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仙武帝尊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万古危局

    轰!轰隆!轰隆隆!    整个大楚,都被混沌云雾所遮盖,震天的轰隆声,笼罩了这片辽阔的土地。    天之下,皆是仰头看天的人。    所有人的神色都是惊惧的,那混沌云雾遮盖整个天,这整个天地都是昏暗的,好似一座地.狱,让人身体颤抖,寻不到半点安全感。    嗖!    叶辰已如一座神光,飞入了恒岳宗一座地宫,踏入了前往天庭总部的传送阵。    嗖!嗖!嗖!    风声急速,太虚古龙和紫萱他们也不分先后,跟随叶辰一起踏入了虚天传送阵之中,天庭有太古星天图,他们需要借助它来查看。    “说说你们的看法。”传送通道之中,叶辰一改颓废之色,环看着众人。    “那气息,让人厌恶。”紫萱深吸了一口气。    “那气息,让人恐惧。”太虚古龙也深吸了一口气。    “值得肯定的是,与那先前降临在南楚的黑袍人、降临在北楚的紫袍人,有着同样的气息。”    “老朽活了这么久,也从未见过如此场面。”楚海神兵欧阳王沉吟一声,“天玄门应该会被惊动,或许我等可前往那里询问一番。”    “先去天庭总部。”叶辰如一道旷世神芒,一个跨越,直接踏出了虚天大阵的出口。    “见过圣主。”守护虚天大阵的长老纷纷行礼。    “不必多礼。”叶辰回了一句,便一步走出了地宫,与太虚古龙等人不分先后的飞入了天庭总部的大殿。    大殿中,白发的红尘雪已经在等待了,不止是她,古三通、无涯道人他们这些天庭的太上长老也都在,就连痛失爱女的天宗老祖也来了。    此刻,众人都伫立在一片幻天水幕前。    叶辰等人未言,也纷纷加入进来,眼眸微眯的看着幻天水幕。    水幕中,显现的乃是北震苍原的画面,最刺眼的便是一根漆黑的魔柱。    那魔柱太过庞大,足有万丈粗,贯穿了天与地,萦绕着黑雾与雷霆,刻满了古老的符文,还有冰冷的魔音在响彻,在它方圆十万里内,皆是焦土。    “这是何物。”叶辰看向了红尘雪。    “不久前降临在北震苍原。”红尘雪回应道,“人黄之人前去打探,发现魔柱周围方圆十万里,再无半个生灵,以魔柱为中心的方圆十万里,被一种神秘力量所笼罩,一旦踏足其内,便会被吞灭。”    “可知是什么来历。”叶辰再次问道。    “不知。”    轰!    两人谈论之际,整个大殿都剧烈摇晃了一下,或者说,整个大楚的大地,都在这一刻晃动了,众人险些没站稳,这震荡来到的太突兀了。    未等众人站稳,古三通便惊叫了一声,“靠。”    不止是他,殿中所有人的脸色都在同一时间巨变。    不怪他们如此,只因太古星天之上,代表北震苍原的那片星空,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星辰,每一颗星辰,便代表每一个人,太古星天可以很准确的看到。    但,这不是最重要的这些,重要的是,那些星辰的颜色,竟然都是黄金色,因为那些星辰太过璀璨,在太古星天之上,显得格外的刺眼。    “金色星辰代表准天境,黄...黄金色的星辰,那些是天...天境?”苏家老祖话语颤抖的说道。    “不是天境。”太虚古龙豁然一声。    “或者说,修为至少是天境修为。”紫萱死死的盯着那片星空,“有天境、皇境、圣人、圣王、大圣、甚至是准帝和准帝巅峰。”    “你...你说的啥。”古三通懵逼的看着紫萱,紫萱口中的所谓的圣王、大圣这些,他是听都没听过。    不止他没听过,刀皇和欧阳王他们也是闻所未闻,知道这些的,这里除了紫萱,便只有叶辰和太虚古龙了,那些修为境界,太过缥缈。    “诶诶诶?变色变色了。”不待紫萱解释,便闻无涯道人咋咋呼呼的。    不用他说,众人也都看到了。    那太古星天之上,有无形的波纹在蔓延,那些黄金色的星辰,但凡被那波纹所触及,就变了颜色,变成了橙色、红色、紫色、金色这些。    见到这些,众人虽然松了口气,但眉头却是依旧紧锁,太诡异了。    “值得肯定的是,那些人,不是大楚的人,是外来者。”太虚古龙沉吟一声,“必定跟那紫袍人和黑袍人来自同一个地方。”    “所以,他们的修为也如紫袍人和黑袍人那般,被大楚神秘力量所压制。”紫萱接过了话头,“准帝被压到了准天境、大圣被压到了空冥境巅峰、圣王被压到了空冥境九重天、圣人被压到了空冥境、皇境被压到了灵虚境、天境被压到了真阳境。”    “该是天玄门的杰作。”叶辰皱着眉头说道。    “数量在增多。”上官玄宗指着北震苍原那片星空说道。    “应与那擎天魔柱有关。”红尘雪说道,“那些人,皆是从那魔柱中走出来的。”    “传令昊天世家、铸剑城、北海世家、玄天世家和七夕宫,即可撤出北震苍原,天庭在北楚的各大势力,速速前往北震苍原接应。”叶辰说着,已经一步踏出了大殿,“龙爷、紫萱,随我去天玄门。”    闻言,太虚古龙和紫萱如两道神芒,不分先后的飞出了大殿。    其他人,如刀皇、欧阳王等人,也纷纷飞出了大殿,但却是直奔北楚而去的。    大殿中,只留红尘雪和风祭这帮情报方面的高层,时刻关注着北震苍原的动静。    天地昏暗,本该寂静的夜,却是很不平静,无论是凡人界亦或者是修士界,皆被无边的黑暗所笼罩,这样的黑暗,让他们恐惧。    俯瞰天地,那是无数的人潮,此刻都在往南楚靠拢。    在他们看来,大楚最安全的地方还是南楚,因为南楚有一道分阁大楚的城墙,有一座城墙阻隔,可以给他们些许的安全感。    黑夜之下,叶辰、太虚古龙和紫萱已经不分先后的驻足。    他们并未到天玄门,或者说距离天玄门还很远,但纵然隔着很远,但依旧看到了一副可怕的场景。    遥看而去,那是一座擎天立地的牢笼,将缥缈的天玄门笼罩在内,乃是大楚象征的天玄门,竟被困在其中,无一人可以出来。    “那是什么。”叶辰皱了皱眉头。    “过去看看便知。”太虚古龙脸色也不怎么好看,能困住天玄门,那遮天的牢笼,该有多恐怖。    三人再次踏上虚天,如旷世神虹,速度极快。    一刻钟之中,三人这才在距离天玄门三万丈的地方停下了脚步,因为前方有神秘力量阻隔,饶是他的修为境界,也被压得直不起腰了。    直到这里,他们才真正看清了那遮天牢笼的模样。    那牢笼太大了,亦是擎天立地,乃是又一根根擎天立地的铜柱凝聚,其上刻满了古老的符文,萦绕着漆黑的雷霆,溢出的每一缕气,都有灭世之威。    “极道帝兵。”紫萱神色苍白的看着那遮天牢笼。    “更甚极道帝兵。”对帝兵甚是了解的太虚古龙沉吟了一声,话语充满了深意。    “更甚极道帝兵?”    “我看不出它的来历,但它的威力,主要针对的是天玄门,不然我们也不得靠近。”    “难道天玄门也出了变故。”叶辰眉头紧皱的看了一眼虚天的混沌云雾,又神色凝重的看了一眼那遮天牢笼,那可是大楚的守护神,竟然整个被封禁了。    “大楚有轩辕剑、仙王塔、凤凰琴、开山斧和昆仑镜,五尊帝器,都破不开这封禁吗?”紫萱皱眉道。    “事情没那么简单。”太虚古龙说道,“轩辕剑等五尊帝器,似是在维持一种平衡,或者是在维持一座大阵,不然那些外来者,也不可能被集体压制了修为,至于面前这座遮天的牢笼,更甚极道帝兵,五尊帝器齐出,也不一定破的开它的封禁,值得肯定的是,天玄门和大楚五尊帝兵,都在对抗和牵制这遮天牢笼,不然以它的威力,一击便足以荡平整个南楚大地。”    “天玄门都被封禁了,谁来对抗那些入侵者。”叶辰神色再次凝重一分。    “天玄门已经在对抗了。”紫萱说道,“他们牵制了这更甚帝器的遮天牢笼、压制了那些入侵者的修为,便证明他们虽然被封禁,但依旧在对抗。”    “这么大的动静,诸天万域不该觉察不到异状。”叶辰喃喃一声。    “问题就在那遮天盖地的混沌云雾。”太虚古龙似是看破了玄机,“若我所料不差,这混沌云雾应是一座极其强大的阵法,隔断了大楚与诸天万域的联系。”    “如今看来,他们是把希望寄托在我们身上了。”    “而且,我们没有援军。”    “问题是,这个危局怎么破。”叶辰脸色难看了一分。    “叶辰。”蓦然间,一道缥缈的声音响彻在天地间,寻其源处,乃是从天玄门传出来的,但其声音甚是微弱,几乎听不到。    “东凰太心。”叶辰猛地看向了天玄门方向,慌忙问道,“如何破这危局。”    “毁了北震苍原那根擎天魔柱。”东凰太心回应了,但声音依旧微弱的几乎听不到,而且是断断续续的。    “如何毁。”叶辰再次问道。    然,这一次东凰太心并未回应,那遮天的牢笼在颤动,阻隔了东凰太心的传音,也阻隔了叶辰的传音,让他们无法在进行交谈。    其后,叶辰又几经呼唤,但都没有得到回应。    毁了擎天魔柱!    叶辰皱着眉头喃喃一声。    走!    两三秒之后,才见他转身,最后看了一眼天玄门方向,与太虚古龙他们一同踏上了虚天,直奔北楚而去。    噗!    他们刚走,天玄门中,东凰太心便喷出了一口鲜血,神色惨白无比。    正如之前所说,她的传音受阻,而且还遭受了恐怖的反噬,不过让人欣慰的是,破解这危局的最重要的一步,她已经告知了叶辰。    “堂堂天玄门、堂堂诸天万域,竟然要把希望寄托于连一个天境都没有的天庭,这是讽刺吗?”身侧,伏崖笑的很是自嘲。    “不要小看他们的力量。”东凰太心擦拭了嘴角的鲜血,静静看着一方,似是能隔着很远看到叶辰他们离去的背影,“众志成城,他们未必会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