时间,简宁在咖啡入口的那一刻,她就已经知道了,那是极品的迷药,幸好,自己的身体经过了空间的改造,所以才会百毒不侵,所以自己才敢不动声色的喝下去……

    估摸着药效快要发作了,简宁皱了皱眉头,做出一副头晕的模样,用手揉了几下太阳穴,眯着眼睛说道:“我怎么头好晕……”

    说完,头一下子就沾到了桌子上,看着简宁这样的反应,苏母和苏父两人心中非常的激动,得到迷药的时候,那人说是极品迷药,药效非常好的,所以他们看着喝了开发之后没有什么反应的简宁心中还有些不确定的,以为是被发现了或者是迷药没有起到作用……

    这一刻,看着她栽倒在桌子上,他们的心才安稳了下来……

    “宁宁,宁宁,你怎么了?”

    苏母看了一眼自己的丈夫,然后用手拍了拍简宁的脸,发现简宁没有任何的反应,心一下子松了下来。

    “没事了,晕过去了……”

    苏父点了点头,向四周看了看,这边的位置有些偏,所以没有什么人,而且正好不远处就是通往楼上的电梯,两人站了起来来到了简宁的身边,一起扶着简宁就向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而他们认为昏迷的简宁,此时却是非常的清醒,虽然是闭着眼睛的,但是她的感觉却是非常的敏锐,能够感受到那两人的所有的活动……

    进了电梯之后,简宁看了看电梯中的数字,是到酒店最顶层的,最顶层只有套间8个,每一间都非常的豪华,而且各自独立,完全不受另一方的干扰,*保护也非常的严密。

    他们这是要带自己去哪里?将自己迷昏了是想做什么事情?而很快的,简宁她就有了答案了,因为当电梯停下来之后,走出电梯,迎接简宁的是两道熟悉的声音……分别是苏苏和那天晚上在海滩遇到的叫做李威的男人。

    “妈,怎么样?没出什么问题吧……”

    苏苏看着被自己的父母扶着的昏迷着的简宁,心中一片兴奋,终于简宁也要堕落成为自己现在的模样,呵呵……想着等过了一会就会看到简宁被糟蹋的画面,想着等着简宁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成了那般模样,想着简宁这样的模样被他和他看到……

    呵呵呵,只是这样想着,她就已经兴奋的不得了了……

    而李威,他是知道苏苏的心思的,只是,他却是丝毫的不在意,他在意的,只是眼前这个的极品女人,将要属于他了,将要在他的身下绽放出来最美的模样……

    “没什么问题,事情很顺利,这不是已经是昏迷的模样了么,你就放心吧……”

    苏母自得的说道,听了自己母亲的话之后,苏苏的心也更加的安稳了,然后她急忙的转头对李威说道:“威哥,我就是么,我一定会成全你的念想的是不是?这下子,威哥你满意了么?嗯?”

    苏苏挑眉娇笑着说道,李威看着苏苏这般模样,如果是以前的话,定然要抱住了好好的亲热一翻的,但是此时,他却是没有任何的心情,因为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简宁的身上。

    不过,还是应付的说道:“满意,当然满意了,还是要谢谢苏苏的成全了……”

    说完李威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将简宁抱在怀中……

    不过,现在还是在房间外面,还是忍住了,于是直接说道:“把她扶到房间中去吧……”

    看着李威这般迫不及待的模样,苏苏心里面却是有一些不好受的,呵呵,为什么,所有人在看到了简宁之后,就再也看不见自己了?

    自己比她差什么?差了哪里?就连范志远,说着是喜欢自己的,但是最后,却还是因为简宁抛下了她……

    呵呵……如今的李威,自己跟了他那么长时间,这个时候,在遇到简宁之后,却是这么的迫不及待,甚至是忘记了以前他自己行事的小心翼翼,变得这么的……火急火燎的……

    虽然心中有一些难过,但是这不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于是收起了心中的那些心思,大家一起进了房间……

    而他们认为昏迷着的简宁,却是听到了所有的事情,心中不禁冷笑,呵呵,苏苏计划的倒是好,想要让自己被李威这个男人侮辱,她自己变得肮脏不堪了还不够,还想要她简宁也变成了苏苏的模样么?

    随着他们的进入了房间,然后感觉到自己被直接放在了一张大床上,只是想着苏苏和李威这对男女不知道在这张大床上翻滚过多少次了,简宁就感觉非常的脏,只是,她并不感觉这就是苏苏的全部计划了,她想,一定是还有其他的。

    而苏苏的确是有其他的计划,因为她想要将李威和简宁两人“亲热”的照片拍下来,然后发给范志远,他让自己通过,那么她就让他也痛……

    只是,简宁此时装作昏迷也是有底线的,装作昏迷也只不过是想要看看他们到底是想要做什么罢了,自己绝对不会让李威碰到自己一下的。

    “你们都出去吧……”

    李威看到躺在床上的人儿,心中抑制不住的激动着,就像是一个刚刚成年的毛头小子面对着自己喜欢的女人一样,心中早已经迫不及待了。

    苏母和苏父还有苏苏三人对视了一眼,最后一起走了出去,虽然不能够亲眼看着简宁被侮辱有些遗憾的,但是到了现在这地步,她也逃脱不了不是么?

    只要结果是一样的就好……只是,他们想的都太简单了,正当苏苏他们都要出去的时候,躺在床上昏迷模样的简宁却是清醒了过来。

    “怎么?就想这么走离开么?”简宁从床上坐了起来,她勾着淡淡的笑容,面容清雅,语气柔和,听不出来任何不对劲的地方,到那时偏偏的,就是这样子的简宁,却是让所有人都忍不住的崩起来心中的那根线。

    苏苏他们顿住脚步回头,苏家三口都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建宁,同时心中都有一些恐怖的感觉,怎么……怎么会,明明就是已经都昏迷了啊……

    难……难道她简宁是骗了人,可是,可是她怎么会知道咖啡中有迷药呢?

    而李威,看着这样的简宁反而是更加的兴奋了,这样子的女人,果然是极品,如此的有挑战性,只是,心中还是有一些遗憾的,她既然醒来了,那么他就不能得到她了……

    以前,他就感觉到了,这女人绝对是不简单的,但是抵不过心中的*,所以才会按照苏苏的提议做了,只是如今再看,心中的想法更加的确定了,恐怕不只是不简单,她……还非常的神秘

    所以,他心中有一种预感,错失这一次的机会,以后便不会再有了。

    “你……你没昏迷?”

    苏苏忍不住的大叫了起来,怎……怎么会呢?怎么会呢?

    明明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了,可是她却是没有昏迷,不……不可以,绝对是不可以,她一定要让她简宁也尝一尝她苏苏吃的那些苦。

    “呵呵,你以为你没有昏迷就可以逃脱了么?这里,都是我们的人,你没有昏迷可好,那么就让你意识清醒的尝一尝我们威哥的厉害,威哥,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一瞬间,苏苏就恢复了理智,挑眉对简宁说道。

    李威皱了皱眉,那啥,这件事情,他突然有一点不想参与了,他虽然好色,但是也并不喜欢被人当做枪使。

    “呵呵……苏苏啊苏苏,你怎么还是以前那般的骄傲自负呢?到了现在这一步,我既然敢醒过来,那么自然是就不怕你们的,我给过你们机会,拿着我给的那些钱,你们一家三口足够生活的了,可是没有想到,你们还是不懂得回头,既然如此,那么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看着简宁那样丝毫没做任何的惧怕的模样,苏苏非常的不舒服,她凭什么不害怕?“简宁,我现在这个模样,都是你害的,都是你的错,所以我也要你尝一尝我吃过的那些苦……”

    她吃过的那些苦?她真的不知道她经历什么苦难了,最后落到了这样的境地,也只不过都是她自己选择的吧。

    “苏苏,我不曾欠你什么,也不欠你们一家人什么,以前的那些伤害我没有去计较,但是这一次,虽然我没有受伤害,但是也绝对不会再容忍你们。”

    “不容忍……不容忍你能把我们怎么样?”

    就在苏苏这句话落之后,房门被大声的推了开来,夏云朗还有简宁峥简宁嵘兄弟带着几人走了进来,原本的形势一下子就被改变了。

    “能把你们怎么样?你可以试试……”

    夏云朗径直走到了简宁的身边,将简宁揽到了自己的怀中,语气冰冷至极,看向苏家人的眼神像是一把把刀子,在切割着他们的身体一样。

    而李威,这个时候心中却是已经叫苦连连,哎呦,自己这个好色的毛病怎么就改不了呢?这下子好了,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了,一看这架势,绝对是不简单啊,不过,心中也庆幸,庆幸自己还没有做什么呢……幸好幸好……

    要不然,得罪了这些人,他还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

    现在,他只想尽力的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不被那个可怕的恶魔一样的男人所注意到,但是很明显,这是不可能的,在看了苏苏他们一眼之后,夏云朗的视线落在了李威的身上,那眼神要比之前;凌厉十倍,百倍不止……

    李威想要笑一笑,先要告诉眼前的这个男人,自己什么都没有做,甚至连小手没有拉上呢,但是在这样凌厉的目光下,他发现,说句话,都是奢侈……

    而那边,简宁峥和简宁嵘两人站在苏家三人面前,眼神中满是不屑,就是这三人,居然还虐待他们的妹妹?呵呵,他们简家放过了他们,居然还不知道夹起尾巴来好好做人,还敢出现在宁宁面前,给你宁宁添堵,如今更是想要毁了宁宁,这种人,真的不值得他们的心软……“呵呵……好,好啊,好一个苏家人,居然敢那么对待我们的宁宁,我简家的公主,简家放过你们苏家,没有赶尽杀绝,如今还敢来对付宁宁,真想说,你们是……找死找不够么?”

    简宁嵘说完,接连三脚踢了出去,啊啊啊的几声尖叫之后,站着的苏家三人一下子就飞了出去两三米远的距离,三日都是脸色苍白的,苍白的,嘴角都挂了血丝,一看就是内伤极重的……

    如今简宁嵘的一脚,可是非常有力道的,虽然看似是随意的很,但是也足够他们内伤吐血的了……

    “你…你们……”苏母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两个恶魔一样的人,而苏志文却是满眼的愤怒,以前,谁敢这么对待他?

    只是,同时他也害怕,他这才想起来,简宁不再是以前的那个简宁了,她现在是简家的公主,简家那是怎么样的一个存在?以前,仗着自己不管怎么样,都是养大了简宁,还有就是简宁的善良,所以他才动了心思,按照女儿说的那样做,但是现在,明白的却是晚了,简宁早就不是以前的简宁了……

    想明白了这些,满眼尽是死灰……

    简宁峥和简宁嵘两人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如果不是为了宁宁,他们这些人根本不陪他们亲自动手。

    “宁宁,你没事吧?真是不懂事,居然敢冒险……”

    “宁宁,放心,有哥哥在,绝对是不会让人欺负你的……”

    简宁看着自家两个哥哥,笑了笑,刚想说我没事,但是夏云朗脸色却是更加的黑了,冷声说道:“大舅子,二舅子,不劳你们费心,阿宁有我呢……”

    而在一边看着的李威,看着这一家人相处的情景,忍不住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等着他看到四道眼神都看向了他的时候,笑容一下子就僵住了。

    那啥,自己是不是死定了?

    夏云朗看着李威,这个混蛋男人,居然真敢做这样龌龊的事情,他是找死。

    “那……那啥,我什么都没有做,真的,手都没有拉到……”

    在不解释,自己就死定了,虽然解释了,也不一定有多大的用处……

    “李家人?以后还是收起来你那龌龊的心思……”

    “哦哦,放心放心,我收起来了,收起来了,不……不是,是我没有那些龌龊的心思了……”

    夏云朗瞥了李威一眼,然后对着怀中的简宁说道:“阿宁,你想怎么做?”

    虽然,对于她的冒险行为,将保护的人抛下,心中不满,但是他知道,她定然是已经有了处理方法了,自己当然不会反对,如果不满意,自己再次处理一下就好了。

    简宁点点头,来到了苏苏三人面前,他们是趴在地上的,简宁高高在上的站在那里,望

    着面的三人,她曾经以为,他们是自己的亲人,但是后来,那一件件的真相,却是将她大家的体无完肤。

    现在,那些伤害都已经褪去了,而自己,也找打了自己的幸福和亲人,虽然,对于她们所做的事情,自己不想,不愿去怨恨,不想那些恨意存在自己的生活当中,但是也不愿意在见到他们。

    不愿意他们的生活,记忆,与自己再有任何的交集。

    简宁拿出来几只银针,灯光下,银针闪烁的光芒更加的锋利,就用银针,将过去的那些记忆都封锁起来吧,自己不在存在于他们的生活当中,以后,便是陌路,真正的陌路,这一辈,都不在相识。

    “你……你要干什么?”苏苏一边极力的向后拖动着身体,看着眼前走来的简宁满眼都是恐惧,她拿着银针要做什么?要杀了他们么……

    不……不,她还还不想死,真的不想死……

    “威哥,威哥,你救救我,救救我啊……”因为害怕,苏苏向着李威求救,但是看着他那漠然的面容,心中升起来一股绝望。

    李威却是撇了撇嘴,那啥,自己现在自身难保了,怎么可能就她?再说了,自己也不想为了她,而和极品美人作对啊……

    “放心,不会杀了你们的,我这么好的人,怎么会杀人呢?只是,这一针下去,以后,你们不再会受折磨了……”

    说完,简宁手指舞动,三枚银针直接刺入了苏苏他们三人的脑中,而苏苏,苏父和苏母三人原本恐惧的表情一下子消失的干干净净,三人呈现出来呆滞的模样,银针晃动,慢慢的慢慢的,他们的表情标的越来越呆滞,终究,他们的眼神中再也没有一丝亮光……

    简宁收回银针,苏苏他们躺在那里,而这个时候,简宁的目光才落在了李威身上,而此时的李威,已经被简宁震撼的脸色发白,头冒冷汗……

    靠这么一个美人,自己要是真的做什么了,那枚银针一扎自己那里,估计自己就没法做那人了……

    只是,他想的,真是简宁要做的,简宁手中的银针飞了出去刺入了他的脖子上,然后他闭着的嘴巴张了开来,接着,一枚漆黑色的药丸飞入了他的口中,银针收回,药丸也吞了下去……

    “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李威惊恐的问道。

    简宁笑了笑,“当然是好东西,可是为了你的身体着想,以后你就好好的养着你的身体吧,再也不能近……女色……”

    对自己有那样恶心龌龊的心思,没有废了他,已经算是轻的了,只是吃了这枚药,也算是对他的惩罚了,以后,只有他真正的对一个女人动了心,动了情之后,他才能恢复。

    “你……你……”

    李威害怕了,夏云朗却是满意了,不过,要是自己出手,定然是要废了他的。

    夏云朗,简宁,简宁嵘简宁峥,四人一起走出了房间,房间只留下了李威和躺在地上的苏家三人……

    一切,都结束了,他们醒来,苏家再也没有她简宁的任何记忆了……

    ------题外话------

    今天的章节字数多了,也算是一个小结局,后面还有结局的,只是这章节的标题也不知道想什么,就用大结局一来用了,亲们不要多想,之后还是会有结局章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