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仙武帝尊 第一千九百一十章 问路

    星空中,叶辰不计代价,频用域门,横跨着星域,心绪迫切,抓耳挠腮。

    化凡星濒临宇宙边荒,远离繁华地带,距离大楚,已无限接近两个极端。

    还好,他所祭之域门,级别都不算低,去到那片星域,也只时间的问题。

    说话间,他又出域门,可这方才踏出,便见血雾,咆哮声、惨叫声不断。

    很显然,有大战,一眼望去,能得见洪荒战旗,一头头螣蛇,比苍龙还大,巍峨如山,眸着雷电,口吐血芒。

    至于对面,乃是人修,不知何方势力,被螣蛇族压着打,一道道鲜活人影,爆裂成绚丽血花,在星空中绽放。

    大战惨烈,血淋淋的,一颗颗星辰,一颗颗炸裂,化作灰烬,触目惊心。

    叶辰皱眉,虽有心援助,但还是进了域门,他并非救世主,难扭转乾坤,只知,他的妻儿,在星河彼岸等他。

    接下来一路,并不平静,伴随鲜血,太多星空,都有战乱,不乏洪荒的影子,无视休战协定,大肆屠戮生灵。

    对此,叶辰仅只叹息,未有丝毫驻足,就如一过客,来的快,去的也快。

    与此同时,宁静的大楚,降下一道仙光,乃是由天外而来,悬在了虚空。

    “那是啥。”天之下,太多人都仰首,并不知那道仙光,代表何种寓意。

    万众瞩目下,仙光炸裂,有阴笑声传出:叶辰,本王在玄荒,等你来战。

    一句话,大楚人皆明了,那是挑战书,而且,是来自洪荒大族的挑战书。

    “该来的还是来了。”东凰太心揉眉,

    “看好叶辰那小子,莫让他溜出去。”

    “拦得住他一时,可拦不住他一世。”炎皇笑道,“他的秉性,你该知道。”

    “那也不能去。”东凰太心当即摆手。

    “洪荒族的太子,可不是闹着玩的。”

    “如今的诸天,年轻一代全靠他撑场面,他若不去,洪荒怕是逼的更紧。”

    “难道,就我一人发现,叶辰没在大楚?”人王挑了眉,环看着众准帝。

    “怎么,不在大楚。”众位准帝愕然,纷纷开了通天眼,扫视着恒岳宗。

    这一看,都扯了嘴角,表情也精彩,竟都不知,叶辰早溜了,不在大楚。

    “还杵着作甚,走啊!”人王叫道。

    “玄荒,又该热闹了。”众准帝跟随,各个尴尬,都不知叶辰啥时走的。

    “打,踹死他丫的。”恒岳宗方向,大呼小叫声响亮,尤属冥绝那小子。

    “确定去?”白芷轻语,笑看冥绝。

    “帝的徒儿,不能怂。”冥绝抬脚登天,祭了一座域门,比巨岳还巍峨。

    “帝荒的徒儿,自不会辱没师尊威名。”白芷一语轻笑,随即登入域门。

    “还有没。”冥绝回首嚎了一嗓子,“要去便进来,别他娘的磨磨唧唧。”

    他这一嗓子不要紧,呼啦啦涌来一大群,小辈老辈皆有,差点给他踩死。

    要说,冥绝的传送域门,才是真的吊,乃冥帝亲自祭炼,速度自不必说。

    不是吹,人王他们先走的,但绝对不会比冥绝他们先到,域门差了级别。

    这边,叶辰又出域门,定在了星空。

    远方,一颗星辰悬浮,无绚丽星晕,无异彩喷薄,一切,皆是那般平凡。

    那便是化凡星,一颗只有凡人的星辰,体型不大,普普通通,无甚出奇。

    叶辰深吸一口气,将要见姬凝霜和孩子,有些莫名紧张,心扑通扑通的。

    “这位小道友,老朽方不方便问个路。”未等叶辰进去,便闻一道声音。

    闻言,叶辰下意识回首,才瞧见身后,有一驼背老头,还拄着一个拐杖。

    这老头,年纪可不算小了,已接近大限,可修为却不怎么高,只准圣境。

    “小友可知,玄荒大陆在哪个方向。”驼背老头笑的慈祥,像个老爷爷。

    “玄荒可远着呢?”叶辰随意回道,便拎出了镜子,对着镜子打理长发,将要见老婆孩子,得打扮的帅帅的。

    “远点没事。”老头笑了,“我寿元将终,还未去过玄荒,想在临死前,去看看那修士圣地,了却一桩心愿。”

    “怕是还未等前辈到玄荒,半道便被洪荒族灭了,这种事,我一路见多了。”叶辰说着,撤掉了污浊的外衣,换上了一件新的道袍,还搁那打扮。

    “死便死了。”驼背老头而笑了笑,“听闻螣蛇族太子,在玄荒中州摆下战台,要与圣体斗战,我也想看看。”

    “螣蛇太子挑战圣体,还有这事儿?”叶辰挑了眉,不过想想,倒也释怀,八成是他离开大楚后,下的挑战书。

    “这消息传的够远哪!濒临宇宙边荒,都知道了那消息。”叶辰唏嘘一声,把鞋子也给脱了,换了一双崭新的,袜子就不换了,反正,也瞅不见。

    “一世屠两帝,老朽也想看看圣体尊荣,此生,也算无憾。”老头笑道。

    “前辈会见到的。”叶辰不由一笑。

    “小友若知道方向,便与老朽说说。”

    “东北方。”叶辰笑着,进了化凡星,打扮好了,准备好见老婆孩子了。

    夜的化凡星,甚是幽静,万籁俱寂,还真是凡人古星,嗅不到半点灵气。

    按照空间坐标,他寻到了那片深山,同样,也寻到了那与世隔绝的竹林。

    竹林幽寂,映着月光,更显一抹祥和,乃避世隐居的好地方,平凡宁静。

    “见了面,我该说点啥,来个拥抱?”

    “那事过去好些年,她会不会揍我。”

    “开场白,是含蓄点,还是霸气点。”

    叶辰缓步踏入,左瞅右看,嘀嘀咕咕,堂堂大楚皇者,此刻真有些紧张。

    然,到了深处,他之眉头,却猛的皱了,眼前狼藉一片,似有过一场大战,那飘落的桃花瓣上,还染着血迹。

    除此之外,竹林中,还大圣气息残存,隐约间,还能嗅到,准帝的道则。

    “发生了什么。”叶辰脸色瞬时煞白,霸道神识,旋即散开,以他为中心,向四方横铺,一寸一寸的找寻着。

    只是,扫遍了这化凡星,莫说是姬凝霜和孩子,连一丝修士气息都没有。

    “演天化地,溯本归源。”叶辰冷叱,动了周天演化,以这竹林为根基,施了逆天神通,推演这里发生的事。

    冥冥中,他望见了一副画面:十几道黑衣人,冲入了竹林,皆是大圣级,重伤了姬凝霜,夺走了沉睡的孩子。

    “螣蛇族。”叶辰双目,充斥血腥,已堪破那十几尊大圣本源,乃螣蛇。

    “该死。”他豁的转身,缩地成寸出了古星,双目血红,拳头攥的浸血,所过之处,天地也为之结成了寒冰,滚滚的煞气,碾的星空,翁隆隆的。

    来晚了,他来晚了,未能护佑妻儿,做丈夫的,做父亲的,还真是失败。

    愤怒的同时,他也庆幸,庆幸姬凝霜和孩子,都还活着,被螣蛇族掳走。

    “不死不休。”冰冷的话语,响彻星空,又是传送域门,瞬身消失不见。

    此番,目标乃玄荒,螣蛇太子必在那,寻到他,便能寻到姬凝霜和孩子。

    这一路,才叫飞快,一座座传送域门,发了疯的用,已不把源石当钱看。

    一路风尘,他再现身,已是玄荒星海。

    尴尬的是,传送域门被耗的干干净净,只得祭了准帝兵战船,相比飞行,驾驭战船之速度,还是快上好几倍。

    准帝级战船,何等的庞大,远观而去,那就是一座大山,而且,气势恢宏,一路飞驰,撞得星海,波涛万丈。

    许是太急,叶辰乃是一路撞过去的。

    因他这战船,不少小船,被撞得七零八落,其上的修士,都搁那扑腾呢?

    “傻逼,你丫有病吧!赶去投胎吗?”

    “准帝战船了不起?有种下来单挑。”

    “别让吾再看见你,见一次打一次。”

    谩骂声连一片,俯瞰星海,多是落水的人,紧抱着船板,扯着嗓子大骂。

    对此,叶辰不予理会,也没空理会,就伫立在船头,死死盯看玄荒大陆。

    如今,他满脑子,全是姬凝霜和孩子,对螣蛇族之杀机,已是无法遏制,此番来玄荒,与螣蛇便是不死不休。

    “诶?那人瞧着,好是面熟,叶辰?”不少人望见叶辰,都不由惊异了。

    “很显然,是来赴战约的。”老修士捋胡须,“螣蛇太子,等他很久了。”

    “荒古圣体对战螣蛇太子,这场战,必定惊天动地。”太多人都兴奋了。

    “就是不知,圣体叶辰,能否延续不败神话。”不少修士,也难免担忧。

    议论声中,叶辰驾船,登上了海岸。

    如今的玄荒海岸,比往日,空旷很多,并无地摊,也并无跑来销赃物者。

    或者说,他们都赶去中州,去看好戏了,螣蛇族挑事端,还是太子亲临。

    叶辰戴了鬼冥面具,一路速如惊芒,去了古城,无域门,只能借传送阵。

    最近的古城,不算小,人也不算少,借传送阵的人更多,都是去中州的。

    叶辰就霸气了,来了就插队,融有准帝兵,威压强横,镇守传送阵的老修士,连个屁都没敢放,怕惹了强者。

    PS:在此,先对一些书友说声抱歉,因为我的工作比较特殊,平时工作上的扣扣信息比较多,对于很多书友的扣扣留言没有及时回复,昨天又新建了工作专用的扣扣号,把书友号和工作号分开用了,今后书友的留言,我会及时回复,大家有什么建议和疑惑,也可以留言给我,我看到一定回复。

    最后,六界三道多谢大家的一路支持,我会继续努力,有时间尽量多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