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

    这时候,其他在候机室等候的人,也都看了过来。

    “出血了,这是要流产!”

    “流产可不是大事。现在去了医院,小孩多半要保不住了。”

    “可怜。这个女人看着挺年轻,估计才是第一胎,第一胎就流产,以后可是不好怀上了。”

    不远处,有经验的大妈看到了这一幕,互相窃窃私语。不过,这些人只是站在一旁围观着,也没有人上前一步。

    “你好,请问这位女士,您怎么了?”

    这时候,机场的工作人员,一个带着工作牌巡场,名叫张雯的小姑娘,看到了这边发生了情况,忙跑过来,询问道。

    “呀,怎么流那么多血?”

    张雯一看这情况,也是吓了一跳,她年纪小,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立马紧张了起来。她赶紧拿出对讲机道:“服务台,赶紧医院!我这里有一个女士,身体情况不大好。”

    “老公,我难受……”就在这时,屋漏偏逢连夜雨,那个孕妇感觉到头晕耳鸣,脸色苍白,摇摇欲坠。她的双手,死死抓着一旁的男人。

    那男人也是满头大汗,紧张的不行:“老婆,你别吓我。救护车马上就要来了!你一定要撑住啊。”

    “是啊,女士,你不要太紧张。跟我一起做,深呼吸!这样,可以让你吸入更多的氧气,防止头晕。”张雯学过一点急救的常识,知道一个人如果有意识,但是感觉到头晕,多半是因为缺氧了。

    缺氧的因素有很多,最深层次的原因,多半是血红蛋白运输氧气能力不足。可是,此时她能做的,也仅仅是让病人深呼吸,缓解一下这种症状。

    那个女人,倒是听话,或许也是病急乱投医,难得这个小姑娘还算镇定,她老公和她都已经慌了神了。此时不由的也跟着深呼吸了几下。只是,这深呼吸效果有限,很快,她就做不动了,只觉得心跳加速,腰酸无比,腹部更是有一种难以言述的坠痛感。

    “啊哟,疼死我了!”那女人捂着肚子,整个人忍不住想要缩起来。

    “这可怎么办?救护车过来,还得好一会儿呢。她这个样子,怎么坚持得住。”看到这一幕,那个张雯也不知道怎么办了,急得团团转,双手交缠着,手心里都是汗水。

    而恰在这时,一个年轻人从不远处跑了过来。

    这个年轻人风尘仆仆,一脸的疲倦,张雯清楚的记得,他是一个小时前,从洛杉矶飞过来的,要转机去湘潭市。因为他长得很帅气,说话又很谦和,而且他刚才来服务台这边询问过最近的一个去湘潭市的班次。

    所以她记得很清楚。

    “杨先生?你过来做什么?”张雯不由奇怪的看着杨云帆,不知道他跑过来做什么。难道是过来看热闹的?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杨先生,未免太无聊了一点吧?

    想到这里,张雯的脸色有些不善,想要喝斥几句。

    不过,杨云帆根本没有回答张雯的话,而是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了那个孕妇的身前。

    他什么也没说,低头就看了一下那个孕妇溢出裤子外面的血渍,他为了看得清楚,还用手指去碰了一下血渍,沾染了一些,在指尖。

    “颜色淡红,血质稀薄。”

    杨云帆轻声自语了一句,而后又看那孕妇的脸色,她面色苍白,呼吸急促,同时伴有心悸的模样。又一手捧着肚子,一手扶着腰部,大喊难受,估计是小腹坠痛,兼腰酸难忍。

    不出意外,这是气血虚弱引起的流产先兆。

    杨云帆看了一下,站起来,见那个孕妇还没有昏迷过去,他还想再问几句。

    “**,**!小李,刘哥,快过来,抓**!”然而,一旁的机场工作人员,张雯看了杨云帆,竟然大庭广众之下,去看孕妇流出的血,而且还用手指碰了碰,不但看了颜色,还搓了搓,看质量。

    这,这……实在是太**了!

    小姑娘人生中第一次遇到这么**的**,她忍不住惊愕了好一会儿,才尖叫起来。

    “张雯,怎么了?**在哪里?”小姑娘一尖叫,机场的巡逻人员,听到了声音,连忙跑了过来。

    张雯指着杨云帆,道:“就是他!这个大**!衣冠禽.兽,斯文败类!他不帮忙也就算了,还欺负这个孕妇大姐!你们看他的手指?”

    此时,杨云帆的手指上,还有一些残留的血渍。

    这里除了孕妇的裤子上有血之外,其余地方肯定没有。而这么一来,这个人不是故意去沾孕妇的血来看,来闻吗?

    我了个大操!

    真是活的久了,什么**都能遇到啊!

    两个机场巡逻人员的脸色,也是一阵剧变,嘴角抽了抽,而后脸色一变,就要上来把杨云帆制服。

    杨云帆可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他此时的注意力都在那个孕妇身上,他翻了翻孕妇的眼皮,而后对一旁的男子道:“你老婆,是不是平时气血虚弱?比如,老是觉得疲倦,吃不下东西。”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那男子刚才的注意力都在他老婆身上,不知道杨云帆做了什么,还以为杨云帆也是机场的工作人员,所以没有怀疑什么。

    杨云帆没有回答,而是抓着那个孕妇的手,搭了一下脉搏,片刻之后,道:“伸出舌头,让我看看!”

    那孕妇现在也是神情恍惚,来了一个陌生人,让她伸出舌头,她本能的没有怀疑什么,直接伸出了舌头。

    “舌质淡,苔薄白,脉细弱略滑,差不多可以确诊了。”

    杨云帆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包银针,在旁边的位置上,摊开。

    他转头对那个孕妇的老公道:“你妻子怀孕应该九个月了,分娩在即,一不注意就容易流产。现在流产,大人小孩恐怕都有危险。接下来,我会用银针,刺她的合谷穴,和三阴交穴。促进子.宫收缩免得胎儿娩出。”

    本来杨云帆治病是不会跟人交代什么的,以他的地位,也确实不需要交代什么。不过,这里不是医院,所以他还是征求了一下当事人的意见。

    “啊!原来他是医生啊……”

    “怪不得他刚才急忙忙跑过来,又是帮忙看孕妇的血,又是一直盯着孕妇的脸色看。”

    这时候,张雯才恍然意识到了什么,脸色一下变得通红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