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一行人回了京城,直接入住了简家,而夏茂清却是独自一个人回到了夏家,他选择回到了夏家大宅,进入了一个封存了许久的房间当中,而夏云朗和简宁他们的回来,让不能够在云雾村长期生活的简爸爸和简妈妈,简宁峥和简宁嵘,大家都高兴的不得了。《乐〈文《小说

    这不,接一众人回到了简家之后,简妈妈他们围着壮壮,欢欢,爱爱三个小家伙,一会抱抱这个,一会亲亲那个,都喜欢的不得了。

    小孩子长得是最快的,更何况简宁家中的三个宝贝还有空间灵物的滋养,所以长得更快,几乎可以说是一天一个变化的,虽然简宁经常的会给简妈妈他们发些宝贝们的照片,但是却仍然是不足以将宝宝们的成长展现出来。

    “外婆的乖宝宝,也木有想外婆?”

    “哎呦,好宝贝,我是外公哦……”

    “小爱爱,我是舅舅哦,叫我小舅舅……”

    “欢欢,我是大舅舅哦……有木有想大舅舅……”

    一家人围着三个宝宝们,其他人根本插不上手了,大家也理解,所以也就让这四人稀罕着,而小宝宝们也非常的乖巧,并没有被这一家人的热情所惊吓到,相反的却是非常的开心,一直都是笑呵呵的小脸的。

    “你看看,宝宝们长得可真好,这么胖乎乎的,一看这就结实健康……”简妈妈如今抱着的是壮壮小家伙,小家伙是三个宝宝中的老大,原本就是长得最结实的一个,在加上小家伙也是能吃的,所以自然是现在长大的最大的。

    听了简妈妈的话,简爸爸看向了妻子怀中的宝宝,嗯,不错是个壮实的,然后又颠了颠手中的宝贝,他抱着的是老二欢欢,小家伙也不是个轻的。

    在摸一摸小家伙那白胖白胖的小胳膊小腿的,更是满意的不得了呢。

    “没错没错,都很健康呢,比我们上次看到的又长大了不少……”简爸爸也是稀罕的不得了,原本这就是孙子辈的小孩子,再加上还是自己宠爱的小女儿的孩子,因为对把小女儿丢失的一份愧疚以及现在的宠爱,他自然是更加的喜欢的。

    而爱爱小公主,则是一会在简宁峥怀中一会,一会则是在简宁嵘怀中一会,两人都是喜欢的不得了,因为他们发现,这小姑娘绝对是像极了他们的妹妹小时候,小时候没能够好好的宠爱,照顾妹妹,如今,看着爱爱这个小公主,他们自然是想着一定要将那份缺失的遗憾都补偿在爱爱小姑娘身上。

    “我们的爱爱小公主真是可爱,小舅舅爱死你了……”

    简宁嵘抱着怀中的小家伙亲了亲,鼻端满是浓浓的奶香味,还有怀中娇娇软软的小家伙,真是让他爱极了。

    “外公……,外婆……大舅舅……小舅舅……”

    小家伙们齐齐的叫人,软软糯糯的声音这可是都甜到了大家的心坎里面的,虽然,之前已经从电话中听到了小家伙们叫人,但是现在当着面听到,心里面的感触却是更加的深了。

    亲热了半晌,一家人在吃了晚饭之后,都睡下了,接下来的几天,简宁和夏云朗两人自然是各忙碌个的,夏云朗自然是回到华盛集团以及夏家处理事务,而简宁则是在查看京城郊区的农庄的情况。

    而小家伙们有很多照顾,所以他们夫妻二人自然是放心的,在处理了几天的事情之后,这天,天气有些阴阴的,天空飘起了毛毛细雨。

    而夏云朗,简宁夫妻二人再加上简妈妈,三人带着三个娃娃,一众人来到了一处墓园,而来这里,看的正是夏云朗的母亲。

    照片中的女子,笑容明媚,目光倾城,夏云朗站在那里,身姿挺立,任由细细的雨滴低落在他的身上,带着几分萧瑟的味道。

    而简宁也紧紧的站在他的身边,没有多言,只是两人的手一直都紧紧的握着,希望自己能够给他力量和温暖。

    简妈妈宋妙心看着照片中笑容明媚的女子,在自己的记忆中,她记得的就一直是女子笑容明媚的模样,原本两人就是惺惺相惜的朋友,可是后来,却似没有想到两人接连的发生了意外,而因为丢失了小女儿正是颓丧的她,没能在她最需要人的时候支持在她的身边。

    这也是她的除了丢失了小女儿的另一份的遗憾。

    “阿宁,这是我的母亲,今天是她的祭日,我来带你见见她……”

    夏云朗的声音中带着无限的怀念,在对简宁说完,将自己的目光凝聚在了墓碑的照片上,缓缓的说道。

    “母亲,我来看你了,对不起这么久没有来看你,今天我还带了其他人来看你,我身边的是我的妻子,母亲,听到我结婚了你是不是很高兴,那么要是我再说,我已经做爸爸了,而且还是三胞胎的爸爸,您是不是会高兴呢?母亲,我心在很幸福,您放心吧,我会一直的幸福下去的……”

    夏云朗缓缓的述说着,他的语气中满是怀念,这个时候的她,虽然带着几分悲伤,但是却同样非常的柔软,像是一个依赖母亲的小男孩一样。

    而小家伙们,好像是也感觉到了不寻常的气氛,老老实实的窝在人的怀中,眨着大眼睛好奇的看着这一切。

    细雨一直在下着,因为是在山中,所以看着不远处还漂浮着白色的雾气,缭缭绕绕的,凭添了几分悲伤。

    简宁看着那照片中的女子,那就是夏云朗的母亲,自己的婆婆。只是看着她的笑容,就让人感觉非常的温暖,原本该是幸福的一生,到头来却是……

    “母亲,我是简宁,我妈说在我小的时候,我是见过您的,现在我是云朗的妻子,那时候的一句玩笑话,如今我们真正的成为了夫妻,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云朗的,我们以后,一定会生活幸福的……”

    简宁握着夏云朗的手,缓缓的说道,两人相视一笑,虽然是下雨天,但是那种暖融融的幸福却是围绕在了他们的周围。

    “母亲,我想,阿宁这个儿媳妇,您一定会满意的,壮壮,欢欢,爱爱,叫一声奶奶……”

    说着,夏云朗从身后的方飞的手中抱过了壮壮,然后对着自己怀中的壮壮小朋友,还有简妈妈抱着的欢欢,简宁抱着的爱爱说道。

    奶奶?好像是从来没有叫过呢,不过,小家伙们非常的聪慧,也很懂事情,所以在听了自家爸爸的话之后,非常听话的齐齐的叫道:“奶奶……”

    因为下雨的缘故,简妈妈再说了几句话之后,大家就打算离开了,只是,就在大家准备离开的时候,一道身影却是缓缓的走了过来,而难道身影大家都是熟悉的,夏茂清。

    夏茂清的到来,让气氛变得压抑起来,简宁甚至感觉到了身旁的夏云朗那一只都在紧绷这的身体还有他浑身散发出来的怒气了冷意。

    夏茂清孤身一人,没有带任何人,打着一把黑色的伞,他的面容非常的憔悴,而步伐也带着几分犹疑,几天的时间,他除了出来吃饭一直都在那个房间中呆着,那个他和她生活了多年的房间中。

    住在那间房间中,他可以的遗忘,忽略了多年的记忆一下子冒了出来,那些快乐的,幸福的,温馨的,当然还有那些不好的。

    可是,不管是好的坏的,那些记忆都成了他最为珍贵的一部分,他想要努力的去会想起来,去找寻记忆深处那熟悉的音容笑貌,但是最后记得最多,最深刻的,不是她的笑容,而是她最后留给他的,冰冷,绝望,淡漠的表情。

    那样的表情,深深的印在了自己的记忆中,让自己痛彻心扉。

    “你怎么来了?”

    夏云朗冰冷的问道,这么多年他没有向他复仇,还保持淡漠的父子关系,只是因为当初爷爷奶奶两位老人家的遗愿。

    这里,是他为母亲找的一处净土,他知道的,他一直都知道,母亲定然不会在想见夏茂清的,也不想在于夏茂清有任何的牵扯,不想再进入夏家的墓地。

    夏茂清听着夏云朗那冰冷的声音,身体一颤,原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更加的苍白了,他的疑问的语气中满是讽刺,可是,这是自己应得的不是么?

    “我……来看看你母亲。”

    夏茂清语气沙哑,有些艰涩的说道,他的目光,也不自觉的停留在了那张照片上,照片中的女人笑的明媚,是他最喜欢的模样,可是,现在他对于这样的笑容,回想起来的却是不多,反而是少的可怜。

    目光凝视着,一直凝视着那明媚的浅笑,夏茂清的手有些颤抖,想要伸过去去摸一下那照片,好像是那样,他就可以感受到她的存在一样。

    可是,手却是僵直在那里,无法动弹,脑子中她冰冷,绝望,淡漠的面容生生的压在他的心中,让他无法靠近。

    他知道,她是恨他的,那种恨是没有感情的恨,从她最后的淡漠的眼神中可以看的出来,她对他,或许,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了。

    “来看我母亲?母亲她并不喜欢你来这里,你还是离开吧……”

    夏云朗毫无感情的说道,这么多年了,如果他有心的话,怎么可以一次都不来这里探望母亲,而现在他才来这里,又有很意义?

    活着的时候没有好好的珍惜,如今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在知道了苏梅那个女人的真面目,知道了他被人欺骗了二十多年,给别人养孩子养了那么久之后,才想起来母亲的好来,呵呵……

    夏云朗嘴角冷笑连连,犹如这一场萧瑟细雨,像是化成了细细毫针,直接的刺入了他的心尖,那种疼痛,难以言说。

    “云朗……”

    夏茂清顿住,因为他发现,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管是怎么解释,但是这几天他早就已经想明白了,着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错,都是他夏茂清的错,可是现在认识到了错误又有何用呢?她早已经离世多年……

    他连一个解释,偿还的机会都没有……

    “云朗,当年的事情,你还小所以没有让你知道,你母亲她……是不喜欢我的……”

    说到这里,夏茂清的语气不自觉的变得有一些颓丧,他知道她的心中真正喜欢的人一直都不是他,所以在发生了那件事情的时候,自己才会毫不犹豫的相信。

    当年,她是那样的风华绝代,有许多的追求者,而她一直喜欢的,也是那个人,他们两人一直都是公认的最为相配的一对男女,但是大家都没有想到,他们二人却还是没有缘分在一起,最后那个男人娶了门当户对的人,所以两人最终以分手而告终……

    而他,才有机会和她在一起,最终,两人走入了婚姻……

    可是这一段婚姻,他是极度的不自信的,最开始在一起的时候,他一直都有自信,可以将那个男人从她的心中除去,而他也一直以为他做的不错,可是直到那个男人再一次出现在了他们的生活当中,他突然有一种感觉,不管他怎么做,都是无用的……

    而那个时候,他是极度的不自信的,所以也是在那个时候,他遇到了苏梅,在苏梅的身上,他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是苏梅的全部,和苏梅在一起,他有了自信,所以慢慢的,慢慢的,他走上了偏路……

    然后,终于……他做错的事情……

    只是,虽然和苏梅在一起了,但是他也从来没有想过离开她,因为他知道,自己一直都是深爱着她的,所以就这样,他徘徊在两个女人之间……

    可是,自己以为自己做的很好,但是殊不知道,纸是包不住火的,如今想来,这其中可能也有苏梅的作用,最终,她还是知道了自己的背叛……

    他至今还记得,在她知道的时候,那种悲伤,绝望的眼神……而自己,因为嫉妒,口不择言,最终两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的僵硬……

    而最后,让自己愤怒,失控的是自己发现了她的出轨,看到了她和那个男人在在一张床上醒来的情景,原本就不相信她的,面对那样的情景,他则是更加的不相信了……

    所以,他愤怒,他口不择言,他用最恶毒最肮脏的语言给了她羞辱……

    而这,也是他和她的最后一次见面,他没有想到,她就那样的出了意外,在他没有任何的准备的情况下,离开了人世……

    她的葬礼,他没有出席,他将自己锁在了了他们的房间呆了三天三夜,他不敢去面对她,他不敢,他害怕……害怕看到她那平静无波的眼神……

    看着夏茂清那失落,好像是他才是受害者的模样,夏云朗嗤笑,曾经的事情,他不能去断定母亲到底对夏茂清是什么样的感情,但是他却是相信母亲的人品的,既然是母亲已经选择了他,那么在他们的结婚期间,定然不会有什么越轨的事情。

    可是,夏茂清,他说是深爱母亲,可是却从来没有相信过她,相信她的人品,母亲那样的人,风光霁月的,怎么会做出来那样的事情来呢?

    以前,他不知道,可是,在将那些调查结果都调查出来之后,他发现,原来母亲的的离开是那么的可笑……

    “母亲不爱你?是因为那个男人么?”

    夏云朗吃笑着说道,但是他的这一句嗤笑,夏茂清却是惊愕的抬起头来,当年的事情,凭借夏家的能力,已经抹去的干干净净,所以,应该没有人知道那些往事了,特别是对于夏云朗,更是对他封锁的严实彻底。

    可是为什么,他会知道?

    “怎么?很奇怪我为什么会知道么?呵呵……那是我的母亲,我怎么会任由她死的不明不白,怎么会任由她带着那样的屈辱?不知道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为了母亲痛心,可是在知道了这些事情之后,我更加为母亲痛心,你最先背叛了母亲不说,还认为母亲会像你一样做出来那样的事情,你这是对母亲的羞辱,先不说母亲对你的感情到底如何,可是你既然是爱母亲的,自然应该了解母亲的人品的,母亲那样一个人如此的决绝,怎么会做出来背叛婚姻的事情来呢?如果母亲真的想和那个人在一起,那么也是明着向你提出来离婚罢了,反正那个时候你也已经出轨了不是么?再说了,如果母亲对你没有感情,怎么会生下了我,怎么会在知道了你和苏梅的事情以后,彻底的改变了,变得没有了笑容,变得冰冷淡漠,如果她不喜欢你,怎么会因为你的背叛而受伤害呢?”

    夏茂清听着夏云朗一句一句的话,心中的震撼越来越多,这些……他真的知道,还有云朗说的那些,都是……真的……

    是啊,是啊,错的始终都是他自己,他应该相信她的人品的不是么?当年她既然可以决绝的决绝了那男人要她做情人的想法,那么又怎么可能在和自己结婚之后再去出轨于那个男人呢?

    终归,都是他自己的不自信,才会让她和他,最终成了陌路,如果那个时候自己的心意够坚定,那么,他们也该是幸福的一家人不是么?

    如今,剩下的,只不过是妻离子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