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

    “红袖姐姐,你来找我师父吗?”

    灵虚道童挠着脑袋,有些埋怨的嘀咕着道:“师父他又出去遛鸟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真是的,这么大个人了,一天到晚就知道玩。也不知道做点正经事。”

    听着小道童的嘀咕,那一袭红衫的美丽女子展颜一笑道:“无尘道长总会回来的。反正我左右也没什么事情,可以在店里等他的。对了,灵虚,你做完今天的功课了吗?”

    他们这一脉,有医卜卦算,祝由养鬼等传承。一般这些传承一文一武,会教给两个徒弟。而这个灵虚小道童,正好是学的文的这一脉,年纪轻轻,不过十岁,医卜卦算已经小有成就。偌大的店铺扔在这里,教给他一个孩童看守,无尘道长也十分放心。

    “今天的功课早就做完了。就是没有算到,红袖姐姐你回来。”小道童挠挠自己的小脑袋,嘿嘿一笑。

    然后,拉着林红袖往里面走,一边走一边道:“红袖姐姐,我做了一个机器,三分八卦罗盘,可以专门寻宝的。宝贝灵气浓郁,磁场也浓郁,这机器用来寻宝,可厉害了。”

    “哦?是吗?那你找到了什么宝贝?”林红袖也是微微一笑,顺着他的话往下说。这个小道童灵虚是个可怜人,刚出生的时候,就被父母抛弃了,听说是无尘道长的大徒弟捡回来的。当时无尘道长看他是“九灵时”出生的孩子,可谓是先天道体,惊喜的不得了,当下就收他做关门弟子。

    “很多啊。这个月,我就从唐人街的旧货摊上,找到了好多宝贝。华夏清朝光绪年间的鼻烟壶啊,还有东印度公司十六世纪给印度贵族的怀表……好多呢,我带你去看看我的宝贝!”小道童灵虚见着这漂亮的红袖姐姐,也忍不住炫耀自己的本事。

    林红袖见他这般得意的模样,也是莞尔一笑,摸了摸他的脑袋。

    这时候,街角的钟表店,一个五六十岁大叔走出来,敲了敲自己的收音机,拨弄着天线,听到灵虚道童的话,不由嗤了一声,道:“灵虚,你这小屁孩,真会吹牛。那个怀表是我祖上传下来的!你这小屁孩说拿去玩几天还我,怎么叫你从旧货摊淘到的宝贝?”

    “那个,嘿嘿……”小道童灵虚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有些尴尬的红了脸。

    林红袖见此,也是抿嘴一笑,摇了摇头。

    “砰砰!”

    那个大叔敲了敲手里的收音机,不多一会儿,那种嘈杂的声音,总算没有了。收音机里面,又出来了美妙的歌声。他兴高采烈道:“总算好了!这东西,用了快十几年了,还能听听歌曲,真是谢天谢地。”

    “记忆它总是慢慢的累积,在我心中无法抹去……”

    他一边拍着屁股,一边摇头晃脑的学着收音机里面传出来的歌声,唱出声音来。

    “为了你的承诺,我在最绝望的时候,都忍着不哭泣,陌生的城市啊,熟悉的角落里……”

    声音进入了钟表店里,细微到几乎听不见了,可林红袖站在那里却是一阵怅然,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红袖姐姐,你没事吧?”

    小道童灵虚见林红袖双目失神,脸色苍白的不像人样,顿时紧张无比的看着她。

    “红袖姐姐?你不要紧吧?你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去找师父!”小道童灵虚以为林红袖的毛病突然发作了,他焦急的不知道如何是是好。他知道林红袖得了很严重的毛病,希望他师父可以出手医治。可是他师父那个老不死的,知道自己治不好,宁愿袖手旁观,也不愿意出手相助,真是让自己很丢人!

    红袖姐姐那么好的人,长得漂亮,性格又温柔,师父怎么可以不救?我一定要说服师父,大不了,我答应以后他叫我练功,我一定不睡懒觉了!

    灵虚一边跑,一边想着,如何说服自己的师父。

    林红袖走进了店铺里面,这是一个华人民俗店铺,摆放着很多婚嫁丧娶的礼仪用品,例如红烛,例如香火。要不是电视新闻上,都是美利坚的消息,主持人也用的是英语播报,她差一点以为自己还在华夏国内呢。

    “陌生的城市啊,熟悉的角落里……”

    隔壁的钟表店,那个收音机声音忽高忽低的。不过,林红袖也很喜欢这首歌,她听了这曲子,也不由轻轻的哼了起来。

    “麒麟,不知道你现在怎么样了?你知道不知道,我或许再也见不到你了!”林红袖想到自己的身体情况,或许坚持不到半年了。这几天,她的身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每时每刻都有着极热和极寒两种气息,不时从他的心口和脚底发出,一冷一热,交汇在她的丹田处,让她苦不堪言。

    按照凰姐的说法,若是无法将这两股气息合二为一,凝练出属于自己的战魂,那么,自身的**就会受不了这两股力量的对碰,被撕成粉碎。

    林红袖的实力,还是落了一点,无法靠着自己本身的能力,控制着两股力量。

    所以,凰姐正派出了大批的人手,千方百计的在全世界,为她寻找可以压制力量的药物。只要压制住了,几年后,林红袖或许还可以靠自己的能力,将这两股力量收为己有,实力更上一层楼。

    可眼下,林红袖不敢告诉凰姐,她体内的两股力量爆发的实在是太频繁了,或许就算有了控制药物,可也已经太迟了!

    “或许,再也见不到你了……”林红袖拿出分别时,杨云帆送她的一枚护身符,那是一枚用羊脂玉炼制出的玉符。通体盈亮,摸在手中,有一股暖洋洋的气息,好像他身上的味道一般。林红袖每日睡觉,都拿着它放在胸口,就当是杨云帆也陪着自己。

    然而就在这时,林红袖听到了一阵脚步声从门外传来。

    她以为是有客人上门,来买东西了,也没有在意。客人看到店铺里面没人,就会走的。这是无尘道长开的店铺,没有人敢在这里偷东西的。

    只是,下一秒,那人非但没有走,而是朝着里面走进来了。

    “红袖……”

    饱含着无比深情的一个称呼,让林红袖的心,顿时一颤。

    “哗”的一下,她站起来,猛的转过身去,生怕速度太慢,那个声音就会消失。